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跪下含着 拉链 羞辱 有肉无遮挡真人免费观看

2022-07-02 10:06:45情感专区
萧华雍的言语固然有些露骨,但他说出来不让人觉着孟浪,至少他说的时候,沈羲和还能忍受,但一想到他写的信,就难以言喻。 “句句肺腑。”萧华雍含笑道。

 萧华雍的言语固然有些露骨,但他说出来不让人觉着孟浪,至少他说的时候,沈羲和还能忍受,但一想到他写的信,就难以言喻。

        “句句肺腑。”萧华雍含笑道。

        沈羲和不与他纠缠这个话题:“殿下可有好转?”

        “进来双眸偶尔能看到几分颜色。”萧华雍带着喜悦与沈羲和分享好消息,“服用了琼花配置的药,肺腑改善极大。”

        往年冬日寒意入体,他的肺部就会针扎似的疼,会咳嗽不止。这些年他能将咳嗽装得这般好,也是因为冬日的折磨年年复年年,十多年早已刻入骨髓。

        “除此,可还有他法?”琼花不多,时日不对,能寻到已经是万幸。

        琼花之花期是五月到九月,偏南之地或许会开到十一月,沈羲和已经让收集香料的下属在南海郡多留意一些,若是能遇到就采摘送入京都,如何采摘计算时辰的法子,她也详细记下,但恐怕不多。

        “倒也有一些药材能代替琼花药性,只是或多或少偏寒偏燥,于殿下内毒有碍。”随阿喜低声回道。

        沈羲和与萧华雍入了内,就感觉到一股热气袭来,两人都褪下了厚重的斗篷,沈羲和不由感叹:“殿下的殿阁格外暖和。”

        沈羲和自己的屋子里也烧着极好的炭,她爱香成痴,用香料与几种木炭融合,弄出了香煤,耐烧,无烟,香气萦绕。

        她早在初秋之时就备置了很多,送了许多去西北,西北的寒冬不比京都逊色。

        萧华雍的殿阁之暖有别于旁人,看不到任何烧炭的迹象。

        “东宫设有壁炉。”萧华雍道,“是十年前改造而来。”

        “原来如此,看来我今日备下的礼,对殿下无用。”沈羲和轻笑道,她给萧华雍带来了两筐香煤,现下宫中最好的炭是瑞炭,产自于原西凉,现在的西州。

        此炭耐烧,一条能烧数日,却数量有限,她担心萧华雍受不得寒凉,故而才给他赠一些香煤。

        “君主所赠,岂能无用。”萧华雍急忙道,“壁炉干燥,让我总以为自己是炉中炙肉,若非受不得寒,真想停上几日。”

        “郡主可真是送到殿下心坎上,殿下这几日正闹着要停了壁炉。”天圆也补充,怕他们的话没有说服力,还戳了戳随阿喜。

        “壁炉干热,于殿下不利。”随阿喜点头道。

  随阿喜并没有说话,壁炉是让整个屋子暖气腾腾,可烤干了润气,于常人可能便是多喝几杯温水就能补足,于萧华雍就不同,很是伤肺。

        “殿下比不如此,我既带来了,自然是要赠与殿下。”沈羲和对这几个人好像她会带走一般的急切有些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萧华雍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急,忍不住就笑了。

        其实他也不知为何,他自小礼仪德行出众,行事既不刻板又得体自然,到了沈羲和的面前,这些本以为刻入骨髓之物,竟然好似就能轻易忘记,情绪难以自制。

        “天圆去熄了壁炉,燃上郡主带来的香煤。”萧华雍迫不及待吩咐。

        天圆应声而去,萧华雍才道:“河南府一事,郡主智高。”

        这绝非讨好吹捧,萧华雍是当真感叹沈羲和竟然能够想到这样的法子。

        “也多亏殿下相助。”沈羲和谦逊道。

        “便无我,呦呦亦能如愿。”萧华雍轻笑着摇头,“郡主是如何想出这样的法子?”

        还是在这么短的时日。

        “要从我去见于造说起。”沈羲和将事情大致叙述一遍,“他当时闭口不言,是铁了心要一力抗下,虽则我无法让于家脱罪,他为何不憎恨与他一道同谋,明显获利更多之人,人性自私,到了生死关头,便是过命交情,也无法坦然接受自己一人承担。”

        更遑论还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于造能如此豪气干云,不连累旁人?对自己哪些真正受累的亲眷就丝毫没有怨恨悔痛之心?沈羲和觉着不大可能。

        那么就只剩下,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令他要保住对方,他人都要死了,九族皆不保,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

        思来想去,沈羲和觉着或许抗下所有,能够让另外一个人给他一个拒绝不了的诱惑,什么诱惑是一个将死之人都拒绝不了,子孙后代尽诛都拒绝不了,一定不是物件。

        只能是血脉的传承,他知道他的罪,是救不了亲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又另外不为人所知的血脉在外,不会受这场风波卷袭,他只能咬牙认了。

        “我便大胆猜测,当真如此,要如何才能让他舍弃那一份血脉。”只能是更大的利益,譬如于家不灭族,顿了顿,沈羲和又道,“另一则,我不喜抄家灭族。”

        她没有觉着被牵连是无辜,但也不喜欢这种牵连太广的血腥杀伐。

        “呦呦,灭族并不一定是嗜杀。”萧华雍轻声道。



 

        “我知。”沈羲和颔首,“威慑才是首要,有些重罪,譬如挖坟掘墓,若不灭族,日后总有人不引以为戒,也无法平息百姓心中的愤懑。”

        次要自然是为了斩草除根,否则就是没完没了的恩怨纠缠。

        必要的时候残暴才是扼制更多祸事恶事再度发生的根源,沈羲和理解。她理解,甚至日后也可能自己都会用上,与她不喜并不冲突。

        这世间每个人都会有不喜却不得不顺从之事,否则也没有无可奈何一说。

        明了沈羲和之意,萧华雍垂眸沉思了片刻,才抬眼郑重对沈羲和道:“日后,我定会少些杀戮,多些宽仁。”

        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只有血腥才能震慑,也有宽仁能够感化,能够感化之人,便值得多给些机会。

        萧华雍从未有过仁爱之心,身为皇太子,他有的都是帝王铁血,如何能够最快最狠最准达到目的,就不应凭白浪费精力。

        可若沈羲和不喜,他愿意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