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女过程很细黄文 乳 汁喷h np

2022-06-22 15:01:37情感专区
“菲菲的后事都办利索了?” 李虎城问道。 “利索了。” “你不用急着上班,多休息几天,这里的事情叫别人管一下就行。” “在

“菲菲的后事都办利索了?”

    李虎城问道。

    “利索了。”

    “你不用急着上班,多休息几天,这里的事情叫别人管一下就行。”

    “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一闲下来就胡思乱想,回来有点事儿干。平平好些了么?”

    “没有,还是不说话。”

    “不要着急,不行到医院去看看吧。”

    “明天给丹宁烧了头七,后天我带他到医院看看去。”

    “没事儿的,会好起来的。”

    “是啊,会好起来的。”

    “到里面去坐一会儿,晚上喝点酒,我请你。这么多年,我还没请你喝过酒呢。今晚上就在这里住,明天咱们一起回去上坟。”

    “好啊,你去安排几个本地菜,河鱼,蚕,河口豆腐,酱肉。”

    “行,我去安排一下。”

 晚上六点,小王带着孩子们回来吃饭。

    几个孩子吃完,小王又带着他们,拿着手电,到河里起抓蝲蛄。

    蝲蛄是本地的叫法,其实就是淡水小龙虾。

    李虎城则跟黄羽一起喝酒。

    两人每人喝了五罐啤酒,边喝边说一些闲话,谁也不提于丹宁和罗菲菲的事情。

    晚上九点,小王带着孩子们回来,洗漱之后就睡觉。

    李虎城喝的迷迷糊糊,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被人推醒。

    睁开眼一看,就见李平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地上。

    “平平,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李平也不吱声,用手指了指外面。又拽着李虎城胳膊,把李虎城的衣服拿了过来。

    “你是让我穿衣服出去?”

    李平点点头。

    李虎城穿上衣服,牵着李平出去。李平牵着李虎城的手,向河边走去。

    这孩子,到底要干什么啊?

    李虎城尽管心里疑惑,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河边有一张长椅,附近还有一盏灯。

    这是黄羽以前设置的,晚上没事儿的时候,他就到河边坐着,听着哗哗的流水声。

    李平让李虎城坐在长椅上,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摸摸李虎城耳朵,然后指了指前面的草河。

    “你是要我听流水的声音?”

    李虎城问道。

    李平用力点点头。

    “好,咱们就在这里听听流水声音。”

    李虎城把李平抱到椅子上,爷俩就在寂静的夜晚,听着哗哗的流水声音。

    天上明月高悬,皎洁明月映照在河里,随着流水轻轻荡漾。

    耳边听着哗哗流水,想起明天就要去给于丹宁上坟,再想想身边不说话的儿子,李虎城不禁流下了眼泪。

    这些年来,于丹宁一直忙于集团的生意,除了结婚的时候到外国旅游了一圈儿,几乎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虽然有很多很多的钱,但是于丹宁似乎从来就没有好好享受过。

    想起这些,李虎城心里就感到无比愧疚。

    孩子现在这个样子,明天上坟的时候,自己怎么跟丹宁交代?

    不自觉中,李虎城留下了眼泪。

    “爸爸,你哭了?爸爸不哭。”

    轻轻的声音,但是李虎城清晰地听见了。

    平平说话了,平平说话了!

    “平平,是你在说话么?”

    “是我,爸爸不哭。”

    平平伸出小手,给李虎城擦去眼泪。

    “妈妈说过,好孩子不哭,爸爸要做一个好孩子。”

    “好好好,爸爸不哭。”

    李虎城猛然把儿子搂进怀里,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平平也立刻跟着大哭起来。

    十来分钟之后,李虎城止住哭声,给儿子擦去眼泪。

    “平平,咱不哭了啊。妈妈喜欢咱们高高兴兴的,如果他知道咱们这样,她也会伤心的,在那边也会哭。咱们高兴,妈妈就高兴。”

    “你是喜欢妈妈高兴,还是喜欢妈妈伤心?”

    “我喜欢妈妈高兴。”


 

    “那好,咱们就高兴,有什么话想跟妈妈说,你就在心里告诉妈妈。妈妈听见了,就会跟你说话。你听,那流水声就是妈妈跟你说话。”

    “爸爸,你也知道这个秘密?”

    “什么秘密?”

    “妈妈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我想她的话,就在晚上到河边来,看着天上的月亮。妈妈就住月亮上,哗哗的流水声就是她在跟我说话。”

    原来如此,怪不得要我到这里来。

    “是啊,你妈妈就住在月亮上,她现在是神仙。”

    “就是嫦娥仙子么?还抱着一只小白兔?”

    “是啊,你妈妈就是嫦娥仙子。她是好人,到天上当仙女去了。”

    “妈妈为什么要救人?”

    “你妈妈是好人,你大柱伯伯也是好人,所以妈妈要去救他。”

    “那菲菲阿姨也是好人?”

    “是啊,她为了救你妈妈,自然也是好人。”

    “到了天上,菲菲阿姨还跟妈妈在一起么?”

    “是啊,还给你妈妈当秘书。”

    “我也要像妈妈一样,做个好人。”

    “不,现在不用你做好人,做好人是大人的事情。你还是个孩子,好好念书,好好玩儿就行。”

    “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要躲开,让老师和大人处理,千万不要象你妈妈那样傻……。我是说,你还小,做好人是大人的事情,不用你来做,你做一个快乐的孩子就行。”

    “总有一天我要长大啊。”

    “那就等你长大了再说。好啦,咱们看月亮,听你妈说话。明天到坟上的时候,你告诉你妈妈,你现在挺好的,不用妈妈惦记你。”

    “好,我就这么告诉妈妈。嘘,妈妈在说话,咱们好好听。”

    李平在李虎城怀里睡着了,李虎城想抱他回去,又把惊醒了他,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听着哗哗流水。

    已经是秋天,晚上蚊子多。李虎城就一只手不时地挥舞,驱赶蚊子。怕惊醒儿子,蚊子叮在自己身上,也不管不顾。

    “回去吧,晚上河边蚊子多。”

    黄羽过来,轻声说道。

    “哦,黄羽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过来,出来巡查一下。服务员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看看。”

    其实李虎城和李平刚从屋里出来,保安就告诉了黄羽。

    黄羽躲在不远处,不忍心打扰父子两人,就在暗中观察。

    父子两人的对话,他都听见了。两人痛哭的时候,他也在一边暗自流泪。

    “黄羽,平平说话了,他好了。”

    李虎城低声道。

    “好,这就好,回去吧。”

    “好,回去。”

    抱着孩子回到房间,或许是因为白天坐车累了,李平也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