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睁眼看看镜子里的你多美 高龄老妇乱春小说

2022-06-22 15:03:16情感专区
“张芸,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生意都是你开的?” “虎城,是我开的。你听我给你解释,是这么回事儿。当年我下岗,非常困难,于是丹宁就叫我来这里……。&

“张芸,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生意都是你开的?”

    “虎城,是我开的。你听我给你解释,是这么回事儿。当年我下岗,非常困难,于是丹宁就叫我来这里……。”

    “丹宁出殡那天,我也去了。不好意思见你,就没敢露面,你也没注意到我。”

    “这些年,我的生意渐渐好了起来,我也想给你们钱。但是丹宁说你们不差这几个钱,就一直没要。”

    “如果你要收回去,我今天就给腾出来。如果你要钱,我也可以给你钱。你想怎么办都行。”

    提到于丹宁,李虎城心里不禁一阵痛。

    他立刻相信了张芸的话。

    这种事情,也就只有于丹宁才能做出来。

    “既然是丹宁的意思,你就好好干吧,别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我也不差你这几个钱,不用你交了。”

    “对了,这个老吴怎么会在这里?”

    “打杂的,丹宁的母亲送来的。如果你不愿意,我就打发他走。”

    “算了,留下吧。告诉他好好干,别辜负了我妈的心意。”

    “谢谢你,进去喝杯茶吧。”

    “不了,我还有事,我走了。”

    李虎城上车,开车离去。

 王庆均年轻的时候赶上了好时代,也就是流量演员大行其道的时代。

    王庆均模特出道,中途转型演员,因为有着一张不俗的皮囊和不错的人气,轻易就挣得了大把大把的钱。那时拍戏也不难,对演技的要求不高,对时间的要求很高。最疯狂的时候,他同时接下三本剧本,轧三场戏。来不及出场就用替身、来不及记台词就对口型、分身乏术赶不上拍摄就用后期拼接……他没想过这样的事是不是一个演员该做的,也没想过以后该怎么办,他只知道不管拍成怎么样都会有观众看,只知道趁现在把能赚的赚个够就行。

    可世间偶尔有命运经过。

    三部戏接连失败,家里人突然说拿了他的积蓄去买期货,结果不但赔了本钱甚至还倒欠不少。

    当无奈的王庆均想再想接戏赚钱的时候,才发现一转眼的功夫,这个行业已经容不下他了。外界对他全是骂声,业内也是一片嘲弄,感慨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从万人追捧到无人问津,这其中的落差几乎摧毁了他的自信,曾经的作为带来的口碑反噬,更是让他怀疑身心,几度崩溃。后来还是经纪人找到了他,给他带来一个角色,鼓励他,说不能让人看了笑话。王庆均身无长物,除了演戏什么也不会,最后只能是咬着牙,顶着业内业外的冷嘲热讽继续投身影视,从小角色演起,就是熬。从英俊的美少年熬到大腹便便、发际线岌岌可危的中年,期间什么角色都接,什么角色都肯演。

    他这二十年来始终憋着一口气,要把失去的都拿回来。

    为了能力争向上,他阿谀奉承,变卖良心,见风使舵都是小意思。

    所以,现如今他拿良心当借口,无异于对外声称自己看到过外星人。

    一路陪伴王庆均走过这些年月的经纪人在经过了长久的沉默后,缓缓开口:“你要搞清楚,我们现在自救都来不及,哪有心思去关心韩觉会怎么样。”

    王庆均最大限度地抿了抿嘴。他十分清楚,之前他和经纪人将大部分人情和关系都用到运作《黑镜》上面,原以为要一飞冲天,如今毫无疑问算是白白浪费掉了。之后的前途尚且未卜,如果再不声讨韩觉把自己摘出来,他们的处境将变得更加困难。

    “这个机会错过就没有了。每个人都有的他的时运,份大份小,一次抓不住,一辈子就只能那样了。”经纪人感叹道:“我们不能倒在这里啊。阿庆,我们坚持了这么久,不能倒在这里的啊……”

    王庆均艰涩地咽下一口唾沫,呼吸变乱。他想起了一直激励着他低头弯腰匍匐前行的目标。

    “帮助人是情分,不是本分,你没有义务非得帮韩觉。”经纪人说,“韩觉那边真的已经没办法了,现在的情况是多你一个支持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觉得呢?”

    “嗯……”王庆均低沉地应了一声,很轻。

    但经纪人耳尖,听到了良心动摇的裂痕,再加了一把劲,道:“声讨韩觉,你也不要有负担,我们只是把之前的投资拿回来而已。而且这种事波及到我们,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王庆均嘴唇干涩,抿了抿嘴。裂痕更大了。

    经纪人等了王庆均消化了一会儿,最后用收拾残局的语气对王庆均说:“这样吧,我来。”

    “什么?”王庆均讶然。

    “声讨韩觉的文案我这边发给你,《黑镜》第一集放完,热度起来之后,你直接发到微特上去就好。用词会狠一点,但没办法,我们已经比别人晚了,只能这样表明立场。”

    “等……”王庆均焦急地想要说什么。

    但经纪人强硬地挂断了电话。

    王庆均呆愣片刻,像放下一块石头那样放下了电话,随后咬着牙陷入了痛苦当中。


 

    不只是为了即将要做的事而感到痛苦,还为了自己心里那点伪善。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真想拒绝经纪人的提议,那么他现在应该把电话打回去就是了。但他打不出去。他捏着手机,在倾听心里的声音,一个是最早出现的,遏制了他参加《黑镜》演员联合讨伐韩觉的声音:“不要做这么恶心的事,你会看不起自己的。”但现在打完电话,王庆均心里响起了其他更多的声音:“是经纪人硬逼着我做的,我这是也是没有办法。”,“经纪人说的没错啊,我也是受害者啊。”,“我不能停在这里……”

    王庆均陷入天人交战,思绪乱作一团,不知什么,手机里突然“叮”了一下,吓他一跳。

    低头一看,是一条垃圾短信,上面恭喜他幸运地获得了二十万华夏币的贷款额度。

    王庆均毫不留情地删了短信,再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到《黑镜》开播的时候了。

    王庆均心绪不宁地打开了电脑,登录到了【祥云】的视频网站——【云端】。

    【云端】是【祥云】旗下的视频平台,它的出场其实晚得有些不合时宜。当下流媒体领域,前有【湖泊】这种前身是付费电视频道的老牌势力,后有【奈方】这种通过大数据创作内容抢占市场,偶尔出几部爆款直登【金牛奖】的新兴势力,相比这两者,【云端】背靠【祥云】,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没有,而这些钱就算想花也花不出去——人才早被抢得差不多了。

    几年下来【云端】一直反响平平,它目前起到的最大作用,除了给社会增加了就业岗位以外,就是“发布之后,【祥云】的股份上涨了一点”。如今【祥云】终于痛定思痛,更换【云端】的负责人,斥巨资签下了韩觉的新作《黑镜》。新闻刚出来的时候,大家还在想这次【祥云】时来运转,终于要一改吊车尾的局面了。然而剧集好不容易制作完了,韩觉的黑客事件突然出来,一些人扼腕叹息,一些人一拍大腿,用很封建迷信的语气感慨:“我就知道。【祥云】还是老老实实搞手机和电脑吧,搞影视是没这个命了。”

    网上抵制韩觉的声音很高,不准《黑镜》出来,跑到【祥云】的产品下留言,跑到【云端视频】其他作品留言区,打客服电话。

    王庆均当初以为在这种声势的舆论压力下,《黑镜》铁定要被压着不发,但没想到的是,【祥云】对眼前所有反对的声音不管不顾,什么声明也没发,意思是剧集按照计划该上就上,很有全球市值前十公司的霸气。

    那些恨极了韩觉的人十分生气,差点连带着要一起抵制【祥云】,但由于他们的手机或者电脑是【祥云】的牌子,所以只好精准目标,只抵制【云端】,让大家不要去看《黑镜》,有条件的小伙伴可以直接去【藤蔓】里给《黑镜》打一星评价。

    在【云端视频】的首页,挂着《黑镜》的海报。

    海报并不出奇——在一块全黑的底色中,只有几条若有似无的白色裂痕,从左向右贯穿而过,把居中的标题【黑镜】两字切得支离破碎。如果将这张海报放大来看,只会让人怀疑是自己的手机屏幕或者平板屏幕碎了。

    在海报的下方,还有一个时间倒计时,显示距离《黑镜》上线还有多少多少时间。

    【00:05:58】

    【00:05:57】

    【00:05:56】

    其他剧集或电影的海报都在下面,小了一圈,而且挤在一块儿。都是些默默无闻让人没什么兴趣点进去的海报设计和标题。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云端】为什么要这么迎着民意逆行,强势推出《黑镜》了。

    距离《黑镜》开始还有将近六分钟的时间,王庆均打算看看微特和朋友圈。

    微特上有营销网红发起投票,问粉丝看不看《黑镜》,下面有人留言说坚决不看,有人留言说会看,“作品归作品”,然后很多人跑来吵架。吵架的大多也没吵到点子上,都是在发泄情绪,要把自己的理念强行塞给对方,王庆均看得无聊极了。切换到朋友圈,动静很小,仿佛根本不关注《黑镜》这件事,但私聊去问,其实都是在等着观看的。“韩觉虽然人品可疑,但作品还是要看的,只有认真看了,到时候评判起来才能理直气壮一些。”这样有理有据的说辞,是一点也不怕被人截图发到别处的。

    翻了翻好友列表,将近两千人。其中一半是十几年积累下来的,另一半是确定出演《黑镜》后,人们找上来主动加他的。他们态度热情又谦逊,点赞迅速,留言舒适,一股子【我讨好你但不能太明显,否则就落了下乘】的味道,就像过去的他对待前一半人一样。如今这两千人混为一谈,随意点了几个看他们的好友圈,看不了,里面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被屏蔽了还是被拉黑了,王庆均摇摇头,收起手机。

    屏幕那边,倒计时刚好逼近最后的时间。

    【00:00:02】

    【00:00:01】

    【00:00:00】

    时间到点,《黑镜》如期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