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大山里疯狂伦交 惩罚灌满用玉势堵住

2022-06-22 15:05:31情感专区
【现在网上要人站队的风气十分盛行,我也被逼问到要站哪里。我其实哪边都不想站,我只想站在真相这边。如果韩觉真的犯罪了,那就走法律程序,由法律来定夺。但在真相出来之前就因为

【现在网上要人站队的风气十分盛行,我也被逼问到要站哪里。我其实哪边都不想站,我只想站在真相这边。如果韩觉真的犯罪了,那就走法律程序,由法律来定夺。但在真相出来之前就因为道听途说而群起攻之,这恶劣的行径和犯罪也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也只是混进了人群一起犯罪,法不责众而已。

    如果韩觉是无辜的,那么我们所有人都被耍了。就像《黑镜》里的这样,我们都被利用了,被绑架了,被玩弄了。

    当初有人问我《黑镜》是一部什么类型的剧集,我当时对剧集的定义还不清晰,所以用了个玩笑含糊过去。因为这样的剧集此前从未出现,内容荒诞可笑,但稍一思索便让人感到可怕。现在我可以确定了,这是一部寓言剧。

    现在同样的事情发生,我们是坐看影片变成现实,成为愚蠢的庸众之一。还是追求真相,成为清醒的人?

    所以,不要让《黑镜》成为现实。

    在真相出来前,我不批判,不支持,不站队。多数时候过于激烈的情绪,都无助于话题的探讨和交流。

    任何时候我们都应该记住,假如恶势力在全世界获胜,要被追究的首先不是恶方的驯服执行者,而是善方的清醒服务者。】

    王庆均的这番发言,使他就像一面旗帜,在混乱的、非理智的舆论环境里,以《黑镜》为薪,点燃了一撮火苗。

    他让那些在混乱无序的环境里迷了路的人,像是找到了方向,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往火苗这里靠拢。

    他想告诉世人,这个社会不会像影片里那么糟糕。

    【不要让《黑镜》成为现实……】阿梅在心里默念了一声,突然下定了决心,珍而重之地把废稿放进包里,然后推开椅子,大踏步走到副主编身前。

    副主编提了提眼镜,问:“怎么?写好了?”

    阿梅能感觉到除了眼前的副主编,其他同事的视线也聚集在她身上。阿梅涨红了脸,几乎要落荒而逃,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坚定而又清晰地说出了自己想说的:

    “我,我要辞职……!”

王庆均的微特像是一股清泉注入了浑浊的污水,哪怕最终改变不了整个水池的环境,但至少水池里那些忍受不了污秽的生物们,会往清水激荡的地方跑。

    【在一堆投机站队的明星里,王庆均竟然站出来说了这么客观中立的话,我是真的没有想到。】

    【看到王庆均顶着自己的头像发维特,差点以为《黑镜》还没结束,首相的戏份延伸到了戏外。但是再仔细一想,我们现在可不就在戏里么……看完了《黑镜》再来看最近韩觉发生的这些事,感觉真的不一样了。就是不知道现实中的结局会不会跟戏里的一样可悲。】

    【真正让我快吐的画面,不是首相干猪的部分,而是最后观众脸上的表情和嘴脸,让我差点吐出来……】

    【那个“我也是”运动进行到现在其实有些过火了,实在太容易被人利用了。大家现在应该冷静一点,把情绪先放一放,关注真相!】

    【现在终于有了一点讨论的空间,大家不妨冷静下来,不要听黑客说了什么,而是看黑客做了什么。

    黑客发了视频。而这里面有两个疑点。

    第一,整个画面几乎都是马赛克,甚至背景也有马赛克。

    如果只是在关键的地方添加了马赛克,那可以说黑客是为了保护广大青少年心身健康、避免部分人群兴奋、保护受害者隐私,所以自己做了后期,添加了马赛克。那么这是好的。但黑客在背景里也添加了大面积的马赛克,这就未免有些多余了。如果有能证明韩觉身份的东西,岂不是更好?哪怕没有,大家认出来犯罪的地点,调出监控,搜集证据,钉死韩觉也很好啊。所以为什么要在这些地方打码呢?为什么要隐去这些信息,阻碍人们对事件的求证呢?

    如果黑客真的是出于正义感而公布韩觉的“真面目”,那么,他大可以把没有马赛克的原视频递交给警方,让警方寻找关键性证据,再找出受害者,进而让受害者指认韩觉,让韩觉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但黑客没有这么做。

    第二,黑客在发了一个有疑点的视频后,之后就再没出声。

    警方已经说了,韩觉的私人电脑经过物理隔离处理,而且没有被入侵的痕迹,不是黑客所说的目标电脑。所以,假设——注意是假设,假设韩觉除了被警方带走的那台电脑外,还有一台更隐秘的、专门保存坏事的电脑,那么,这样的一台电脑,里面保存的东西,难道仅仅只有一条视频吗?其他的呢?

    鉴于黑客之前入侵韩觉工作室的电脑,盗取专辑素材的同时,顺便还盗了五首歌的举动来看,说明这个黑客是个技术高超、眼力十足、胃口不小的人。那么这次光顾韩觉的私人电脑,不知道有没有顺手带走其他的东西。比如韩觉犯罪的其他证据、未发表的歌、甚至日常的露脸视频……总之什么都行,希望黑客能够发出来,既能证明他入侵的确实是韩觉的电脑,也能再多一条证据钉死韩觉。但黑客没有这么做,他彻底不说话了。】

    【黑客呢?快出来说句话啊!再不用新证据锤韩觉的话,韩觉就要洗清罪名了!】

    【……】

    《黑镜》第一集结束后,网上反响很大。尽管韩觉早就说过电影就是电影,承载不了现实,但是最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人看完《黑镜》后很难不把它和现实结合到一起。尤其韩觉不肯发声,很多人就把《黑镜》当成了韩觉的自辩。于是一些人冷静下来了,等待真相,另一些人则感觉自己被韩觉借影片骂了,纷纷跑来发泄。

    这些人大多数是胡搅蛮缠,骂的话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站不住脚,他们对真相并不在乎,不是蠢就是坏,根本没法与之对话。

    “都是傻子,被当了免费水军都不知道。祈祷傻子开窍和希望死人复生没什么区别。”关溢合上平板,拿过夏原给他倒的茶水,喝了一口,“想要通过逻辑去辩明一个道理,说服已经预设了立场的对手,几乎不可能做到。而且很多人只是在享受打倒一个比自己社会地位高的人所带来的快感。”

    “你现在说话怎么跟章耀辉一样了?”在他对面沙发坐下的夏原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你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关溢问。

    “当然是损你,”夏原毫不遮掩地表达了她的鄙夷,“你们那个张近山已经够像章耀辉了,你如果也跟着像,你们工作室干脆叫章耀辉工作室得了。你们认识的业界大佬是不是过于贫乏了,所以只能照着章耀辉来学?”

    关溢感觉自己有一种和以前的韩觉对话的感觉,很想打人。

    “《黑镜》你看了没?”夏原换了个话题。

    关溢点头,但随即心生一股无力。

    他和韩觉合作已久,作品的品质全由韩觉自己把控,他只负责处理事务,对一首歌一部电影的好坏品鉴并无把握,但在看过《黑镜》之后,在看看网上的口碑,他明确知道现在对《黑镜》的评价有失偏颇,很不公正。

    《黑镜》播出后网上一片讨论,反响很大,但这个反响不全是好的。微特上和《黑镜》有关的热搜是——【《黑镜》惨败】、【韩觉新作令人倒胃口】、【影视业内无人夸赞《黑镜》】……

    第一集放完后,网上评分就开放了。一些观众迫不及待地送上了好评。

    【在上一部《暗网》探索了广度之后,韩觉这次探索深度,终于加入了自己的思考。第一集探讨了媒介的力量,公众的意愿,以及科技进步带来的人性放大,精彩,期待其他几集。当然更精彩的是,这不是寓言,而是预言。人心失范加剧社会失范,无受害犯罪者的狂欢的日子,几乎正在上演。】

    【你敢说你没有想看首相干猪吗?】

    【这个分数……太无语了。换在平时上映,《黑镜》可能就往9分冲了。但除去内容,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和内容交互,《黑镜》变得更伟大了,超出了一个作品的意义,它将成为一个符号。所以也不知道该说它幸运,还是还说它不幸了。】

    【年度惊喜。因为最近的那件事,本来没打算看韩觉的片子,但身边有朋友因为这部片子产生了争议,特意过来看看,看完后像是被及时泼了盆冷水,真的冷静下来了……静等真相,在此之前不该盲目。】

    【……】

    有人专注夸赞内容,有人为它的低分伸冤,说它“生不逢时”,也有人因剧情而多了些思考,开始冷静看待最近发生在韩觉身上的事。

    但人类的偏见和盲目是世界上最顽固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消除。

    评分留言里大片大片负面的声音。

    【讽刺得过于表面,只是浅浅地刺了一下,所以只能靠就干猪来吸引话题】

    【不过尔尔,过分渲染了人性里的恶,这种姿态过于清高,美利坚那些观众看完应该会高潮】

    【太恶心了!】

    【给韩觉跪了!大师!绝对是大师!!韩觉早在去年就知道自己一年后有此一劫,所以早早拍好了自我辩解的视频,一句话总结——“媒体在害我!群众都是傻比!”跪求韩大师帮我算一卦!】

    【……】

    给《黑镜》打五星的和打一星的用户正在拉锯,评分目前是5.2分,可谓是韩觉作品里分数最低的一部。

    如果是在平时,早就有大堆业内人士为之申辩,但偏偏韩觉现在处于风口浪尖,影视行业只得集体沉默。

    有些电影公司甚至对眼前的这股浪潮推波助澜,恶意营销,让负面评价登上热搜,巴不得《黑镜》、韩觉和【火种】就此毁掉。

    影评人里除了几个头铁的真心热爱影视的会哀叹或愤怒,说《黑镜》值得更高的分数,其余的影评人也都用词含糊,说些“见仁见智”的话哄粉丝开心。

    一些媒体小报甚至肆意曲解《黑镜》,硬生生把内容联系到韩觉个人,说影片里首相干了猪,由此可见韩觉性观念之变.态,因此韩觉是个变.态,做出畜生一样的事也就不奇怪了。

    【云端】倒是挣了个盆满钵满,顺带着大大扬名,从一个不死不活的视频平台,一跃到全网知名,不知省去了多少宣传费用。

    【云端】那边的负责人今天早上也来汇报了成绩,说数据特别好。当然好了,真正处于暴风眼的是韩觉,【云端】的主业说到底还是提供内容。捱过最初的质疑之后,等到《黑镜》上线用实力征服影迷,把流量留住,实打实的收益完全可以让任何一个高层都对任何抵制充耳不闻。

    【云端】的负责人还亲自打电话给夏原,问韩觉有没有拍摄第二季《黑镜》的想法,只要韩觉有这个意向,立马就可以签约续订第二季。价钱方面也丝毫折扣不打,五亿。

    比起其他和韩觉合作的代言品牌,【云端】和它背后的【祥云】的举动可谓有情有义。


 

    最近抨击和抵制韩觉的风潮盛行,在作品之外,韩觉的代言也都受到了影响。

    鲸落,指鲸鱼死后,尸体沉入海底,并在此过程中形成的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成就其他生物。韩觉这头蓝鲸即将倒下,圈内不少势力就盯着了韩觉的“营养”,纷纷暗中出力,纵容网上的暴力,试图在韩觉倒下后占据他的代言。如今所有韩觉代言的产品的品牌都遭了殃,官方微特和官网的留言区被轰炸,网络店铺上被有组织地打差评。一些品牌方受不了压力,只得战略性地撤下了韩觉的代言。

    最终也只有【祥云】和【红色】和另外寥寥几个顶级的品牌“反应迟钝”,依然用着韩觉的肖像。这其中当然无关交情。除了来自大品牌底气,还因为他们上层人脉广,掌握的消息更多,知道那个视频不足为信,韩觉被人陷害,目前准备反击,因此不妨再等上一等。资本市场冷酷无情,一切以利益为尊。它们的“迟钝”其实是押注,这些品牌方在押韩觉能熬过这场风波,就算最后熬不过了那也是韩觉这边违约赔钱,怎么都亏不了。

    最有情有义的,还得数韩觉复出后接的第一个代言——洗碗机。品牌方的老板一直坚定地支持韩觉是无辜的,搞打折活动支援,跟网络暴民抗争,说“韩老师和章老师的爱情做不得假!”,一番拳拳之心很值得铭记。

    “《黑镜》评分低归低,但注定是经典,十几二十年之后会有人帮它翻案的。”夏原手里把玩着一颗水晶球,仿佛是占卜小店的神婆。

    关溢不置可否,他不喜欢这种迟到的正义。

    夏原也无意纠结《黑镜》评分的问题,她搓着水晶球,问关溢:“王庆均这人有点意思。他那条微特你看了没有?”

    “看了。”关溢昨天晚上就看了。

    关溢实在没想到王庆均会发这样的微特。

    在和韩觉合作过的演员们被舆论逼迫站队的时候,关溢就预想过这些人调头反戈的情景。他和韩觉一样,悲观地设想过最坏的局面,因此也不指望这些交情不深的人能说出什么支持的话来,觉得这时候能闭嘴不落井下石的,都可以算是有良心的了。然而真正有良心的还是那么几个,甚至还有一些人两头讨好,对外说了“决定把片酬捐给儿童保护基金”之后,私下里又打来电话,解释他其实是相信韩觉是无辜的,但是经纪人强硬要求他必须站到韩觉的对面,他实在没有办法,尤其是最近他有个奖项被提名了,出来说这番话能够增大得奖的可能性。巴拉巴拉巴拉,末了还请求韩觉这边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理解你个头啊。

    关溢觉得韩觉这次渡过危机后再拍电影,绝对不要再和这些反骨仔合作了。

    王庆均这样的人倒是以后可以多有来往。

    王庆均没有“反骨”,很让关溢感到意外。他之前看王庆均不顺眼,觉得王庆均只是个投机取巧者,最擅长的不是演戏,是拍马屁,在片场嘻嘻哈哈见到谁都要送张名片。没想到在这次的风波里,最后竟是王庆均的骨头最硬,昨天那条微特的内容可谓雪中送炭,在一片反对的舆论浪潮里撕了个口子,让张近山他们找到了突破口。

    因为王庆均的发言,引起了舆论的局部变化,张近山负责的公关团队迅速跟上,试图把一个小口子扩大到整个风势,虽然不容易,但是个机会。

    其实顾凡他们那群韩觉的好友也发过类似呼吁冷静的话,但都没达到这样的效果。这个时候《黑镜》上线,万人抵制,抵制不掉,视线天然就集中在这里,王庆均作为片子里的倒霉首相,他的那番微特发言使人一下子感觉还在戏里,令人强烈地想改变些什么,以证明自己不会像影片里的群众那么愚蠢,证明自己不可能被一个绑匪耍得团团转。

    至于这个局部的变化,在未来会带来更大的变化,又或者这些声音响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销声匿迹在角落,这些都不是关溢负责的部分,他也并不准备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就像《黑镜》里首相团队干的那样,有人找替身演员,有人准备抓捕绑匪。他们作为韩觉的团队,也要进行多手准备。工作室那边,张近山负责公关,而他负责去抓捕黑客。

    “所以黑客调查得怎么样了?”夏原问关溢。

    “是个团队,有三个人,两个在华夏,不过都是喽啰,主要的那个在美利坚。”关溢回答,华夏网警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在华夏的那两个已经逮捕了,至于剩下的那个主谋,则通过章依曼的师父谭念,找人在国际刑警组织进行交涉,准备美利坚协助,进行联合抓捕。

    “所以你过来拉上贾伦斯一起去美利坚,是准备在那边使劲,推进联合抓捕?”夏原扬扬眉。

    关溢点点头。他这次做客【火种】,就是想拉上贾伦斯这个美利坚人一起去美利坚,借用贾伦斯和【火种】在那边的官方关系,推动事情。尽管谭念和王植的一些朋友在华夏这边推动,抓捕行动也只是时间问题,但现在这种情况,最宝贵的就是时间,而留给韩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韩觉去不去呢?”夏原问关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