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抽搐高潮h调教sm 贵妃狐狸精h

2022-07-07 14:39:47情感专区
子牛当然站得了C位。至此,哪个不识这“苏家小妹”。 苏肃这也是先斩后奏,舆论造出去了,再来茂渊跟前“请罪”,茂渊实属无奈接受,也全全是为子牛着想,没苏

子牛当然站得了C位。至此,哪个不识这“苏家小妹”。

    苏肃这也是先斩后奏,舆论造出去了,再来茂渊跟前“请罪”,茂渊实属无奈接受,也全全是为子牛着想,没苏肃这个大后台,小子牛在那富贵窝儿里初出茅庐,也实在举步维艰……

    对于苏肃这“横空出世”的妹妹,肯定一石掀起千层浪!而且,苏肃“誓要”走向的是“宠妹狂魔”路线……

    仅站C位是不够的,“封闭集训”其间,看似吃住与常人无异,细看还是有区别的——不敢不有区别,苏肃基本也似“驻训”,他天天都来,天天都看他“妹妹”,谁敢怠慢分毫!

    子牛这边其实也是稀里糊涂。他们这是封闭性训练,按律,一切通讯工具是没收了的,她也无法与舅舅联系,私下细问这是怎么回事。她仅见过苏肃一面,他自称是舅舅好友,而第二面,他就“认她作妹”了,子牛不傻,人家明明是为你解围,而且看来他身份极尊贵,看看这整个元明行宫不是仅仅“为他马首是瞻”,而是,他来,就噤若寒蝉!子牛当感激他,也暗自庆幸,初来这“艰险之地”有他相护……

    如何不艰险?

    且不谈处处彰显的“等级出身”感,这边每个孩子谈话,口口声声就是“我来自哪个街区”“我出自谁家”,家族的尊耀给了他们无与伦比的自信与自强!

    正因自强,各个努力,竞争超乎激烈!

    这是说实话,小子牛是一心一个“当景差”的信念支撑着,要不,真吃不消了!

    苏肃确实每天都来看她,因为他知道这孩子身体不好,有哮喘。他其实不明白茂渊为什么执意叫子牛入宫近景,估计茂渊也是只见宫近景的“外表光鲜”,不知其实近几年来这个行业选拔的严苛与“内卷的严重”。

    他委婉劝说过茂渊,可以给子牛谋个更轻松的出路,但茂渊执意若此,苏肃也不好再劝。

    苏肃这每日来看她,看不出来子牛的吃力么,肯定看得到。但,同时也看到了这孩子的犟气与韧性!

    宫近景的封闭集训,在体能训练这块儿,参数虽达不到那么高,但类型基本接近特种不对训练模式。

    子牛到底是和其他孩子不一样的啊,她不是经过“优选优”选进来的,这样的强度对她而言简直“魔鬼”,但她在死扛!

    有一次,苏肃都看不下去了,他是真的心疼她,子牛哮喘犯了,可接下来还有5公里定向越野跑。


 

    5公里定向越野跑——要求一小时内自己看地图,按规定路线跑完5公里,且按顺序在沿途13个定点刷卡。

    孩子们4人为一组,分组出发,每组4人手中拿的路线都不一样。一共设计了10条路线,每条的直线距离都是5公里。首先需要独立看懂地图,按13个点的编号逐个刷卡,再跑回终点,一小时内跑完算合格。最后有个人成绩排名,也有每个小组排名。

    为了这个越野跑,孩子们准备了两天,个个跃跃欲试!

    一来为个人排名,争取有优异成绩;再,也是各个小团体的竞争,小组排名,决定今后你这个小圈子在大圈子里的影响力!

    这天一早,苏肃把子牛叫来了身边。——这也自“认妹”以来,他两首次私下面对面。

    “报告,”

    小子牛站在门边,一开始还有些惶怯。他两基本还是陌生人。你也别不信,至今子牛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为啥?她问谁去,这里都是豺狼虎豹,谁又搭理她?哦,她难道跑去问一个陌生人“我哥哥是谁?”稀里糊涂过算了,首要的,把集训熬过去……

    苏肃正在泡茶,应声回头,微笑着朝她招招手“来,我给你泡了点红茶,你舅舅说你只喝红茶。”

    子牛不吭声,舅舅连这都告诉他,看来他说“她是他妹妹”舅舅也是知道了……

    子牛走来,接过来他递上的茶杯,捧着喝了一口,很乖。

    她站那儿,苏肃靠坐桌边,看着他两彼此“真不陌生”,就是哥哥“心爱地看着”妹妹,

    “今天是不是又有些喘,”他突然问,

    子牛一顿,他怎么知道?可又一想,这行宫里,他是最大的老虎,什么事儿他又会不知道。

    点点头。

    苏肃望着她,“那今天就好好休息一天,不训练了。”

    子牛一开始还没意识过来,以为他说的客套话,还摇摇头说,“我能行。”

    苏肃垂下眸,“不行,5公里跑你得跑死,休息一天。”

    好!子牛放下茶杯瞄着他了。

    他这可不是“劝”,是命令!

    “我能行。”小子牛还是这三个字,看着他。

    他也看向她,“不行。”

    这下,子牛心上燥起来,她放下茶杯转身就走,

    苏肃一把拉住她胳膊,“我是为你好,还不知道你哮喘到底有多严重……”子牛突然回头,“反正死不了!谢谢你为我好,可你今天若不叫我跑这5公里,就是不为我好!”

    苏肃没松手,眼神到放软许多,“你也别怕人家说闲话,我叫他们取消今天的5公里跑就是……”子牛又是抢嘴“是不是但凡以后我遇着要死的事儿,你都有能力‘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