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女被多男调教前后夹击小说 被强行糟蹋H

2022-07-02 09:58:16情感专区
金山挑了不少土仪,亲自给崔晋百送去,也将话全部带到。 崔晋百听了气乐了:“不怪我?” 金山觉着崔少卿的笑容有些不悦,却摸不清不悦在何处,只能谨慎

      金山挑了不少土仪,亲自给崔晋百送去,也将话全部带到。

        崔晋百听了气乐了:“不怪我?”

        金山觉着崔少卿的笑容有些不悦,却摸不清不悦在何处,只能谨慎回答:“是。”

        轻哼一笑,崔晋百收了土仪:“你回去告诉世子,东西我收下。”

        金山等了等,再没有旁的话,才抱拳行礼回去,回去之后就发现步疏林在翻找东西。

   “金山,你可有见着一个食味斋的盒子?”步疏林问。

        金山想了想:“木雕牡丹花?”

        “对对对,给我取来。”步疏林颔首。

        “属下看着精美,就送给崔少卿了。”金山回。

        步疏林:!!!

        她气得面色涨红,一把拎着金山的衣领:“谁让你把这个送给他!”

        “属下……以为是点心……”金山不明白为何步疏林如此气急。

        步疏林拍了拍额头,大步往大理寺去。

        那里面是她在河南府收集的一些艳词避火图,送给她的狐朋狗友。

        她看着食味斋的点心匣子甚是独特,打开之后有一个隔层,拉开才是下面的点心,这东西也不好直接相赠,要是被家里人察觉,总少不得要挨一顿打,这才把东西放在隔层。

        本是打算亲自去赠送的时候特意暗示一下,哪里知晓她一回来沈羲和就带了谢韫怀来为她解毒,紧接着就出了这桩尴尬事儿,她忘了这盒点心,她带了那么多东西,偏金山就选上了这一盒点心。

        步疏林冲到大理寺,得知崔晋百已经归家,她又杀到崔家去。

        崔晋百今日不当值,一贯在大理寺翻阅旧宗的他被步疏林气得看不下去,索性早早归家,到了家中,随从将带回来的土仪放下就安静退下。

        崔晋百亦不知为何自己心气不顺,大概是因步疏林让他想起了往事,他和谢韫怀年岁相差不多,幼年时就常被拿到一处比较,谢韫怀生的容色出众,又八面玲珑,很是讨人喜。

        他少年老成,一贯沉默寡言,处处不入谢韫怀,幼时心存芥蒂过,不过随着年岁渐长,这些也就不放在心上,人各有所长,以他现在的心胸还不至于计较这些。

        原以为自己是个心胸宽广之人,陈年旧事早不放在心上,不曾想今日被提及,仍是不愉,看来自己修心不够,崔晋百拿起《中庸》翻阅。

        每每心不宁之时,崔晋百总能读《中庸》平复,这次也不例外。

        心绪平静之后,崔晋百瞥见旁边的包袱,想了想起身拆开,放在最上面的就是食味斋的点心匣子,他不大爱吃点心,不过这个老字号,他阿娘倒是喜欢。

        不知想到了什么,崔晋百面容柔和了下来,他打开匣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本写着《中庸》的书,他微微一怔,旋即唇角有了点笑意,只是待他翻开看到露骨的图画之时,啪的一声合上书,脸色潮红,又气又恼。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崔石头,崔石头……”这时候不顾下人阻拦,也等不及下人通报的步疏林狂奔而来。

        崔晋百不动神色盖上食味斋的盒子,步疏林进来之时就恰好看到他转过身。

        她连忙扑上去,看到包袱打开,最上面就是食味斋的点心匣子,她嘿嘿一笑:“那……礼物送错人了,有一份点心是旁人托我带回来,我只买了一盒,不好失信,改日再……再送你一盒。”

        说着她,她就扑上去抓点心盒子,崔晋百反手一掌摁住:“何人所托?”

        “镇北候府三郎丁珏。”

        丁珏本就和步疏林是一道的好友,沈羲和入京其兄丁值被宣平候府蹿使利用丁珏对付沈羲和,没有想到沈羲和轻而易举化解,镇北候府对沈羲和心怀感激,丁珏知晓步疏林与沈羲和走得近,两人感情就更好。

        “你们倒是交情颇深。”崔晋百意味不明地嘲弄一句。


        “那是,我们可是生死之交。”步疏林掰开崔晋百的手,将食盒拿到手。

        崔晋百没有阻拦,她以为这件事情就此结束,却没有想到次日她将东西送到丁府时,丁珏哭着说:“我阿爹要把我送到大理寺。”

        “你犯了什么过错?”步疏林第一反应是这厮做了伤天害理的恶事,被镇北候大义灭亲了。

        “你便不能盼我点好?”丁珏气呼呼道,“也不知他从何处打听到大理寺有缺,嫌我整日游手好闲,说不指望我成才,只盼我到大理寺能学些为人的本事。”

        说得他好像就不是个人,非得去大理寺做人。

        “你装病推了呗,你不是最擅长装病。”能直接补的缺,也就不是什么重要的缺。

        “不行,大理寺都下了文书,我已经记入大理寺,我要是不去,我阿爹说这是欺君之罪,他亲自去陛下面前磕头请罪,好叫我们一家发配流放。”丁珏生无可恋,“我阿爹说,要么去大理寺学,要么去流放途中学……”

        步疏林听了憋住不让自己笑:“你阿爹真狠。”

        “羡慕你阿爹不在跟前,用不着天天装孙子。”丁珏最羡慕的人那必然是步疏林。

        在京都做质子算什么,好酒好肉天天称病不当值,陛下也不管她,还有挥之不尽的钱财,不像他!一个月十贯分例,阿娘补贴一点,都似做贼。

        去一趟花楼偷偷摸摸,被阿爹知道又是一顿棍棒。

        步疏林冲他挤眼。

        “你眼睛抽了?用不用我给你叫郎中?”丁珏关心道。

        步疏林想开口提醒他,但是对上严重警告站在丁珏背后的镇北候,她选择沉默。

        镇北候是金吾卫上将军,她属于金吾卫啊。

        “我……我没事。”步疏林低声道,“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