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女多男调教性奴np 公车白浆灌满

2022-06-30 14:47:09情感专区
 作为全球第二个向帕杰尼汽车公司订车的贵宾,随后,李晓凡与唐馨怡在荷拉齐奥·帕加尼陪同之下,参观了正在开发中的帕杰尼Zonda风之子样车。  荷拉齐奥·帕加尼

 作为全球第二个向帕杰尼汽车公司订车的贵宾,随后,李晓凡与唐馨怡在荷拉齐奥·帕加尼陪同之下,参观了正在开发中的帕杰尼Zonda风之子样车。

  荷拉齐奥·帕加尼介绍当初他本来想把第一辆帕杰尼超跑取名叫“PaganiFangio帕加尼-范吉奥”,以纪念他生命中的贵人:曾经5度获得F1世界冠军的JuanManuelFangio范吉奥。

  当年正是在范吉奥的介绍之下,荷拉齐奥·帕加尼来到摩德纳城郊的超级跑车生产商兰博基尼公司,从组装工人干起,一直到参与兰博基尼著名的Diablo跑车设计。当他自己出来创业时候,在范吉奥的鼎力相助下,帕加尼顺利获得了德国AMG公司的最顶尖发动机。

  可惜去年这名车神范吉奥已经过世,荷拉齐奥·帕加尼不忍再用前辈名讳,于是当算给自己的首款超跑摘取“安第斯山脉的风”之意,取名Zonda,寓意“风之子”。

  荷拉齐奥·帕加尼说的这个典故李晓凡曾经有所耳闻。

  在试制车间里,正在重新组装经过上路测试后,荷拉齐奥·帕加尼感觉不满意的风之子Zonda样车。

  车间里的第一个工位,主要的汽车机械部件被安装到铬钼合金钢制成的前后副车架上,接着把副车架分别装到碳纤维主车架上。

 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这个制作精美的钢制副车架承载了它必须承载的部件。

  来自德国AMG公司的高科技大排量发动机在铭牌上刻有组装工人的姓名和签名,来自英国的著名赛车变速器供应商Xtrac公司提供的变速器铭牌上还写着Xtrac公司的电话号码。

  位于前后副车架之间的是帕加尼超跑的心脏和灵魂:碳纤维车架。

  荷拉齐奥·帕加尼介绍,目前发动机、变速器、内饰甚至涂装都外包给了摩德纳小镇的高品质供应商,但关键的碳纤维部件都是他们帕加尼汽车公司自己研发的。

  帕加尼超跑的一个最大亮点是荷拉齐奥·帕加尼对碳纤维部件的巧妙构思和精美做工。

 

  前世李晓凡曾经看过一个介绍,帕加尼Zonda的车身外观采用大量的碳纤维制造,车子采用手工打造的方式生产,制作工艺非常的精湛,做工相当完美,一度超过法拉利、兰博基尼等一线品牌的超级跑车,从而得到了很大一批全球超跑土豪的喜爱。

  隔着透明玻璃,荷拉齐奥·帕加尼陪同李晓凡他们来到碳纤维制造车间参观。

  荷拉齐奥·帕加尼介绍,在封闭的洁净室车间里,保持着20℃的精确恒温,以保证预浸碳纤维片材有完美的柔韧性。

  里面的技术工人靠双手把帕加尼超跑身上零部件的每道曲线、每个曲面压入到一个模具中。

  荷拉齐奥·帕加尼介绍也有其他厂家宣称自己的产品是手工打造,但它们的车身板材通常是用机器模压出来的。

  而在帕加尼超跑身上,每一块的“碳纤维肌肉”都是靠手工成形的。

  这个场面让李晓凡想起去的车身制造厂用折弯机给板材塑形……

  荷拉齐奥·帕加尼介绍当下他设计的帕加尼风之子样车差不多大概有250个碳纤维部件。

  试制一套需要大概大约3-4周时间,而其中最大的部件,例如后舱盖和加入铝条进行强化的座舱也就是主车架,每个都需要好几天。

  为了提高应力点的强度,这些关键部件需要多敷上几层经过细心修剪的带状碳纤维。

  因为后舱盖这类部件面积大、形状复杂,而且可能只上清漆不上色漆,要让所有的纤维纹路整齐简直是个需要魔法才能完成的任务。

  荷拉齐奥·帕加尼介绍在车间里面操作的这几位技术工人曾经在法拉利F1车队的碳纤维车间工作,经验丰富娴熟。

  模压完成后,这些碳纤维零部件要放入真空袋中再放置24个小时,然后分批进入巨大的热压罐烘烤,最长的需要10个小时。

  之后这些碳纤维零部件会经过修正、打磨、检验,然后拿出去上漆,最终再安装到样车身上……

  与前世走马观花式的简单参观不同,这次荷拉齐奥·帕加尼亲自陪同进入了帕加尼公司的核心部门参观,让李晓凡与唐馨怡很是震撼。

  怪不得一辆帕加尼超跑价格那么昂贵,它的每一个零部件工艺如此考究,真正体现了“工匠”精神!

  离开帕加尼超跑公司后,驱车前往佛罗伦萨“翡冷翠“的路上,李晓凡接到了一个来自大陆国内的电话。

  “下午好,李总,您现还在意大利吗?”来电的是倪院士。

  “倪院士您好,是的,我们正在去佛罗伦萨的路上……”

  “李总,如果您结束意大利的度假之后,有空的话,请尽快安排时间来一趟北京!”

  “倪院士,有什么好消息吗?”李晓凡惊喜道。

“李总,确实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我回国以后,与北大微电子学研究所的所长王院士碰了个头,向这位明州老乡通报了这次与您一起访美的成果,王院士听了以后非常激动。昨天我们俩一起向电子工业部的相关负责领导作了汇报,领导听了也很兴奋。”

  倪院士继续道:“这位领导他也认同我们的意见,觉得将来从整体开发我们独立自主的“华夏芯”战略意义上考虑,维护熊猫国产EDA系统的竞争力意义重大,您与京城集成电路设计中心BIDC在谈的合资合作计划是非常好的一个项目。他今天已经亲自给京城集成电路设计中心BIDC负责人打过招呼了,让BIDC他们抓紧与你们洽谈具体的合作方案与商务条件。等方案成熟以后,抓紧上报部里审批。”

  “倪院士,太棒了,我明白您的意思。那等过两天结束我的意大利假期之后,我立马改签机票,直飞北京,去找京城集成电路设计中心BIDC总裁王芹生教授他们洽谈合作细节!”

  “嗯,李总,等你把飞北京的时间定下来之后,我和王院士还想与您一起约部里面那位领导再当面汇报一次。这次的美国之行,让我感觉到机遇与挑战并存,时不我待,我们要抓紧时间早日研发出我们国人自己的华夏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