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亚洲欧美另类制服丝袜 宝贝换个地方好不好

2022-06-22 15:07:45情感专区
“这也没办法啊,微特用户里大学本科以上的比例才多少……” 大家马上兴奋起来。 也不怪她们这样的反应。之前疑似韩觉犯罪的视频刚出来的时

    “这也没办法啊,微特用户里大学本科以上的比例才多少……”

    大家马上兴奋起来。

    也不怪她们这样的反应。之前疑似韩觉犯罪的视频刚出来的时候,她们是一声也不敢吭声的。尽管她们一个个十分相信韩觉是无辜的,视频是有问题的,但无凭无据,怎么也说服不了不明真相的路人,反而只会招来厌恶。仅仅是在群里安抚炸锅了的粉丝,就已经十分艰难了,在舆论最激烈的时候劝路人和黑子冷静等真相,无异于自取其辱,自寻死路。

    好在王庆均在《黑镜》播出后发出了呼吁大家冷静等待真相的微特,让一些冷静的声音得到了关注。其中,那条提出了黑客发视频的行为有两个疑点有待观望的微特,成为了理智的火苗,浇灭盲目的冷水,被广泛转发。

    胡霏她们这些人也一下子找到了反击的武器和弹药,因此在今天集结起来,打算有所行动。

    包厢的门口突然被人从外面推进来。

    小池工作室的三巨头带着一帮员工走了进来,打着招呼就把空着的另一桌给坐满了。

    两边都是熟人了,寒暄和点菜交流得十分随意。

    胡霏和小池那边有业务上的往来,就聊起了小池工作室制作的网综。小池十分感谢胡霏这个大恩人大功臣,说:“等会儿我们工作室全体人员都要敬你一杯。”胡霏问:“是一个个过来喝还是一起喝?”小池说为了体现诚意,当然是一个个去敬她酒。胡霏就让他滚。

    小池工作室的这档网综从头到尾点击量和热度都十分喜人,工作室算是顺利转型,小池本人在饭桌上也抛出的一些明星八卦也变得略有可信度,包厢里气氛十分欢快。但谈到这档节目的收尾,小池不免还是有些遗憾。

    “本来想让韩老师做最后一期嘉宾的,结果……”小池叹了一口气,不忍再说下去。

    原本还算不错的气氛一瞬间冷却下来。

    “少来,你明明是打算喊章老师的,而且也邀请不到。”倩倩在一旁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小池的嘴脸,“别摆出一副和韩老师关系很好的样子啊!”

    小池一脸【呃呃啊啊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的表情,让气氛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但刚才小池的遗憾却留在了所有人的心里,勾起了不安。

    因为她们不知道韩觉以后还有没有可能出现在小池的综艺节目里。

    也别说以后了,就是韩觉现在正在出演的综艺,都不确定能不能够保住。

    《章老师的民宿小屋》的王导曾透露过打算把它做成季播节目,每年都拍一次,争取不让韩觉和章依曼这整天想着退休的两口子躲起来。

    然而出了黑客事件后,播放着韩觉生活日常的《民宿小屋》被大批大批的路人网友留言攻击。这次官网沦陷不同于上一次《我们恋爱吧》韩觉只被章依曼的粉丝和路人攻讦,这次韩觉是被来自整个世界的人针对抨击。其中也有波及到章依曼,嘲讽她眼光不好,逼她和韩觉划清界限,怀疑她是否知情却隐瞒不报。到后来导演公开表示“韩觉的为人不会让人失望”后,路人更为愤怒,连带着节目组一起攻击,还要求节目停播下架。

    胡霏她们每次看完一期《民宿小屋》的最新集,每次都要担心自己这次看的是最后一期。也亏得王导仗义、骨头硬,才肯坚持着拒绝妥协,要是换作其他导演,早就捱不住压力认输了。

    “这是第几次了?”小池突然问大家。

    “什么?”大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老韩是第几次被整个网络的恶意针对了?”

    大家沉默。

    韩觉从出道开始,似乎就一直被推上舆论的枪口被世人裁决。即便是复出后,日记门,跨界当导演,旧情曝光,再到现在的黑客事件,前前后后加起来实在太多次了。多到大家几乎要以为韩觉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

    但是这种事怎么可能会习惯呢?

    即便内心自我强大如韩觉,也是会重度抑郁几近轻生的啊。

    胡霏前几天还看到有个叫阿梅的人,写了一篇长文,根据韩觉的作品,分析了韩觉一路以来的心理状态,最后根据那十一首小样里的五首,猜测韩觉曾经不仅仅是有过轻生的念头,他甚至还有过实际的行动。最可疑的地方就是左手的手腕。以韩觉我行我素的个性,文了身却遮遮掩掩从来不展示在镜头前面,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所以我们得有组织,有计划地做点什么才行,”会长清了清嗓子,终于说起这次召集两桌人的目的,“不能让老韩感觉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么糟糕啊。得让他知道,他的存在,多多少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改变。而这个改变,需要靠我们这些粉丝来体现。”

    “啊?”倩倩惊讶道:“韩老师不是说过,让我们不要搞这些多余的事吗……”

    会长笑了笑,说:“那老韩也说过,让我们独立思考,不要全听他的话,对吧?”

    “你们真是……”小夏理了理发型,虽然摇着头,脸上表情却表面她很感兴趣。

    “我们要做的,和网上那些小孩的控评操作是不一样的。”会长擦了擦嘴,讲起了她的打算。

    她们接下来要做的,也是买热搜,买头条,买通稿,靠人海战术,但这和饭圈里面颠倒黑白的那一套很不一样。饭圈思维就是站队思维,非黑即白思维。而她们并不打算让人们凭一条微特就相信韩觉是无辜的,她们只是想呼吁对于真相的冷静判断,让人们警惕那些非正常的狂热情绪,在评判一件事之前,至少看过事情全貌后,再以冷静的情绪评判,不要被民意裹挟,人多不是正义。一切谩骂,等真相出来再抨击韩觉也不迟。如果证据确凿韩觉是个禽兽,那她们到时候肯定跟着一起批判。

    毕竟,韩觉曾跟她们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犯了什么错,希望你们能毫不留情地厌恶我,痛骂我。如果你们在看过了真相后还盲目地维护我,我会非常失望。】

    “所以,不吵架,不站队,不洗白,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是希望人们再等一等,等到冷静下来,等到真相出来,再做评判。”会长总结了这次行动的方针。

    小池他们听完之后默默点头,表示会配合行动。

    任务分配完毕后,会长起身,战前动员一般举起酒杯,伫立良久,慢慢开口:“我本来想代表老韩谢谢各位,但老韩很讨厌被代表。他讨厌粉丝动不动就在网上代表他谢这个谢那个,还说我们又不是他的经纪人,真是瞎操心。”

    大家笑了起来。

    “所以我接下来这声谢谢,是感谢大家陪我完成这个想法。毕竟接下来是要和【我也是】运动的副作用对抗,和资本对抗,说得再自大点,我们是在为网络上的理性讨论争取空间,要和那些狭隘的、抱有偏见的、民智未开的群体做对抗。这个过程注定会很难很难。但我是老韩的粉丝,我喜欢他这么多年,不只是喜欢他的外表和才华而已。他让我在这个年纪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我现在想要力所能及地做点什么。你们肯陪我这么乱来,真的很感谢你们。”

    “干杯!”会长举杯。

    “干杯!”其他人也站起来。

    胡霏默默举杯。她是做传媒的,知道会长后一段说的内容到底有多不可实现。毕竟理想国永远不存在,民意和资本都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庞然大物。

    但她依然忍不住参与进来,因为她没法眼睁睁看着韩觉被这场狂欢献祭。改变互联网理性讨论的空间、净化戾气什么的,对她来说太过伟大,她只是单纯想拯救韩觉而已。

华夏互联网上,呼吁大伙儿冷静吃瓜的微特近两天突然多了很多,那条【两个疑点,两问黑客】的微特也突然被热烈讨论,在热搜榜里徘徊不下,长时间置顶在微特头条。即便远在美利坚,社交网上也有很多大V在讨论韩觉,讨论这件事的后续走向,朋友圈里也冒出了大量自媒体炮制的,诸如【看到华夏人都在骂韩觉,美利坚人民笑了】的爆款文章……

    本杰明知道,这些都是来自韩觉团队的反击。

    而这些反击其实都是针对而来他的,因为他就是一手导演着把韩觉逼进死路的黑客。

    本杰明再一次看了看,【两个疑点,两问黑客】,有些郁闷。竟然没能一下子把韩觉闷棍打死,反而扑腾出了一些声势。这要是放在美利坚,哪有机会让韩觉喘气,哪有机会让【两个疑点】的微特上到热搜。

    华夏人真是麻烦啊。本杰明在心里抱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