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女真人裸交后进动态图 沦为老外性奴的小说

2022-07-07 14:21:32情感专区
看到陈爽神秘的样子,牛大宝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还真以为拍电视剧呢? 直到牛大宝走进去的时候,无量大师却闭着眼睛说道:“年方二十八,性格开朗,骨子里

  看到陈爽神秘的样子,牛大宝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还真以为拍电视剧呢?

        直到牛大宝走进去的时候,无量大师却闭着眼睛说道:“年方二十八,性格开朗,骨子里有种不服输的干劲,家有五口人,父母劳碌奔波,终一生一介平民,但你本人遇水即辉煌腾达,以水开始,也以水结束,贵人相助,终生富贵之人”

        牛大宝站在房间中央,就听着这个所谓的无量大师吹牛,嘴角扬起了一丝藐视。

        陈爽轻声叫了一声大师,那人才微微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牛大宝,才对身边的陈爽说道:“这就是你找的那个贵人?”

        她点了点头,尴尬地说道:“大师,按你的要求,这个人是最符合你说的那个标准?”

        无量大师才说道:“嗯,我早就知道是这人了,但是这人最近暗堂发黑,遇事不顺,而且还可能有血光之灾,需要指点迷津吗?”

        牛大宝遇到邱处机也就算了,现在还来个无量大师,感觉这些人都是骗子似的,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而就在牛大宝有点不屑的时候,那个无量大师说道:“混胀东西,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藐视不屑,终究害人害己”

        陈爽和牛大宝都吓了一跳,这个人怎么开始骂人了呢?这都没有开口说话,这大师是不是有问题。

        “这位大师,你说什么呢?我都没有开口说话,你干嘛骂人!”

        无量大师指着门口说道:“这里不欢迎你,没有诚意,何须来此,简直就是浪费我的时间,陈总,你可以带他走了,但是钱得留下”

        陈爽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拿出一千块钱放在旁边,拉着牛大宝就走,可是牛大宝哪受得了这样的气,这个人在这里招摇撞骗,还对自己态度不好,想到就来火,不禁指着他骂道:“什么狗屁本师,我看你就是一个骗子”

        就在这个时候,无量大师突然间嘴里飞出一颗东西,好像是石头还是什么,瞬间就撞击到了牛大宝的胸前,当时他并没有感觉到有所不适,但还是被这个人的伸手吓了一跳。

        “别搞这些捉神弄鬼的事情吓唬我,我不怕,要不是看在陈爽的面子上,我定会与你讨要个说法”

        无量大师却嘴角诡异地笑了笑,看着陈爽拉着牛大宝离开,不禁说道:“明天早上希望你能熬得过去”

        陈爽有点不开心,这个无量大师有没有本事她最清楚,来的时候都说了要牛大宝虔心受教,谁知道牛大宝却根本不信这个邪,让她特别的难堪。

        晚上牛大宝窝着一肚子气,本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却发现自己双腿有些无力,慢慢地发现脚就像是瘫痪了一样,挪都挪不动了。

        陈爽看到牛大宝嘴唇发紫,不禁有点害怕了,赶紧跑去找无量大师,可是无量大师的徒弟却拒绝了她的请求,说是无量大师说了,除非牛大宝自己过来求助,否则一切免谈。

        匆忙回来的陈爽看到钟小花照顾着牛大宝,而牛大宝却躺在床上,一脸的恐惧。

        “陈总,这个大师在我身上下了什么咒,我怎么感觉到手脚都没有力了呢?”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也从来不相信什么江湖道士的言论,但这一次,他发现自己好像错了一样。

        陈爽叹了口气,知道牛大宝这是为自己的不知天高地厚付出了代价,所以才于心不忍地说道:“无量大师不肯见我,说是除非你亲自过去,而且还不让我们帮助你,这不是为难你吗?”

        牛大宝在钟小花的帮助下,勉强坐了起来,可是额头上却是露出了许多的汗珠,看得出来他很痛苦。

        “大宝,你怎么样了,怎么会流这么多汗呢?”陈爽这时也慌了,心想,这个无量大师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呢?

        牛大宝咬着牙,还是硬撑着说道:“我不知道,全身没力,而且只要稍微动一下,就感觉到全身疼痛,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钟小花却看了一眼结拜姐姐陈爽一眼,然后劝说道:“大宝,你就听陈姐一句话,你就不要和大师对着干了,要不就去求求人家,要不然你怎么办?”

        牛大宝咬着牙摇头说道:“我就不信,他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神,我就不信了”

        但是到了下半夜三四点钟的时候,牛大宝彻底受不住身上的这种钟心般的疼痛,只好慢慢地爬了起来,却不料从床上落了下来。

        陈爽和钟小花在那里陪着她,听到有人落地的声音,被吓醒了,赶紧扶起了他。

        “大宝,你别较劲了,我们去找无量大师好吗?”


 

        牛大宝想了想,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不服输也不行,所以在她们两姐妹的搀扶下,总算来到了无量大师的房前。

        “大师,麻烦你救救我”牛大宝总算有是有气无力地说了句话。

        敲门未有人答应,过了五分钟后,里面亮起了灯,不一会儿一个小道士打开门出来说道:“我师父说了,对于没有虔心认错的人,一律不治,除非本人亲自爬过来,否则别过来打扰”

        经过心理上的一顿纠结后,牛大宝最终还是让她们两个将他搀扶了回去,身上这种痛就像虫子一般在里面游走,啃食一般,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痛苦,但牛大宝却清楚。

        “大宝,你真的行吗?”

        牛大宝咬咬牙,虽然全身都趴在地上,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无比的坚毅,点头说道:“我都成这样子了,还有什么怕的呢?”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却不能帮他,看着他托着那身子,慢慢地朝着一百米多远的地方爬去,看着她手掌身体与地面接触处慢慢地渗着血水出来,她们心疼不已,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在牛大宝看来,这就是自己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高傲留下的一个惨痛教训。

        这一百米远,爬了整整一个小时,大约凌晨五点钟的样子,牛大宝才总算爬到了无量大师的房前,这个时候,他真的好希望无量大师能帮帮他。

        可是无量大师的徒弟出来说,师父现在还在深度睡眠,让他在这里原地等侯,其它人回去,大概早上六点钟的样子师父才会醒来。

        陈爽总觉这个无量大师有点过份了,但是受到惨痛教训的牛大宝此刻才总算明白了,制止了陈爽的行为,让她们两个先回去,这一切让他一个人面对。

        早上六点半,牛大宝才看到那个小道士打开了门,对着他说道:“你可以进来了”

        牛大宝这一个多小时受到的苦楚只有他明白,他恨不得用刀子把身体捅开,把那些虫子一样的东西挑出来一样,但他忍住了,整个人此时非常的虚弱。

        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咬着牙的他才艰难地爬进了无量大师的房间。

        他依然在那里闭着眼睛打坐,微微睁开眼睛的他看了一眼牛大宝,不禁点头笑了笑说道:“有些人,就要为自己的狂妄负责,怎么样?服不服?”

        这个时候,牛大宝哪有不服,不禁很痛苦地说道:“大师,我错了,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大师笑了笑说道:“我无意伤你,更无意要你命,你是陈总的贵人,更是天生一副好骨架,只是让你明白一点,吃吃苦头还是有好处的”

        随着嘴里一颗石头一样的东西再次喷了出来,打在了左胸的位置,牛大宝立刻就发现,自己瞬间就轻松了许多,身上那股钻心般的疼痛瞬间就消失了。

        陈爽和钟小花一夜未睡,看着牛大宝轻松了好多,面色也红润起来,她们总算放下了心头的重石。

        “一个男人,连自己保护不了,何以保护自己的女人,有贵人之相,却未有贵人之力,贫道一生弟子不过十人,却从未有得力弟子能熬过一晚,而你做到了,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大师,你的意思是要收我为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