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91社区丰满人妻 好爽好舒服要高潮动态

2022-07-02 10:09:56情感专区
红玉精怪一笑:“我最喜欢的还是太子殿下对郡主的信任。太子殿下能力卓绝,却不自以为是,从不会因自己能,就干预郡主,做郡主的主。” 这一点让沈羲和唇边有了

   红玉精怪一笑:“我最喜欢的还是太子殿下对郡主的信任。太子殿下能力卓绝,却不自以为是,从不会因自己能,就干预郡主,做郡主的主。”

        这一点让沈羲和唇边有了一丝笑意,萧华雍能而不自负,强而不自大,高而不自得,贵而不自傲。

        这大概是为何沈羲和觉着与他在一起舒心的缘由,许多儿郎生来便轻视女郎,便是口口声声说着心爱之人,也多以保护和爱惜为由,将她圈在身后,仿佛离了他,就无能活着。

        沈羲和不喜这种,她并非觉着自己无所不能,亦非要逞强。而是想要学会变强,要经历要淬炼,才能了解自己,才能成为自己更想见到的自己。

        自然这是因人而异,有些人不喜这般累,她不喜依附男子,不喜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父兄是不忍他们劳累,其余人更多的是不信任。

        “太子殿下打心底尊重郡主。”这是珍珠目前所见,最令她动容之处。

        只要太子殿下一直不变,她相信假以时日,郡主定然会为他所动。

        沈羲和听了不置一词,她抚摸着短命的背脊,她承认萧华雍很好,或许这世间再也寻不到比他更好的儿郎,他越是好,她越希望他们能相敬如宾。

        感情恰到好处,一辈子和和美美,彼此舒心,相互扶持,才是最好的结果。

        男女之情伤身亦伤情。

        珍珠轻叹一声,看了眼外面:“郡主,尚服局的人来了。”

     “奴婢给郡主请安,郡主万福。”崔尚服带着尚服局的人齐齐行礼。

        “崔尚服免礼。”沈羲和亲自扶起这位年老资深的女官,“有劳崔尚服冒着寒风而来。”

        “不敢,本是奴婢之责,奴婢带了司宝、司衣、司饰前来,郡主是先看服契图籍,还是珍宝首饰?”崔尚服十分恭敬。

        宫中设有六尚,一尚四司,尚服局司宝是掌宫中人衣裙图样,司衣这是衣服首饰,司饰则是巾栉、膏沐,器玩。

        沈羲和及笄礼的衣服首饰都由尚服局安排,当日要沐浴,要净手,要熏香,这也是司饰司的事,还有个司仗司,是负责擎执仪卫,这些按照规制来便是,不用劳动沈羲和亲自过目。

        “崔尚服安排便是。”沈羲和也给予尊重。

        崔尚服便从衣服图样张开给沈羲和,带了几幅图样,每一幅都用心打探过沈羲和的喜好既寓意吉利又符合她的眼缘。

        沈羲和看到了一套象牙白色绣着如蝶般的平仲叶,沈羲和一眼就喜欢上了,它在所有礼服中是最朴素的一套,其余都是又富贵类似牡丹月季的花朵,或是孔雀燕雀等鸟纹。

        “就这套。”沈羲和指了这一套那套象牙白的齐胸襦裙。


 

        “这套衣裳有些素淡,郡主喜欢,便在钗饰上选些华贵的。”崔尚服让人收好沈羲和选择的衣裳,又让司衣带着下面的人上来,一一展示搭配的发饰。

        最重要的头冠,沈羲和看到了一个银白色缀珠链镶嵌诸多珍珠的花冠,华丽又繁复,正好与衣裙相得益彰,又挑选了其他首饰。

        她很干脆,不像宫里其他主子挑选了之后还要指出何处不满意,大到整个样式,小到做工手法都要按照心意来,可这些主子不懂此道,有些手法和珠宝还有款式是无法相融,否则不伦不类,他们这些做奴婢的又不敢反驳。

        崔尚服和尚服局的人都很高兴沈羲和这般好说话,事情很快就敲定下来,至于当日要用的器具与香料香膏这些,就由红玉与她们说,沈羲和要与顾则香单独说会儿话,崔尚服大方放行。

        “郡主。”到了私下无人之处,顾则香见到沈羲和有些局促,上次她沈羲和向她打探太子殿下的往事,是太子殿下吩咐崔尚服让她这般说,虽则都是些实话,但她总有一丝觉着自己对不住沈羲和。

        “你是为上次之事不安对么?”沈羲和慧眼如炬。

        “郡主,奴婢……”顾则香更羞愧,不知说什么。

        “不必不安,你并未害我,你对我所言亦是实情,若是太子殿下不吩咐你,挑个老宫女与你说来,你再来告知我,便不会心中过意不去,你觉着是帮我,而非与人做了交易算计了我。”沈羲和轻轻一笑,“于我而言,两者并无区别,过程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心里,你是帮了我。”

        “郡主,我……”顾则香依然难为情,她想说在她心里,沈羲和永远是那个飞鸽传信与她相交,会安抚她,会给她带来些小物件的姐妹。

        可她现在的身份,沈羲和的身份,她们云泥之别,她没有资格与沈羲和姐妹相称。

        “你与我只是信上相交,不知我为人凉薄,比起情分我更看重利益。”沈羲和宽慰人的方式及其独特,“我今日来寻你,亦是有一件事想请你相助,自然不是以情相求,而是看你能否借此一跃而上,典衣、司衣能爬多高,看你的本事。”

        顾则香愣愣看着沈羲和,她心中有些酸涩,那个入宫来寻她,想要将她带出宫中的沈羲和不见了,她先对沈羲和动用了利益之心,她们日后也就只有利益往来。

        纵使心中难受,可顾则香没有过多悲春伤秋,迅速收拾起情绪:“郡主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