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晃动的双乳送到嘴边H 腹肌大雕

2022-07-07 14:42:01情感专区
苏肃拽着她走,扒开树枝杈,最后还揽着她腰半抱着给出来,说“以后别这样了,一个人跑出来多叫人担心,你真想吃小野猪,咱们打回去家里烤。”看看,他是个多会往人心里钻的

   苏肃拽着她走,扒开树枝杈,最后还揽着她腰半抱着给出来,说“以后别这样了,一个人跑出来多叫人担心,你真想吃小野猪,咱们打回去家里烤。”看看,他是个多会往人心里钻的神仙呀……

    子牛也不示弱,小恶魔趁热打铁开始也对他用招儿了,

    苏肃揽着她抬起把她往坡儿上送的时候,小子牛抱着他脖子突然说,“我今天才知道你叫苏肃,你别到处说是我哥,甚至都别说认得我,要不我怎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你实现人生价值跟我认不认得你有关系吗,”苏肃笑问,

    适时他已经把她抽抱坡儿上去,而他自己还站在下头。只见子牛站在高处,来回走,“你多厉害,都知道我是你妹了,巴结得巴结,放水得放水,能少奋斗几十年,我不想这样……”她站住看着远方。

    嘿,可别被她说着了,之后真有这样的事儿!稍后表。

    苏肃笑,小姑娘虽古灵精怪,可也算有志气。——这就是子牛越来越喜爱他的缘故,苏肃对她,很少说“不”,点头得干脆,纵容得不拖泥带水!

    “好,外头我不认得你。”苏肃一步跨上来。

    回程,她走前头,他后头,话又变少了,只关键分叉路时苏肃后头指指方向。其实子牛心里还是惶的,他到底是干嘛的,舅舅为什么同意住他家,他想叫舅舅做什么……这些,她都想搞清楚,可这一时,她问得出口么?不过,子牛也安抚自己,日久天长,她会弄明白这些的,当务之急是她得在宫近景站稳脚跟,从事自己喜爱的事业,也要照顾好舅舅和自己……

    “小心!”苏肃上前一步捞住她胳膊,只见子牛憨憨抬头,“呵呵”,不好意思笑,她想事儿去了咩,走神滑了一跤。

    月夜下,小子牛的脸庞纯丽得透亮,简直叫人迷醉,加上这憨傻的笑意……苏肃不禁捏了捏她脸庞,“小傻子。”子牛笑眯眯,突然似听到了什么,扭过头去,苏肃捧着她半边脸的指怀跟着移动去,舍不得离开一样……

    “嘿,又遇见它了!”子牛两眼放光,比那星辰还亮,突然跑出去,苏肃拉都拉不赢,“慢点!”


 

    看见什么了?还是小野猪!说也奇怪,这山上的小畜生属这小野猪最嚣张,几次袭击人的事件都是它们干的。哪知遇见她了,几次三番出来招惹,又招惹不赢,望见她就躲,她又不饶,喜欢追!

    “我要有匕首在身上,今儿真能逮一只回去烤着吃!”她边跑边回头兴奋说。到底是年少,又经过训练,子牛跑得轻快呢,苏肃快追不上,干脆一攒劲将“小猛将”从后头抱住,“行,下回给你一把弓上来逮都行,今天算了,天儿晚了,舅舅还着急在家等着……”“真的吗!”子牛却是只听着“给你一把弓”,回头惊喜睁大眼。苏肃自然而然把她抱起来继续走,“假的,你会扯弓么。”子牛兴趣点都在这上头了,也不由地腿脚都缠他腰间,“我可以学呀,用弓箭射小野猪肯定比匕首过瘾……”苏肃费劲儿吧,可就这么抱着她走下坡儿去,快到家才放她下来。一路抱着走还得说话,是有点喘,苏肃想,我也得去练练体能了……

    ……

    苏肃说话算话,至此给了她小自由,没再往元明行宫看她驻训。可在这个圈子里,她的身份算是“定下来了”,谁还敢轻慢?这次集训下来,子牛也还算顺当。

    今日开始,他们这些“新鲜血液”就要注入大紫阳宫正式归入宫近景行列了。

    一早换上了正式的志服,

    小子牛在镜子跟前呆站了会儿,本来看着还挺高兴的,一会儿就沉默下来,舅舅也觉纳闷儿,

    “怎么了?”问她,

    子牛神情衰落下来,“我想当景差,是和舅舅一样可以断案,宫里多数风平浪静,哪会真有案子。”这心里话,她也只跟舅舅讲了。

    舅舅笑,在她身后坐到摇椅上,“小孩子还是不懂,宫里怎么会就没案子……”接着,跟她说起“建禄宫火灾”之谜。

    玄帝4年,6月27日(也有26日之说)深夜,建禄宫花园突然燃起了一场神秘的大火,藏有大批佛像、书画、古籍和珍玩的建禄宫一夜之间几近烧去一半,一些稀世珍宝葬身火海。

    说起这建禄宫呐,它位于紫阳宫西北隅,坐北朝南,建于淙帝初年。园子以延春阁为中心,周围环绕有玉壶冰、凝晖堂、妙莲花室、碧琳馆、敬胜斋、吉云楼、慧曜楼和积翠亭等建筑,这些亭台楼阁皆以游廊相连,错落有致,曲径通幽,既有江南园林之精巧,亦有皇家禁苑之优雅,是一处令人流连忘返的好地方。

    因淙帝少时就曾在此居住,即位后,将这里改为建禄宫花园,作为休闲游乐、吟诗作画的地方。淙帝一生最喜写诗题字,建禄宫花园里的许多匾额和楹联都出自他御笔。舅舅随口就吟出一首,“腊雪犹然鸳鸯瓦,东风全不发绫花。愿将建禄宫中福,赐与寰区万姓家。”

    淙帝还最喜收藏古玩珍宝,他把收藏到的异珍都放在建禄宫里,不时把玩。淙帝当了60年太平皇帝,还做了好几年太上皇,他在这里藏了多少珍宝,谁也没有数,但宫里的后妃、女官、宫女和太监们却都知道建禄宫是淙帝爷专门藏宝的地儿,知名度极高。1799,淙帝驾鹤西去,他的儿子赟帝命令将建禄宫收藏的珍宝、玩物全部原样加锁封存,后来又经祥、丰、仰和乾几朝,谁都没有启封,更没有查库。直至100多年后,9岁的玄帝才打开了其中的一座库房……不想就惹来祸事。

    那时候也是天灾频现,年幼的玄帝初登大宝,还未稳定正局,宫里秩序也乱,一些内务官和侍臣勾结,盗取建禄宫财宝,并偷运宫外变卖牟利,十分猖獗。当时的宫近景也腐掰,从中肯定也收受好处,案件处理浑水摸鱼,最后终酿大祸,这些监守自盗的贼子狗急跳墙,竟烧了建禄宫近半,以毁灭证据!……

    听得小子牛是义愤填膺呀!

    不过,这会儿在舅舅这儿受了些“往事教育”还是顶大用滴,看看,接下来,就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