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雪白丰满的肉体 紧窄娇嫩呻吟

2022-07-04 11:16:16情感专区
吴敌乃是公孙离的真正传人,蜂后当然不愿看到吴敌就这样折戟沉沙,因此多有叮嘱。 一旁明月江秋脸上讶异之间,却也多了几分沉稳,她点头道:“嗯,我明白了,我与蜂后姐

     吴敌乃是公孙离的真正传人,蜂后当然不愿看到吴敌就这样折戟沉沙,因此多有叮嘱。

        一旁明月江秋脸上讶异之间,却也多了几分沉稳,她点头道:“嗯,我明白了,我与蜂后姐姐会替你掠阵守护的,你亦不要恋战,有危险就立刻元神回归。”

        吴敌点头,正色道:“我知道。”

        话音落下,吴敌已是闭上了双目,凝神之间,元神已从体内飞出。

        手执神火令,万火臣服跪拜,吴敌的元神祭出神火令的一瞬间,整个火原竟在这一刻安静下来!“这……这怎么可能?

        !”

        明月江秋与轩不智,见到这一幕,无不瞳孔猛缩,惊呼不可能。

        只因二人目之所及之处,火焰消弭,热浪平息,在火原汹涌肆虐了数以万计年岁的地煞火,竟在这一刻平静下来!这样的震撼,就好像有人看到大海突然干涸蒸发了一般,心中的惊骇,无以复加!唯独蜂后知晓火神令的厉害,并不意外,不过见到绵延百里的火原一下子熄了火,她的心中,已有一种澎湃之情。

        “能让火原熄灭,哪怕只是一瞬间,也足够厉害了!”

        明月江秋美目流转之间,看着出神入定的吴敌,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如此的敏锐聪明,实力高深,又如此的年轻,这样的一号人,在大陆上,怎可能籍籍无名!?”

        “难道,他也是如白羽宗一般,隐世不出的家族、宗门抑或是势力的一员?”

        明月江秋心中思忖,另一边,轩不智也已是惊得目眦欲裂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以空手凝指剑便能击碎我的白羽枪,将我击败,如今竟能将火原熄灭,简直是亘古未闻的奇事!”

        轩不智盯着吴敌,一双原本就灵动的眼睛,此时转得愈发快了。

        他心中暗忖:“定是他元神手中祭出的那一枚令牌的效果!”

        “如此年轻,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剑修,又有这样的无上法宝伴生,这家伙,到底是哪一家的弟子,如此豪横!”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这一头,明月江秋与轩不智二人都在惊讶于吴敌的种种强大手段,思揣他到底是哪一方的天才弟子。

        另一边,祭起神火令,有神火令威能护身的吴敌元神,已踏入了火原深处。

        “这火原,果然凶险,地下三十丈以后就早已被烈火烧毁,岩石土壤全部被烧成了结晶与熔岩!”

        吴敌深入火原地下,才飞了不到五十丈,周围的视野立刻就开阔起来。

        只因在这火原地下深处,因数以万年计的烈火灼烧,地表以下的无论岩石还是土壤、金属,早已被烧尽,化成了无数璀璨的结晶,以及如湖泊一样的熔岩。

        看着身下不断吐出炙热气泡,不听翻滚的岩浆,热浪将目光之中所能见到的一切都扭曲,仿佛置身于一个扭曲的世界。

        相比与暴风谷和火原地表,那里都还有一些适应了极端环境的灵植或者小虫生存,在这里,才是真正的寸草不生!见此种种,吴敌心中亦感到阵阵的心惊。

        “原本这样的地形,这样薄薄一层的地表,一定会承受不住而造成塌陷,但因这地火的存在,强大的热力撑起这一片火原,足以见其能量惊人!”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自然的伟力,怎能不让人感到自身的渺小?

        吴敌身处这一片迥然不同的天地之间,便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若非有神火令,只怕我连来到这里,都是无比的困难。”

        吴敌手持神火令,神火令散发出的柔和光芒将他包裹,就好似一个泡泡膜一般,隔绝了外面的能量与热量。

        “飞绝峰主人锻千山前辈,竟还能只身踏入此地,甚至找到异火,足以见这位前辈的厉害。”

        目光所及,吴敌暗自思量,“不过,饶是如此,锻千山前辈也依旧没有取得地煞阴毒火,功亏一篑,空手而归。

        这一趟,必定不简单,纵使有神火令的威能,想要降服异火,恐怕还得费一番周折。”

        他深吸一口气,望着身下滚烫的岩浆湖,片刻,纵身一跃,投入其中。

        ……小岸镇上,一处隐秘的角落之中,传来了一阵阵痛苦的哀嚎与告饶的呻吟。

        几个小混混手脚被折断,丢在地上,眼里满是痛苦,抬着头,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个身形高挑,头戴笠帽,凹凸有致的女子。

        女子一袭白衣胜雪,空灵如仙。

        笠帽边缘垂下的白纱,更让这女子绝美的面容之上,多了几分仙气缥缈与令人心痒难耐的神秘。

        “侠女饶命,饶命啊。”

        “是,是我们不长眼睛,得罪了女侠,还请女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

        “我们瞎了眼,我们是畜生,是禽兽,我们不是人,还请女侠饶过我们……”咚咚咚!这四五个混混强忍住身上断手断脚带来的巨大疼痛,七倒八歪的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嘴里说着求饶的话。

        此时的他们,已是满头豆大的汗珠挂在额上,一道道森然寒意从背脊散发出来,根本不敢多抬头看着女人一眼。

        原因无他,本来这几人见这女人初来乍到,美艳无双,惊为天人,便想着调戏一番,寻一些乐子。

        不曾想这女子竟主动走到了这等寻常根本不会有人注意的角落。

        要知道,若是这女子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几人便是调息,也顶多就是言语上戏弄一番,最多也就是趁着混乱,摸一摸女子的小手而已。

        但在这种隐秘且极少有人经过的小巷中,情况却不同了。

        对于这些色胆包天的家伙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不能一亲芳泽,品尝到人间极品,就看此一着了!恶向胆边生,色从心头起,几人也不含糊,立刻就闪身跟着那女人进入了小巷内,想要来一个瓮中捉鳖。

        只是几人踏入巷内,却发现那女子,似乎也在等自己众人。


 

        这让众人愈发喜出望外,还以为是遇着了什么放浪的女人,本就是来勾引男人欢好的,顿时一个个如饿极了的野狼一般,眼睛都绿了。

        只是还没等众人高兴,那女子却是骤然出手,狠辣凌厉,简直非人!只一瞬,巷子里便几乎在同时响起了咔嚓的骨骼断裂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众人的哀嚎与惨痛哭喊了。

        只是,这巷子平时就鲜有人经过,而女子更是进入了其中最为隐秘的角落,饶是几人哀嚎震天,喊破了喉咙,却也是无人知晓。

        几个混混痛哭流涕,手脚都被人折断,跪在地上用颤抖的声音向女子求饶。

        白衣女子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双手负在身后,轻蔑的瞥了几人一眼,冷笑一句。

        这可把众人吓得够呛,连忙道:“女侠饶命,饶命……”“想要活命,很简单,回答我的问题。”

        女子的声音清冷,兰气轻吐,却足以让小巷内的温度,降低许多。

        众人跪在地上,只觉得背负冰霜,牙齿都忍不住的打战起来,哆哆嗦嗦的回答道:“不知女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们。”

        女子冷清道:“你们是这镇子上的地痞,应该对最近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我们整日游手好闲,欺男霸女,却……”其中为首的一个小混混,面露为难的神色,才说了两句,便听到女子从鼻子里发出了冷冽的“嗯”的一声,顿时吓得一哆嗦,忙改口道:“知……知道,知道,女侠尽管问,我们知道的,一定全部说出来,不敢隐瞒……”其余几人,亦是唯唯诺诺的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