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将双手绑在床头惩罚h 好爽好大再深点高H古代

2022-06-22 15:03:59情感专区
首页《黑镜》海报上倒计时的小框框已经消失了,画面一干二净,诱人直接点进去。 王庆均演了这么多部戏,有的演完就过去了,上映后不会去看自己的表现,有的则掰着手指焦急地盼着上

首页《黑镜》海报上倒计时的小框框已经消失了,画面一干二净,诱人直接点进去。

    王庆均演了这么多部戏,有的演完就过去了,上映后不会去看自己的表现,有的则掰着手指焦急地盼着上映,仔细看、反复看自己的表现。《黑镜》不同于他之前出演过的其他作品。按照韩觉的能力,他对自己参演的作品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如何,是非常期待的。但现在处于事件舆论中,他明确知道这部作品是要被毁掉的,所以他在里面演得越好,事后只会越感到可惜,感觉还不如不看。心里十分矛盾。

    王庆均颤颤巍巍地点了海报进去,结果画面似怕观众反悔,直接且不由分说地跳转到了第一集的播放界面。

    影片的开头没有【火种】,而是《黑镜》海报的由来——原本好好的【黑镜】二字,当场碎裂,碎成和海报里一样的画面。

    片头之后直接开始内容播放。

    然后王庆均就看到了他饰演的首相,在一个深沉的夜晚,于安睡中被电话声唤醒。电话的声音天然就有一种急切感,催人不安,在半夜响起,更代表了一种未知的、突发的恐怖正在发生。

    首相从床上坐起,一脸凝重地接起电话,怀着疑惑下楼。这一集的标题——【国歌】见缝插针的出现了一会儿后,下一秒,画面里就出现了几台电脑,电脑里播放着一个视频,里面是一个脸上带伤的女人,凄凄切切地正在哭喊。她被绑架了。

    镜头回到首相的脸上,幽蓝的荧光照在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不断晃动的镜头体现了他此时的内心并不平静。

    视频来自绑匪,被视频里被绑架了的女人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公主是皇室的人,而皇室代表了国家的脸面,所有事关国家颜面的事情都是大事。公主被绑架了,这等于是对这个国家扇耳刮子。

    视频里,公主按照绑匪的要求,啜泣着念出了绑匪解放人质的条件。条件很简单,和首相有关,只有首相能够救得了公主的性命——下午四点,首相必须在全国所有电视频道和网络里,真实且完整地和一只猪发生关系。

    影片放到这里,时长已经过去五分钟了,非会员可试看的内容刚好到此为止。在这短短的五分钟里,韩觉作为导演,真是一秒钟也没浪费地交代了故事的起因,全程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还留下了一个荒诞但极其勾人的悬念——故事的最后,首相到底会不会真的干了猪?

    王庆均虽然早早读过剧本知道了结局,但此时看着成品,情绪还是全程被牵着走。从剪辑节奏,到氛围营造,王庆均不得不感慨,韩觉在讲故事这方面的本领,放到业内都是极其出众的。从《时空恋旅人》到《暗网》再到现在这个《黑镜》,韩觉专业水平的成长是非常明显的。也因此圈子里的人虽然不信韩觉是无辜的,但还是忍不住要来看韩觉的作品。

    当然,他在里面饰演的首相,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首相微胖,肚子顶出睡袍,谢顶,穿袜子睡觉,一个从政多年终于熬到最高位置的倒霉蛋,结果突然遭遇莫名其妙的突发事件和荒诞要求,整个茫然的眼神和不知所措的脸部肌肉颤动,简直棒极了。王庆均看着自己的表现,得意和遗憾的情绪在心里交替沸腾。

    王庆均一边苦着脸感慨惋惜,一边又迫不及待地充值了【云端】的会员,继续往下看。

    首相听完解放人质的要求后,坐在原地,久久地难以消化。而首相四周的同僚们只是一脸平静——也可以说是冷漠——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注定被牺牲的祭品。

    首相先是怀疑视频的真实性,被通知说视频是绝对真实后,首相基于【绝不向恐怖分子妥协】的原则,强烈地表示了反对。他要人封锁消息,但手下说封锁不了,因为视频最早就在视频网站上被发出来。首相要人删了视频,但手下说,视频已经被人下载并不断传播,删的速度赶不上复制传播的速度。首相几乎要晕过去,咒骂上一句:“去他妈的互联网!”

    天亮以后,人们醒来,所有人都从网上看到了公主被绑架的视频,这意味着,所有人都知道了首相只有干猪才可以挽救回公主性命这一荒诞的事情。

    ……

    ……

    魔都,某杂志社。

    此时时间已经凌晨,但新媒体部门灯光依然通明彻亮,还在加班工作。


 

    这里的一切和白天没什么区别。工作区烟雾缭绕,有人闷头抽烟憋稿,有人抓住了灵感把键盘敲得咔咔作响,有人在打电话,有人在狠狠教训手下,有人在被上司狠狠教训。

    “让你从韩觉采访里找可以用的句子,不是让你做摘抄!也不是让你分析这个人,这个人不用你分析!更不是让你写特稿!听不听得懂啊?”

    副主编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说一句就指一下,几乎要戳到阿妹的脑袋上来。阿梅很担心自己的头发会被烟点着。

    桌子上突然响起的手机挽救了阿梅的头发,副主编看了看手机,没接,抬起头挥手招来一个人,指了指阿梅,吩咐道:“你教教这个实习生!”最后又跟阿梅讲了句:“再写不好你就滚吧!”

    副主编拿着手机走到了远处去接听。

    阿梅看着副主编的背影,感觉长久以来某种坚持的东西也将随之远去了。她收起被留在桌上的废稿,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坚持了。

    被指派给她的前辈对眼前这样的情况并不陌生,挠挠头皮,把油成一缕缕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露出更油的额头,问阿梅是什么地方遇到了问题。

    阿梅把事情一讲,前辈笑了笑,开始指点迷津。

    说白了就是放下良心,截取韩觉以前说过的话断章取义,望文生义,挑起民众的情绪,火上浇油,怎么吸引流量就怎么写。

    阿梅是个新闻专业的毕业生,尚且还没把职业操守摒弃,面对前辈的这番教诲,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前辈之所以是前辈,就是因为他很早就经历过阿梅眼下正在经历的事情。他对此也不嘲笑,只是略带沧桑地说,其他媒体同行也是这样的,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的,好好写报道的就那么几家,活得也很难,因为跟不上热点。在新媒体上写报道和在传统媒体上写是不一样的,想要在这边存活,就得适应这边的规则。“而且你脸皮这么薄,这样可不适合当记者啊。”

    阿梅缩着肩膀,微不可闻地嗫嚅了一句:“嗯……”

    前辈拿起桌上的稿件,说:“这些我帮你审一审,你就……去按照《黑镜》准备一份稿吧。本来要写《黑镜》那个人住院了,现在你来写。知道怎么写的吧?”

    “啊……”然后不等阿梅回答,前辈就先交代了起来:

    “还是往那件事情上靠。如果里面出现了未成年的角色,你就写韩觉潜意识如何如何。如果出现了什么吸引眼球的劲爆的台词,你就把它们挑出来另作解读。总之就是挑三观的毛病,上纲上线。对了,别写成影评啊。”

    前辈说完转身就走了。

    阿梅挽留的声音才刚挤出喉咙,就立刻消散在了嘈杂的环境里。

    阿梅抿着嘴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听到有人在放韩觉的歌曲,用于提神。她觉得讽刺,这里的人享受着韩觉的音乐,工作却是趴在韩觉的伤口上吸血,一个伤口不够就另外再凿出一道伤口。

    她对此什么也做不了,所有想法只能默默埋藏在心里,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

    阿梅在自己的椅子坐下,揉了揉脸,准备了本子,打开《黑镜》准备工作。她也是爱好看电影电视剧的人,原本也打算忙过这一阵子之后看看《黑镜》,却没想到现在可以为了工作而看。但是爱好变成了工作,心情都变得很不一样,毫无观影体验可言。

    从播放后的第一秒起,阿梅就瞪大了眼睛使劲盯着台词和画面,企图找出副主编想要的东西。然而看着看着,五分钟过去,绑匪的要求出来后,阿梅很快就抛掉了工作的念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故事当中。

    阿梅爽快地充了值成为【云端】会员,也不在乎这钱能不能报销,迫切地继续往下看。

    故事里,天亮以后所有人都通过网络看到了绑匪的要求,所有人都知道了如果想要公主安全,首相只能在下午四点直播干猪。

    有一家媒体的主编尚有节操,坚守着不愿报道视频。然而转眼间,其他电视台和媒体已经报道了这件事,如此一来,主编的坚守顿时就成了累赘,在手下们玩味的眼神里,主编也难以再坚持了。

    阿梅看到这里,一下子坐立难安起来。感觉屏幕里的所有事,其实在现实中都正在发生。

    屏幕里,媒体正式报道公主被绑架的事件后,观看报道的观众反应不一。有的平静旁观觉得事不关己;有的幸灾乐祸觉得无聊的生活多了点乐子;有的人面对采访,表示任何人都不该在这种情况下被迫承受羞辱;有的人觉得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糟糕的事情真的发生,他们绝对不看……这时候民意调查,只有28%的人觉得首相应该按照劫匪说的去做。总体而言,群众情绪理智尚存,都还不算激烈。网上和电视里还留有讨论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