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描写男主和女主开车的句子 女邻居用丝袜脚夹我好爽

2022-07-04 11:14:17情感专区
为了压制体内的魔气,恢复容貌,明月江秋潜入白羽宗,盗走了白羽宗之中的圣物至宝——心玲珑果。 随后引来白羽宗的震怒,一路追杀,而恰巧在岸镇遇到了吴敌与蜂

    为了压制体内的魔气,恢复容貌,明月江秋潜入白羽宗,盗走了白羽宗之中的圣物至宝——心玲珑果。

        随后引来白羽宗的震怒,一路追杀,而恰巧在岸镇遇到了吴敌与蜂后二人。

        趁着二人引起的震动掩护,明月江秋成功与吴敌二人结伴而行,一方面,掩人耳目,另一方面,也可以依靠蜂后的妖气,掩盖她身上被抑制住的魔气。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白羽宗的决心,千里追杀,丝毫不留情。

        这也难怪,无论是哪个势力,哪个宗派,遇到这样的事情,宗门至宝被盗,恐怕也不会轻易罢休,定会追杀至涯海角,也要将宝贝夺回来。

        明月江秋目光深邃的看了吴敌一眼,她叹了一口气,徐徐道:“我也不瞒你们,我乃是主人拾来的养女,我亦不清楚自己的身世,自从我有记忆以来,身上的魔气就越来越浓郁。”

        “盗走心玲珑果,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明月江秋居然是锻千山的养女,这一点,倒是吴敌与蜂后未曾想到的。

        难怪她一听到二人要去飞绝峰拜访锻千山,便决议与二人同行。

        蜂后面露喜色道:“有了江秋的引荐,要见到飞绝峰的主人,岂非是轻而易举?”

        她与吴敌此行,一方面乃是为了逃避五城的耳目,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找寻到飞绝峰主人锻千山,希望他出手修复吴敌破碎的灵剑。

        这提议虽是蜂后所提出,但她的心里其实也没有底。

        锻千山曾为公孙离铸造火神令,但这到底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交情。

        吴敌不过是公孙离的传人,锻千山会不会见他还两,更不用帮他重铸灵剑。

        但现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锻千山的养女明月江秋,有了这一层关系,事情就变得容易许多。

        虽然不想扫了蜂后的兴致,但明月江秋还是摇了摇头,露出几分难看的神色:“主人一向不见外人,就算是我的引荐,也未必能凑效。

        不过我一定会为姐姐和吴敌你们好话,请求主人。”

        她表情诚恳,语气真诚,倒是让人多了几分好感。

        也因此,对于她之前的欺瞒,吴敌蜂后二人,亦不放在心上了。

        “多谢你,江秋。”

        吴敌亦点了点头,“只要能将我们带至飞绝峰,能不能见到锻千山前辈,便是我们的手段和诚意了。”

        明月江秋嫣然一笑,收敛了魔气,只见一道道紫异色的气息,纷纷被她另一只不见任何生气的恐怖的眼睛所收纳。

        而她的脸上,亦浮现出几抹痛苦神色,转瞬即逝。

        “这家伙怎么处理?”

        蜂后目光转向一旁已奄奄一息的轩不智,眼中露出几抹冷冽的杀意,“杀了他?”



 

        起先与轩不智战了一场,虚晃一枪,趁着暴风谷风暴平息,众人遁入暴风谷之中。

        不料行至最后一里时,突然吹起罡风狂瀑,顷刻间,漫罡风已纷至沓来,似要撕碎一切。

        好在众人之前踏入化外时,已在岸镇做足了准备,连忙祭起定风珠,靠着这玩意儿的一点厉害,才堪堪渡过了暴风谷。

        倒是这轩不智,竟硬生生在暴风谷之中杀出一条血路,也闯了出来。

        虽只是最后一里地,但也已足够惊人。

        不过他能冲杀出来,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如今的他,早已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全身上下如同被无数的尖刀犁地,如凌迟一般,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

        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他,若非是有一股护体真气,护住了心脉,只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如今的他,深陷昏迷,失血过多,若是没有人及时医治,这一口护体真气也支撑不了多久,最多一半日,他也会真正陨落。

        蜂后自是不喜此人,白羽宗的弟子原先不分青红皂白的围攻她,再加上这一系列的事情,她对于这些白羽宗的弟子,当然是没有什么好感。

        一旁的明月江秋眼中虽流露出几分不忍,但她却也没有多什么,只是轻轻的看向吴敌,方才开口:“此人对你们还有一些用处。”

        她的话,倒让蜂后惊讶:“这人醒来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要杀你我,他对于我们,又会有什么用处?”

        吴敌却深深地看了明月江秋一眼,点头道:“江秋得没错,此人对我们还有大作用,不能杀。”

        “连你也这么……”蜂后呢喃一句,眼中颇有几分不解与嗔意,一时却是无法领悟二人话中的意思。

        吴敌笑了笑,解释道:“别忘了,江秋乃是飞绝峰主人锻千山前辈的养女,她回到飞绝峰之后,白羽宗哪敢再冒进?”

        “江秋有锻千山前辈的庇护,但你我不同,哪怕飞绝峰主人答应帮我重铸灵剑,却也终究有离开的一。”

        蜂后闻言,已是明白吴敌的意思:“离开了飞绝峰,我们必定会遭到白羽宗的追杀,有这家伙在,就是我们的一个护身符。”

        吴敌点头道:“这是最坏的打算,其实最好的结果,是这家伙能帮我们澄清,虽然看上去好像并不可能。”

        吴敌心中暗忖,不过他也明白,击败轩不智,将他的白羽枪打碎的,都是他。

        想要这家伙养好伤以后替自己话,只怕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三人一边着,一边已把轩不智包扎成了一个粽子。

        这也难怪,收了这么重的伤,浑身上下几乎没一处好地,再加上三人也不擅此事,只能给轩不智吞下疗伤的丹药后,草草的拥白帛裹了,倒也乐得清闲。

        也因此,在轩不智徐徐醒来的时候,便立刻发表了不满的意见。

        “你们想将我怎么样!”

        被捆了手脚,包裹像个木乃伊的轩不智,怒目看着三人。

        入夜了,三人生了火,寻了一处然溶洞休息,顺便用食。

        轩不智哪想得到,一醒来自己就剩个脸蛋露在外面,全身上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动也不能动。

        不过他却也知晓自身伤势,受了如此重的伤,没有十半个月,根本无法痊愈,此时就算放他出来,他也无法自如行动。

        “是……你们救了我?”

        轩不智显得有几分难以置信,眼神中闪烁着火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蜂后白了他一眼,手里拽着个鸡腿,没好气道:“你自己不会看?”

        轩不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白眼,顿时气急攻心,气得满脸煞白。

        蜂后虽嘴上不饶人,但心地却不差,将鸡腿凑到了轩不智面前,示意他吃下去。

        轩不智咬牙不从,蜂后耸了耸肩道:“不吃也行,接下来的几,我们都要赶路,不会停下来休息,到时候你就算想吃东西,也休想吃到一口。”

        这家伙,却是被蜂后治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