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菠萝蜜免费看视频入口 看着未婚妻被调教的过程

2022-07-04 10:04:25情感专区
赫连烈再度看向忽颉利道,“我带了礼物,来给你庆贺。好歹给我找个位置坐。” 再怎么跟赫连烈过不去。 明面上也要假装和和气气。 忽颉利叫了

  赫连烈再度看向忽颉利道,“我带了礼物,来给你庆贺。好歹给我找个位置坐。”

        再怎么跟赫连烈过不去。

        明面上也要假装和和气气。

        忽颉利叫了人,给他们俩找了位置。

        赫连烈看着忽颉利不爽的模样,心里憋得火气,却出来了不少。

        愈发觉得江柔是个宝。

        今天让他过来砸场子,真是作对了。

        哪怕忽颉利赢了。

        他也不会让他痛痛快快的。

        赫连烈只安静了一会儿,便嚷嚷道:“忽颉利,你器重的新人呢?江家的两个兄妹呢?把他们叫出来,给我的宝贝看看呀。”

        忽颉利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其余的人更是不满。

        赫连烈已经输了,那就该跟丧家犬一样,夹着尾巴做人。

        招摇的出来,打扰别人的兴致。

        算什么本事?

        赫连烈对别人的白眼,丝毫不管。

        反正忽颉利不搭理他,他就继续闹。

        ……

        而另一边。

        江以宁和陆执成功碰了面。

        “现在怎么办?江柔是赫连烈那边的人,她若发现了我们,肯定会当场揭穿我们的。”江以宁庆幸,他们用的是化名。

        否则,早就被揭穿了。

        江柔肯定没想到,江翠花就是江以宁。

        江执则是陆执。

        但瞒也瞒不了多久。

        接下来忽颉利和赫连烈的斗争越来越激烈,正面碰撞的机会也愈发多。

        江柔总会瞧见他们的模样。

    所以,他们得想个办法,避开这个危险因素。

        陆执想了片刻,伸手捏了捏江以宁的脸颊。

        江以宁拍了他一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搞小动作。”

        “我是提醒你,可以从脸上做文章,是你自己想歪了。”陆执笑着说。

        江以宁不由得脸红。

        “你的意思是……弄点药,把脸弄花?”

        “嗯。”

        陆执点头。

        “可行倒是可行,但我们俩一起毁容,也挺惹人注目的。”江以宁依旧有顾虑。

        “你想办法,把自己的脸弄成丑的就行,我以后出去,会佩戴一张面具。不再让别人看到我的模样。”陆执淡声说。

        江以宁唔了声,声音有些娇软道:“这样也行?”

        “能拖一时是一时。”陆执笑道,“总比现在就被拆穿了好吧?”

        “那倒也是。”

        江以宁笑了笑,踮起脚尖,摸了下陆执的脸颊,调侃说:“啧,以后没人能看到你这张俊脸了,真是太可惜了。”

        “只给你一个人看,不是更好?”

        陆执声音喑哑道。

        “好是好,就怕你不方便。”

        “我觉得挺方便的。”以后,他也打算,再化名办事,就把两人都扮丑。

        这样,她就没法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陆执还挺满意这个办法。

        不过,江以宁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罢了。

        ……

        赫连烈和江柔一直赖在宴会上,没有离开。

        江以宁陆执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实在没办法了。

        只好给忽颉利发消息,称吃错了东西。

        身体实在不舒服,要提前离开,去医院做下检查。

        忽颉利关切的吩咐他们,赶紧去,这边有他,用不着担心。

        两人像模像样的去了一趟医院。

        随后……

        回了家,江以宁躲在书房里,鼓捣了片刻后。

        拿出一枚药丸,走到陆执跟前,期期艾艾道:“我吃下这个药,浑身都会长水痘痘,看起来可丑了。你别被吓得,从今以后,都留下噩梦了。”

        提前给他打个预防针,免得看到她的丑模样,接受不了。

        陆执声音温柔道,“放心,不管你变成怎样,我都喜欢你。”

        “哼,你们男人都是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江以宁哼了声,嘟囔道:“陆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嫌弃我,我绝对饶不了你。”

        “小老虎露出原本的模样了?”陆执笑着调侃。

        江以宁轻轻的摆了摆小脑袋瓜,不搭理他。

        陆执嘴角噙着微笑,“你要是实在不想吃,现在回国也行。”

        刚好他不想让她留在这边,继续冒险呢。

        “不,我这就吃。”

        江以宁说完,果断的把药丸服用了下去。

        陆执拿了一颗车厘子,塞进了她的嘴里,“吃点甜的,压压苦味。”

        “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呀?需要被哄?”江以宁嘴硬,可身体很诚实,又自己拿了一些水果,吃了下去。

        陆执望着她,微微挑了挑眉。

        江以宁假装没看到他。

        ……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江以宁就痒痒的不行。

        裸露在外的肌肤,也开始慢慢的长出了水痘。

        她忍不住轻轻地挠。

        陆执抓住了她的手,“会留下疤痕的。”

        “我能去掉疤。”江以宁微微的挣扎。

        陆执却依旧握住她的手,然后往她身上痒的地方,轻轻地呼了呼凉风。

        江以宁好受了一些。

        望着眼前神情专注的陆执,道:“估计今晚睡不好了,而且,明天一早起来,这些水痘会更严重,我们分开睡吧。”

        想到明天一早醒来,陆执看着浑身都是碗大红斑的她……

        简直亚于做噩梦。

        江以宁还是想保留下自己的形象。

        陆执睨着她,说:“你是想趁着我不在,自己偷偷挠水痘吧?想都不要想。”

        “我是真的为我们夫妻情分考虑的。”

        江以宁认真的说。

        “我不信。”陆执大掌盖在江以宁的脑袋上,将她往卧室里带。

        江以宁小小的身影,像是被老鹰抓住的小鸡崽似的。

        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

        进了卧室后。

        陆执找了绷带,把江以宁的两只手,绑在了一起,且连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这么一来,只要晚上她控制不住自己。

        他就能醒过来,制止她的行为。

        江以宁:“……”

        早知道他防范的如此严密。

        自己就该换种药了。

        现在折磨自己,何苦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