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性动态图好紧我太爽了 边走边撞

2022-07-07 14:10:39情感专区
曾以琳在亚星bts保安的护送下,走出了亚星bts大楼总部,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说辞,没想到这帮记者都把采访话筒顶到曾以琳的嘴~里了,噪杂的声音,几乎全部是在问罗平。 纵然曾以

  曾以琳在亚星bts保安的护送下,走出了亚星bts大楼总部,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说辞,没想到这帮记者都把采访话筒顶到曾以琳的嘴~里了,噪杂的声音,几乎全部是在问罗平。

        纵然曾以琳的经济公司,因为李智恩的事,在高丽国稍微有点名气,但是在记者眼中,曾以琳这种货色,怎么可能和罗平相比。

        人家一个国际奖项大满贯的巨星,只要出现在镜头里,都不用说话,高丽媒体就能变着花样的编故事,现在连人都没有,可信度可就大大的降低了,这你还让我们怎么编…

        眼下的局面,显然是高丽人丝毫没有把有着罗平代言人的曾以琳当回事儿!

        刚刚还在走出来之前,悄悄拿着化妆包补妆的曾以琳觉得,本来是要在这么多记者面前,刷一下存在感,忽然有点索然无味...

        此时的罗平,直奔机场,即将在下一班最近的航班,赶赴国内。

        这次来高丽国,主要是为了宣传,是为了让高丽国的民众知道自己想做的事,要不然,以高丽国那些财团的德行,还真有可能捂住消息,不让高丽国内民众知晓罗平的举动。

        至于接下来的计划,至少要等十天,高丽国的新闻媒体经过捏造编造,事件开始发酵,才能实施。

        罗平一直记着,自己和苏月华的约定。

        去看望已经入院治疗的钱诚儒。

        北戴河的疗养院占地很大,距离京城也不过三个小时的车程,里面的医生护士,在国内都属于拔尖。

        站在疗养院的空地,能很清晰的看到北戴河的水景,堪称是依山傍水的好地势。

        当然,这个疗养院在国内,是没有挂名的,能进入疗养院的,靠的也绝非是钱...

        此时的钱诚儒已经不能长时间自己行走了,多数的时间,是要让陪护人员,推着轮椅,照料着钱诚儒。

        “护士,我来推着钱老行吗?”

        到了散步的院子,罗平向一直照料着钱诚儒的女护工询问。

        “啊…可以,可以!”

        护工的年龄不大,看起来绝不会超过三十岁。

        这个年龄的护工本身积攒了很多护理经验,又很有精力,照顾钱诚儒这种身份的人,正合适。

        显然,护工是知道罗平的,要不然,从罗平过来的时候,就不会忍不住的一直朝着罗平这边看过来。

        甚至跟在罗平身边的苏月华,护工也认了出来,眼见着罗平和苏月华一起来,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动作,然而同时出现,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看来,网上说的,关于罗平恋情的事,竟然是真的。

        罗平从护工手里,接过钱诚儒的轮椅,推着钱诚儒,缓缓的沿着幽静的小径前行。

        “小罗啊,我听说,你找了几个投资方,准备拍一个大制作的电影?”

        钱诚儒没有回头,开口询问罗平。


 

        罗平仍推着轮椅,不缓不急,“钱老,您还关注着新闻呐!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大概投资四十亿,在高丽国拍摄一部以高丽国为背景的电影,哦,是灾难片!”

        钱诚儒皱眉,喃喃着,“灾难片…”

        “钱爷爷,是大规模的灾难片,讲的是因为化学试剂,人类受到了病毒的侵染,变成了没有思维的行尸走肉,讲述的是各种人在里面的人性。”

        苏月华站在钱诚儒的身旁,一只手搭在钱诚儒的肩上,一边替罗平给钱诚儒解释。

        “哦!是老鹰国好莱坞那种灾难类型的电影是吧!你们…你们是想要在国际那些电影节上…咳,咳…我觉得,就算是想要让国际上看到华夏电影,也可以从华夏的传统开始…”

        钱诚儒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显然,对罗平花四十亿去高丽国拍摄电影,还是有些怨言的。

        苏月华向后看了罗平一眼,见罗平有点犹豫,伸手轻轻晃着钱诚儒的手臂,“钱爷爷,你不知道呀,高丽那边,以前说他们歌手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后来被罗平打怕了,不好意思再吹嘘,如今就开始拿他们在国际上得到的什么电影奖项显摆,我觉得要让他们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己觉得羞愧,这部电影啊,背景是一个城市死的就剩下几个人,整个高丽国只有一个城市保存下来,这种背景,在国内,也没法拍摄不是…”

        也不知道是钱诚儒溺爱苏月华,还是听懂了苏月华的言外之意,钱诚儒叹了一口气,“月华说的也是,我们国内啊,也有一些比较出彩的电影,只不过不太合适…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懂,现在的形式啊,我也跟不上了,要是我还能撑到那时候,我一定要去看看你们这部四十亿的电影,究竟是什么。”

        “肯定没问题的,钱爷爷的身体好了以后,我们以后拍摄的电影,都让你去片场看。”

        此时的轮椅,已经停下。

        苏月华半蹲着,偎依在轮椅把手上,嘴上说着安慰钱诚儒的话。

        刚才到了疗养院,罗平和苏月华就看到了钱诚儒的病历。

        大抵就是,好好休养,可以活一到三年…

        这种说法属于很委婉的,基本上就相当于是听天由命。

        所以,苏月华一直都很小心的安慰钱诚儒,好让钱诚儒的心情好一些。

        钱诚儒侧过身,看着苏月华的目光,尽是长辈的和蔼,“月华,小罗,你们两个的事呢,我不会说什么,我觉得啊…你们一定比我做的更好,前些日子,有人和我说了上面的意思,要放开华夏对高丽和岛国的限令,我很看好你们…我知道,这里面很多事,你们遇到了,会有点麻烦,我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那…这样吧!京城里的那个院子,我就送给你们两个了!”

        罗平苏月华,都是相同的神色。

        震惊!

尽管钱诚儒没有明说,但是罗平知道,钱诚儒口中“京城的房子”,就是那个四合院。

        传闻中,那座四合院里面的很多家具,都是金丝楠木打造的。

        且不说四合院的位置,单以四合院本身,那就是二十亿起步....

        这就要送人了?

        还是送给我…

        罗平觉得,自己和钱诚儒,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唯一的交集,也就是苏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