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强迫高潮榨精 肉教师麻麻小说

2022-07-02 11:03:36情感专区
罗兰:“那个,不然庆祝就算了。低调,低调。不能骄傲。” 金芳一脸的我闺女能干,我骄傲:“为什么不能骄傲,你有魔力就是我们的骄傲,别说还学会了魔法,罗兰开心

 罗兰:“那个,不然庆祝就算了。低调,低调。不能骄傲。”

        金芳一脸的我闺女能干,我骄傲:“为什么不能骄傲,你有魔力就是我们的骄傲,别说还学会了魔法,罗兰开心就要大笑出来,你才多大,干嘛那么深沉。”

        罗宾那边深以为然,恨不得去街头宣布一下:“你母亲说得对。”

        说完还再次拍拍罗兰的肩膀:“高兴的事情,就该笑出来。我同你母亲都为你骄傲。”

        罗兰被两个人说的,都有地点飘了,当然了,也可能是被罗宾给拍飞起来的。

        因为学习好,有人为我高兴,有人为我骄傲。这可是自己这么多年没体验过的心情。竟然是早就不在心心念念的亲情。

        罗兰鼻子有点酸,心口有点软,跟着大声说道:“对,我母亲说得对。”

        跟着对着外面嗷的一嗓子:“我终于能让石条飘起来了,我太高兴了。”

        金芳听到这话,立刻跟着:“啊,我家罗兰真了不起,竟然能够让石条飘起来了。我家罗兰肯定是大魔法师。”两个人这个热闹。

        罗宾就那么笑呵呵的看着母女两个高兴,我家罗兰的魔法终于进步了,老父亲的心酸,欣慰都表现在脸上了。

 申屠拧着眉从远处看过来的,原来丢人是一家子一家子的,还以为就这个厨娘而已。

        扫一眼罗宾这个大个子,光长个子不长脑子的吗?怎么同女人一样折腾。这点事也值得如此兴奋。

        罗兰不是不知道被肯定要被申屠这个倒霉催的笑话,而是不在乎被笑话,谁认识谁呀,等以后申屠走了,世界那么大,没准一辈子都碰不到,在乎他吗?

        没看到武邑大伯等了儿子一辈子都没有等回来。高兴就要笑出来,多好呀,那怪这边的人长寿。

        罗兰觉得自己都已经找到长寿的秘诀了,而她为了长寿也该听爹妈的话。

        这不是一高兴,想要让金芳看看自己本事,胳膊挥了一下,然后他们家罗宾扑出来的小路就飘起来了。

        罗兰相当的嘚瑟,眉飞色舞的,这就是魔法,她拥有的能力。

        金芳张着嘴巴,毫不吝啬的夸赞:“太神奇了。罗兰你真是了不起。”

        罗兰也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真的能做到,这就是魔力,同金芳一样张着嘴巴:“太神奇了。”

        然后就看到飘着的石头七零八落的掉地上了,好快石板都摔碎了,这算是演出故障。

        石头飘是飘起来了,不过没能按着原来的模样飘回去。这玩意不能心灵沟通,它咋就不听话了?

        罗兰脸色有点不好看:“那个,我再试试,刚才走神了。”

        在挥一次胳膊,嘴里还念叨着:“飘起来。”然后尴尬的风吹过,场面静悄悄的,石头都不飘起来了,所以这些石头真的听不懂人话。

        金芳没等到要看到的,扫一眼焦躁的罗兰,赶紧安慰:“咱们学的是飘起来,又不是摞起来,不着急。”

        罗宾:“对,一步步来,你能让他们飘起来就成,这些石头我在给归拢回去,我们罗兰可真的是了不起。”

        真的了不起就不会现在这样。这还是搞破坏吗。好好地一条小路弄砸了,罗兰都怀疑自己是罗宾的仇人派过来用慢刀子磨罗宾的。

        金芳那边还跟着罗兰说道:“或者是你的咒语念错了,不然再想一想。”

        罗兰心说原来的时候,都不用咒语,这还是我自己加上去的呢:“我挥动胳膊了,或许这就是肢体语言的力量。”

        申屠翻白眼,屁的肢体语言,为什么要挥动胳膊,天知道罗兰这个魔法为什么提前要搞这么一个形式。

        亏得罗兰还说的那么煞有其事,舞动的一点不好看不说,还费事。

        罗宾这个没有底线的父亲,对着闺女:“刚才石头飘起来很棒,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你已经非常不错了。我们为你骄傲。”

        罗兰在金芳同罗宾的赞美声中,有点飘,对,自己早晚都能把石头再给镶嵌回去的。

        在不开口,估计这两口子自己就能给罗兰发毕业证了,根本就不在乎这魔法是不是学会了。

        申屠:“你也好意思这么嘚瑟。飘起来的石头,你倒是摞回去。”

        罗兰才被咱们冲击过,相当傲气的回答:“本来也没有学习摞回去。”


 

        申屠被气到了,看向罗宾两口子那边,这两人绝对是拖后腿的,本来学习不好,好歹还知道羞愧,经过这两人的鼓励之后,羞愧都没有了:“你还敢说,别说我教的。”

        罗宾同金芳被申屠先生的眼神瞥那么一下,就觉得周围凉嗖嗖的。讪讪的不太好意思开口了。

        罗兰听到这话,看着申屠的脸色,小声地反驳到:“本来也不算。”

        申屠瞪眼,一个眼神,那些石头排着队一样的回去,变成了一条蜿蜒的小路。

        比原来罗宾铺的小路,要好看,要平整,不止上了一个层次。罗兰得承认,申屠先生的审美真的很不错。

        金芳的赞美立刻就来了:“哇,申屠先生你真的太厉害了。”

        罗宾很不好意思,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麻烦一个魔法师:“这个,可以我来,申屠先生辛苦了。”

        申屠:“辛苦到不算,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我的魔法可不是那样半路上掉地上的。”

        言外之意,你闺女在另辟蹊径,自己没学好,你们当家长的别说他没教好孩子。

        罗兰黑脸,这人说话太不讨人喜欢了:“放心我家不会说你教我的时候,教一半留一半的。”

        申屠:“教你,我可不承认,这么笨的学生我不收的。蠢死了,怎么就不能让他们在飘回去,很难吗?”

        自然是很难的,不然她不愿意在罗宾两口子面前露脸吗,这个申屠可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罗兰黑脸,看着申屠那边叭叭叭的挤兑自己,直接就甩出来一句:“晚上就吃粥好了。”

        申屠立刻从魔法的话题转了过来:“你不是收了那么多的礼物。为什么吃粥?”

        罗兰:“我这么笨,有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吃。吃粥多好呀,省的申屠先生有力气没处用,都用嘴巴挤兑人了。”

        申屠先生黑脸:“其实你学的还算是可以,至少已经摸到门槛,知道怎么召唤魔法了不是吗?”

        这点罗兰可真的不敢承认,她都不知道这玩意怎么飘起来的,反正只要发神经,觉得自己可以同太阳肩并肩的时候,她就能有点力量。申屠先生为了吃的,也没什么原则,这话都能说出来。

        你说这魔法到底怎么回事,对罗兰来说可能就是发神经,什么时候自己能凭证进院(精神病院)了,估计就神功大成了。基本上就是往走火入魔的方向奔呢。

        申屠皱眉,这女人脑子里面在想什么。若是专心用来学习魔法,也不至于学的如此不着调。为了吃的,申屠选择了闭嘴,毕竟他不想喝粥。再好喝,也是粥。

        金芳看到申屠先生的本事,明显自家姑娘还有的学,立刻说道:“申屠先生辛苦,吃什么粥,我看着牛头族长送的凶兽就挺好,还是带翅膀的,我收拾出来,给申屠先生烤着吃。”

        罗宾:“矮人们送的东西里面,我看有罗兰原来用过的调料,我给收拾出来,送到厨房里面去。申屠先生什么时候吃都方便。”现成的老师,教自家闺女本事的,就得好好地伺候着。

  罗兰黑脸,这个申屠先生就是个祸害。而且被家长认可的,可以光明正大收拾自己的祸害。

        人家冲着自己本事,热情招待的,作为不承认的老师,申屠立刻进入状况:“咳咳,你感受到魔法气息了吗。”

        罗宾同金芳立刻悄悄的躲远了一点,闺女在学习魔法,申屠先生愿意教多好呀。他们做点吃的那是应该改的。必须精心招待。

        上言不接下语的,谁知道他说的什么,罗兰很茫然:“感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