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做错作业就顶你一下 将军各种姿势H文

2022-07-02 09:56:15情感专区
河南府距离京都很近,昭王又不敢耽搁,带着陛下的圣谕,用了一日半便风尘仆仆到来。 沈羲和就给了他洗漱更衣的时间便去求见。 萧长旻是见过沈羲和的,在荣贵妃的赏

 河南府距离京都很近,昭王又不敢耽搁,带着陛下的圣谕,用了一日半便风尘仆仆到来。

        沈羲和就给了他洗漱更衣的时间便去求见。

        萧长旻是见过沈羲和的,在荣贵妃的赏菊宴,在太后的寿宴,无疑沈羲和是个美人,可沈羲和身上透出来的清冷与一股子独行天地间的傲然,令他不喜。

        “郡主若是为于造盗墓一案而来,小王已掌握证据,会秉公处理。”萧长旻先道。

        沈羲和淡淡一笑,她端起茶水悠然浅呷一口才道:“王爷,此罪累九族,王爷亦在九族之中。陛下不会为了王爷而宽赦,此等行径必以严惩方能杜绝。

        如此一来,陛下便会命王爷休妻,王爷的嫡子陛下的长孙就会变成庶出的庶出,便是挡了一个长,也无法再入陛下之眼。”

        佑宁帝的皇子成年不少,娶妻也不少,但孙子就萧长旻膝下有一个,算是他的长孙,偶尔也会召见以示恩宠。

        “郡主是来看小王笑话么?”萧长旻面色一沉。

        这些他早就已经知晓,从他知道于造赶出来的好事儿,就知道这件事情无可挽回,但他总不能为了保住嫡子而带着嫡子一道给于家陪葬吧?

        沈羲和目视前方,似没有察觉到萧长旻忍耐的不悦:“挖坟掘墓,王爷除非杀子,否则遭受掘墓之苦的百姓,就忘不掉王爷的长子乃是于家的后人。王爷这一生,都洗不去这个污点。

        可若王爷当着让长子夭折,文武大臣乃至陛下该如何想王爷?”

        沈羲和缓缓转头,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瞳注视着萧长旻。

        “郡主到底是何意?”萧长旻的手握紧扶手,手背有青筋跳动,面上也是肃冷一片。

        “我是来给王爷出个主意,扭转王爷的困局。”沈羲和轻声细语,“不过有些冒险,端看王爷敢不敢。”

        萧长旻双眼微眯,他探究着沈羲和,不信沈羲和会如此好心。

        “我自然不是为了王爷,而是我自己有利可图。”沈羲和也不怕他都知晓,全部道来,他去见了于造,此事也会尽数知晓,“如此一来,我与王爷各取所需,王爷也能知晓是何人在背后坑害于你。”

        “各取所需?”萧长旻听完笑了,笑意有些冷,“郡主占尽好处,我却要担下一切,还落了个把柄在郡主手上,郡主当小王是愚儿般糊弄。”

        “占尽好处?”沈羲和短笑一声,“我不过是想知道幕后主使,知与不知于我而言暂无大碍。于王爷而言就是正名与立功。

        此事若是成了,王爷大功一件,保住名声保住于家,还能大仇得报。诸多好处,不用我尽道,于情于理,都应该王爷亲力亲为。”

        说着,沈羲和站起身:“如何抉择,王爷自便,我绝不左右。”


 

        无声一礼,沈羲和来得快走得也快。

        “郡主,昭王会答应么?”珍珠有些不确定,实在是过于危险。

        “富贵险中求,人世间无时无刻不抉择,只要利大于弊,有些险值得一冒。”沈羲和眼底摇曳着笑意,潋滟的光动人心弦,“只要他有一丝不甘,有一丝野心,他都会答应。”

        珍珠看着走在她前方,缓步走下阶梯的沈羲和,以往郡主也聪睿,只是从不把心思放在琢磨人心之上,也不知是否与太子殿下接触久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郡主与太子殿下在算计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云淡风轻又胜券在握。

        沈羲和才刚回到驿站,莫远便跑了过来禀报:“郡主,郡尉身手不俗,几次险些逃脱,他惊动了旁人,我们已经将他迅速转移。”

        “在何处?”沈羲和问。

        莫远:“寻了个破庙,派了人把手。”

        “去看看。”沈羲和折身上了马车。

        他们的马车才离开驿站不久,莫远就察觉有人跟上,沈羲和掀了车帘对莫远道:“你去告知他们,谁再跟着我,一律对我图谋不轨,视作宵小之徒格杀勿论。”

        沈羲和的威胁十分奏效,很快就无人敢跟随,她随着莫远来到荒废的破庙中,就看到被捆绑着的郡尉,嘴也堵得严实。

        沈羲和睇了个眼神,郡尉就被松开了嘴,他对沈羲和目露凶光:“郡主,你私绑朝廷命官,你可知轻则杖八十,重则徒十年!”

        “郡尉律例学得不错,倒与寻常武官不同。”沈羲和真心夸赞。

        就沈云安和沈岳山而言,军法可以倒背如流,律例看着都能打瞌睡,父子俩如出一辙。

        郡尉怒目而视。

        沈羲和颇有些惋惜地开口:“郡尉掌一郡之军,应当协助过郡守办理了不少私绑之案,竟不知被绑者若是见到了绑匪主谋意味着什么?”

        郡尉不可置信死盯着沈羲和:“你敢——”

        她竟然敢,竟然敢杀他!

        “我这人,不喜杀戮。”沈羲和轻声一叹,“你若乖顺些,不闹到这个地步,我兴许还能把你交给陛下来审讯,但你活够了,非要寻死,我也不好不成全于你。”

        沈羲和话音一落,莫远就亮出了明晃晃的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