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撕开乳罩揉捏奶头动态图 她用鞋底碾压着我的头

2022-06-22 15:06:35情感专区
洗完碗,顾凡挽下袖子走去制作室。每天早餐后是韩觉练琴或者练声的时间,他也跟着一起。这些天他目睹韩觉写了不少音乐,效率惊人,常常聊到某个句子或者某个词,韩觉就能哼出一段

    洗完碗,顾凡挽下袖子走去制作室。每天早餐后是韩觉练琴或者练声的时间,他也跟着一起。这些天他目睹韩觉写了不少音乐,效率惊人,常常聊到某个句子或者某个词,韩觉就能哼出一段旋律,甚至一整首曲。

    顾凡打开门走进暗红墙面的制作室,一眼就看到韩觉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又或者说,在凝视墙上的一幅画。

    韩觉眼前在看的那副被叫作《麦田上的乌鸦》的油画,是顾凡去年托人在欧洲买来送给韩觉的生日礼物。顾凡还记得画家是一个不知名的画家,因此托了很多人、费了不少的力气才在法兰西的一家古董店里买到。

    顾凡对油画的研究不深,评判不出画的好坏,但凭着韩觉的喜爱和裴清的肯定,他也能知道这是一副好画。

    画上是阴沉的黑夜,和大面积的金灿灿的麦田,三条小径把麦田分成两半。色彩对比极其强烈,密集的短而硬直的笔触,布满整幅画,让人盯着会有一种压抑的颤动感。

    “他们怎么评价我的歌和电影,我其实真的不太放心上。被热爱也好,被嫌弃也好,至少它们都被这个世界的很多人看到了,之后是成为一些人人生的养分,还是成为一些人厌恶的垃圾,都是它们的宿命。”

    顾凡沉默没有说话。

    “而且,比起这个人,”韩觉目光直直地盯着墙上的画,“我已经幸运很多了。”

    话一讲完,韩觉那放在琴键上的双手就动了起来。一段如冬夜星空般孤寂的旋律倾淌而出,他轻声哼唱道:

    【被人嫌怪被人辞退

    被情人骗去绝望迫感情

    傻到留下耳朵给情人做装饰的怪客

    谁受过怕感动还是觉得惊吓

    苦恋之痛全被抹杀……】

    顾凡对此见怪不怪,明白是眼前这幅画以及这幅画的画家给了韩觉创作的灵感。

    原本在这种时候,他都是不会出声打扰的,唯恐打扰到音乐人的创作,但韩觉就很不一样,和顾凡之前认识的所有音乐人都不一样。韩觉经常是一气呵成地创作,写完一首就是一首,然而,如果创作途中有了停顿,则说明遇到了阻碍,让他一个人想也行,但跟有效率的是跟他聊天,聊着聊着,才有可能碰撞出新的火花。

    所以,当韩觉唱完一段后停下来,只让琴声继续响着,继续漫游似的在寻找着灵感的时候,顾凡等了一会儿,就问这个画家:“他叫什么?”他忘了画家的名字。

    韩觉眼帘低垂,轻声答道:“梵高。”

    灵感找到了。

    轻轻哼起的歌声继续:

    【你听过梵高吧值几多百

    他那人格难剖白


 

    求存人人明白

    看他有权乱去画

    也许口袋也不致一片空白……】

    “如果真要说,我自己的作品不是歌,也不是电影。我真正的作品是我这一生。”又一段停歇后,韩觉边弹边对顾凡说,“这么说有点奇怪,你把它当成传记电影就很好理解。我这一生的经历是作品的主线,歌曲和影片是其中的亮点,只是点缀。”

    顾凡理解了。他觉得的确如此。韩觉的一生足够跌宕,从幼时到现在,苦难持续地纠缠着他,偶尔见好,却又马上跌堕,好像命运青睐于他却又玩弄着他。一夜成名,次年堕落,低谷消沉,惊艳复出,步入巅峰,遭人陷害……这起起落落起起落落,说是传奇也不为过。每个传奇都意味着不可复制。如果把韩觉这一生的经历影视化,绝对算得上精彩。但还不够,传奇的结局不能停在【遭人陷害,黯然隐退】!

    面对陷害,现在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网上王庆均点燃了一撮火苗,其他支持韩觉的明星和理智清醒的人一起护着这簇火苗,加火壮大。老董事长、章耀辉在幕后挡住落井下石的黑手,关溢和贾伦斯准备去美利坚将罪魁祸首抓住。

    【遭人陷害】的后面,绝对不可以是【黯然隐退】!

    “如果你的一生就是作品,那这个作品会是最传奇的作品,”顾凡目光炯炯地看着韩觉,“既然是传奇作品,那结尾可不能停留在这里啊。”

    “传奇的结局啊……”韩觉眼神恍惚:“当然不会停在这里。这样我的作品就太不精彩了。”说完,他把视线看向了《麦田上的乌鸦》,仿佛在望向真正的传奇。

    【卖完又买卖完又买

    凭谁定价凭卖艺讨生活

    谁会沦落似这精神病院

    关起的过客

    难活到了不惑

    留下了他风格

    很想清醒无奈病发……】

    顾凡高兴地起身,说要去冲杯咖啡。

    韩觉也要了一杯。他弹着琴,把刚才想到的这首《画意》的曲子完整地记录下来,同时也把想到的歌词写下来。

    离开制作室的顾凡,没有注意到韩觉在写到【很想清醒无奈病发】的时候,韩觉思索片刻,慢慢将这句划掉,改成了【拿起手枪然后自杀】。

    “喵~”爬在桌上休息的情人节扭过头来,用尾巴扫了扫韩觉的手,对他轻轻地喵了一声。

“州长,他们已经到路口了,三分钟后抵达这里。”

    秘书转头提醒着对坐在车后座的州长。

    弗兰西斯从胸腔深处应了一声,然后低头看了看时间,觉得自己是时候出去了。

    弗兰西斯从车里出来,在人群的前方站定,仿佛在这里已经站了很久。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影城的大门,【火种影视基地】。

    作为一州的州长,弗兰西斯每分钟都极其宝贵,但今天要见的客人不仅来自华夏来,并且是身后这座大型影城的老板,是拥有跨国企业的神秘大资本家,后续的投资项目更是涉及百亿以上,弗兰西斯把整个下午的时间都留了出来,进行招待。

    他还听说,客人当中,还有韩觉工作室的经理,同时也是韩觉的经纪人,【火种】总公司代表团的负责人。

    弗兰西斯知道韩觉,他听过韩觉的歌,也陪儿子女儿一起看过韩觉的电影,韩觉那首《California Dreamin"》更是每次加州人的必会曲目。因为韩觉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致力于推广美利坚的音乐和电影,因此整个美利坚人民对韩觉都有着不浅的好感,他也不例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韩觉将在今年五月份成为美利坚旅游大使。

    只不过随着三月初发生的那件事,这个板上钉钉的事一下子变得不确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