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np双性美人被老汉糟蹋 高H男男进入双龙

2022-07-02 09:56:49情感专区
郡尉看着刀,看着莫远刚毅冷漠的脸,才有了一丝畏惧:“你不能杀我,我是朝廷授命正四品郡尉,你杀了我也是杀头之罪!” 沈羲和静静看着他,她亲自来一趟,其实是

       郡尉看着刀,看着莫远刚毅冷漠的脸,才有了一丝畏惧:“你不能杀我,我是朝廷授命正四品郡尉,你杀了我也是杀头之罪!”

        沈羲和静静看着他,她亲自来一趟,其实是想从这位口里知道一点什么有利的消息。严刑拷打或许套不出,可人在面对死亡之际,总会下意识求生。

        郡尉不是个蠢笨之人,他应该知道自己想听点什么才是。可他绝口不提,沈羲和便不知道他仍然不信自己会对他下杀手。

        “凶器,手法,弃尸都做干净些。”沈羲和淡淡吩咐一声,就转身走了。

        直到莫远的刀扬起来,郡尉也没有开口,沈羲和倒也佩服他们背后的人,行事周密又强硬,无论是于刺史还是这个郡尉都不轻易吐露他。

        “是个有意思的对手。”沈羲和挺期待与之交锋,上了马车她吩咐珍珠,“收拾收拾,带步世子准备启程。”

        剩余的事情,是昭王的事儿。

  昭王萧长旻只经过一夜的考虑就答应了下来,期间他去狱中见了于造一面,还特意以带了太医前来为由将步疏林送到外面看诊避开。

        此事需得快,在所有人都还没有想到他们能够用这样的法子反将一军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妥当。

        “此事便依郡主所言,步世子体内剧毒未解,郡主不如早些带步世子回京,以免耽误解毒。”萧长旻意味深长道,“于家之事,多劳郡主费心,不论结果如何,小王定当如实相告。”

        这就是告诉她,之后的事情不用她插手,他自己会办好。如此一来,沈羲和就抓不到任何证据,日后想要以此为要挟也是不可能。

        “静候昭王殿下佳音。”沈羲和从善如流应下。

        她原也没有打算借此抓住萧长旻一个把柄,她要想对付一个人,有的是法子。

        沈羲和带了步疏林离开河南府,没有了郡尉的煽风点火,唐眷说步疏林经查是被陷害,而陷害步疏林的则是他们豫州的刺史,一个更大的官,他们都很信服。

        各地的盗墓情况都已经统计出来,加起来都没有他们豫州多,想也知道问题出现在他们豫州,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个结果,三日后昭王殿下开堂主审,于造供认不讳。

        就在昭王要让于造画押送上京都之际,突然冲出两个镖师,跑上堂来状告于造并不是于造,而是他们的同乡假冒!

        一石激起千层浪,昭王审问于造,于造坚称自己如假包换,最终同乡说出于造身上有胎记,但查出虽无胎记,却有烫伤,很明显是欲盖弥彰,烫伤看着有二十几年,让百姓议论纷纷。

        而此时,沈羲和已经回到了京都,她把步疏林送回了步府,她身上的毒,沈羲和也装模作样请了谢韫怀来解,毕竟毒药就是谢韫怀配置出来。

        萧长旻带去的太医拿了毒去检验,也没有立时配出解药。

        沈羲和不让步疏林立刻解读,也是为了尽善尽美,在太医那里过一道。

        “世子这几日切莫吃生冷辛辣。”谢韫怀为步疏林解毒之后叮嘱。

        步疏林低头看着自己指尖被放毒血的小口子,举起来给沈羲和卖惨:“我都被放血了,还不补一补?”

        沈羲和瞥了一眼,血痕划在掌心,细长却不深,此刻已经止血包好:“我阿兄身上随意寻条疤都比你这个深长不知多少,你为何如此娇气?”

        步疏林:……

        她这个时候想起自己是女儿身,她差点张口喊出来,好赖看到了谢韫怀,眼珠子一转:“这不是在齐大夫面前要娇弱些?才能引起医者怜悯,齐大夫可真是玉人仙姿。”

        谢韫怀也不介意步疏林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好男风,既然是沈羲和的朋友,自然也是他的朋友,他正欲开口,瞥见被下人引进来的崔晋百,不由起了促狭之心:“比之崔少卿如何?”

        步疏林躺在一边,被挡住了视线,压根没有见到人,张口就来:“齐大夫如玉之清润;如月之光霁,崔石头就是块无趣又无用的石头。美玉与石头,岂可相提并论?”

        沈羲和听她嘴上没有把门,转眼就看到了立在门口的崔晋百,素来端雅的一个人,竟然忍不住轻笑出声。

        “多谢世子盛赞。”谢韫怀笑容明明清朗如月,但却莫名透着一股子不怀好意,他拎起药箱让了个道,步疏林就和崔晋百四目相对。

        步疏林仍然挂在唇边那抹轻浮的笑容,渐渐凝固。


 

        沈羲和看了谢韫怀一眼,世家公子行无声,她站在这个位置不知,谢韫怀不可能不知,他的位置正好对着入院子的月亮门,还故意那样问,明显是给步疏林挖坑。

        谢韫怀依然笑得清雅脱俗,即便他没有故作讶然,旁人也会觉着只是个巧合。

        “既然你的毒解了,我与齐大夫就先走了。”沈羲和不理会步疏林挤眉弄眼,带着谢韫怀离开。

        金山立在外面看着崔晋百站在门槛前,他家世子坐起身,有些尴尬地低着头,一种令人不适的窒息凝滞感蔓延开来。

        过了一会儿,还是步疏林轻咳一声:“我就是赞美一下客人,没有要贬低你之意,就是我们之间这么熟了,难免就不客气了。”

        崔晋百依然沉着脸,而是道:“你无事便好。”

        说完,就转身走了。

        “哎哎哎……”步疏林追到门口,看崔晋百头也不回离去,撇了撇嘴,往门上一靠,“金山,你说这人是有什么毛病?”

        没头没脑的一句,也看不出是不是真生病。

        “崔少卿大概是觉着世子此去河南府有他之故,听闻世子归来,便立即登门探望。”金山也摸不准,“见世子并无大碍,也就放心了。如今盗墓案还未结案,大理寺应当很忙。”

        步疏林略一思索,觉得很有道理:“他不是安排了唐郡守相助么?我不怪他,你去调些我带回来的土仪送过去,顺便把我的话带到。”

        步疏林对唐郡守说自己阿爹于他有恩的话本是深信不疑,谁会无缘无故给自己欠下人情债,又不是假装来欺骗她。

        不过经由沈羲和一提醒,她就真去信问了,答案自然是被阿爹一通臭骂,旁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总而言之骂了几页纸,最后一句话,他和姓唐的不认识。

        离开河南府的那日,她特意问了唐眷,唐眷说受京中故人所托,她想了想也只能是崔晋百,又查到崔家和唐眷的一些渊源,就更加笃定。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