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客厅丝袜麻麻被进进出出 男男调教室道具高潮污文

2022-07-02 11:06:11情感专区
申屠抽抽嘴角,这厨娘脑子里面都在想很么,除了魔法,还能同她说做饭不成:“我没有挥动胳膊,魔法依然可以用,而且路面铺的平整。” 罗兰后知后觉的想到,好像确实

   申屠抽抽嘴角,这厨娘脑子里面都在想很么,除了魔法,还能同她说做饭不成:“我没有挥动胳膊,魔法依然可以用,而且路面铺的平整。”

        罗兰后知后觉的想到,好像确实没看到申屠怎么动:“那你怎么做到的。你心里念叨咒语了。”

        申屠就没见过那么不知所谓的:“打断你愚蠢的想象。还有用魔法以前把你愚蠢的动作给我省略。”

        早就看不惯罗兰做什么都挥动着胳膊的蠢样了。不知道的以为,身上长了爬虫。

        罗兰一点都不认为自己的动作多余,有点前兆不好吗:“愚蠢什么,我觉得很有必要。至少你看我挥动一下胳膊,没准就是带动起来的风元素,对不对。”

        申屠扫一眼罗兰,有磨牙的冲动:“闭嘴,不想让我把你胳膊捆上,你尽管继续。”

        罗兰不服气这个,教我魔法而已,你管我什么动作,甭管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重点是涌出来魔法够厉害就成:“凭什么,我学的是魔法,你管我用什么动作。”

        申屠没见过这么不受教的:“哪来那么多费功夫的事情,还有你本破咒语书。那么长的咒语,难道同人战斗的时候,凶兽会等你咒语念完在来吃你。”说的好有道理。

        既然如此为何还有咒语书的存在,罗兰:“那为什么还要咒语书?”

        谁知道这群魔法师脑子是不是有病,非得弄出来这么一套东西折腾自己,拥有魔法,用就是了,念什么咒?他怎么知道为什么,他又不是魔法师。

        所以申屠先生给出来一句话:“那都是愚蠢的人类做出来的可笑举动。”

        罗兰瞅瞅申屠,揉揉耳朵:“听着别扭,怎么好像在骂你自己不是人,你被这个打击过呀。”

        怎么听都是被魔法师心灵伤害过的。还顺便上下打量着申屠。

        申屠彻底黑脸,就说这个厨娘脑子里面戏多,当然了他们龙族也确实同魔法师不太和睦:“闭嘴。”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没有对罗兰解释,他申屠是龙主,不是愚蠢的人类。

        好吧不说闲话就不说闲话,他们说魔法好了,回到正题:“所以你的魔法没有咒语,也没有挥动胳膊的动作。”

        申屠耷拉着脸,阴沉的说道:“法力,只要能够催动就好,不要让形式给束缚住。魔法是让你对敌用的,不是作秀用的,念咒语,念的再长,也不过能够证明你的脑子记忆力不错。声音甜美凶兽也不见得不吃你。”

        怎么说的这么损,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卖萌肯定不会让凶兽买账的。


 

        罗兰:“你不念咒语催动魔法那是你得本事,这么诋毁魔法书你也好意思。”

        就没见过如此牙尖嘴利的,还学会犟嘴了,申屠扫一眼过去,就甩出来四个字:“你学哪个。”

        罗兰:“自然是你这个,难道我学念咒语,等着凶兽咬脖子。”她又不傻。

        申屠终于露出来点笑容,磨叽那么半天,还不是学习简洁有用的这个:“还算你有脑子。”

        罗兰也有自己的烦恼,理论知道的再多都没用,她的问题卡在,根本就不知道魔法怎么用:“那也得能催动魔法,我还不知道我怎么催动的。”

        申屠讽刺小姑娘:“原来不知道,我怎么听着,刚才你乐的挺傻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成了大魔法师了。”

        罗兰有点脸红,这个问题哈,自己确实骄傲,高兴稍微早了一点点,不过情有可原,我也没有大范围的宣传,就是自己人小范围的骄傲一下,那也是为了奔向更远大的目标不是。

        所以稍微心虚的解释了一下:“小庆祝一下,总是有点进步的吗,你这人怎么这样。”

        申屠用同样的话,给罗兰怼了回去,凉飕飕的就开口:“你这人原来这样。”

        跟个姑娘怼上,他怎么好意思的,罗兰:“过分了呀,高兴就要笑出来,我们家就这个规矩。”

        申屠这个嘴欠,见不得别人高兴的,一句比一句损:“愿意笑没什么,别乱吹嘘我替你脸红。”

        罗兰气的脸色通红,小姑娘要面子的好不好:“我自己脸红就够了,这种忙不需要申屠先生帮。”

        人家罗兰说的还挺硬气,申屠直接甩出来一个本子,直接指着几个菜:“我要吃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罗兰瞪大眼睛,你要吃我就要做呀。凭什么。刚才还吆喝自己呢,好意思这么仗义的开口要吃要喝。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没点数,凭什么我还给你做吃的,不给你放两瓢巴豆那都是客气。

        不过人家申屠先生说了,而起还是傲娇的开口:“吃了,我也高兴。”

        罗兰想说我管你高兴不高兴,申屠先生踩着脚底下的石板路,眼角示意罗兰看向脚下:“给你善后的。”

        罗兰低头看向图案漂亮的石板下路,好吧,这就叫有短处在人家手里,那就做呗。

        看看申屠先生随手点的几个菜,脑门青筋都出来了。虽说这边的做菜材料不太一样,不过人家申屠先生随身带着的东西足够,随便罗兰祸祸,几个小菜好歹就能凑出来。

        把预留出来的花生种,愣生生的给匀出来一把,为申屠先生做了辣子鸡丁,一个蒜香排骨,另外的两个菜,罗兰实在是弄不来玩意,随便凑合的。

        而且罗兰终于吃到米饭了。而起自己种出来的。一顿带着希望的米饭,以后终于能吃到米了。

        这边的土豆,玉米几天就成熟一茬,轮到稻子成熟的就慢。周期很长,等的罗兰花都要谢了。

  今天罗兰刚好看到稻子熟了,沉甸甸的稻穗,比高粱穗都大。

        让人看着都不真实,罗兰揪下来两个稻穗就做了四碗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