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粗大的黑紫结合处泡沫 老湿机✘看片新入口免费

2022-06-22 15:01:04情感专区
“走吧,别看了。” 曾老道拉着李虎城走了。 晚上李平就在爷爷、奶奶家睡觉,第二天一早,李虎城就到了父母家。 昨天二姐李莉和二姐夫也回来,今天一早已经回

    “走吧,别看了。”

    曾老道拉着李虎城走了。

 晚上李平就在爷爷、奶奶家睡觉,第二天一早,李虎城就到了父母家。

    昨天二姐李莉和二姐夫也回来,今天一早已经回古城去。

    老于和郑洁昨天晚上就回到了古城。

    西院黄斌和秦清一家,昨天给罗菲菲办丧事,昨晚上就留在古城。李婷昨天在这边,今天一早也赶到古城去。

    李虎城到了屋里,就见儿子蜷曲在沙发上,见到李虎城进来,看了一眼,也没说话。

    “昨天从坟地回来,醒来就没说话。今早起来,也一句话也没说。跟他说话也不吱声。”

    何巧云担心地说道。

    坏了,不会是受了刺激,得了自闭症吧?

    如果是那样,可就糟糕了。

    “李平,吃早饭了么?”

    李平看看父亲,也不吱声。

    “吃过了,吃了一个面包,喝了粥,还吃了一个鸡蛋。”

    谢天谢地,知道吃饭就好。

    “妈,我带平儿出去转几天,换个环境。集团那边的事情,你叫刘宁主持一下,维持正常运转。烧头七的时候,我回来。”

    “也好,你带他出去走走。兴许换个地方就好了。我去给他收拾一下东西。”

    何巧云和李永和那边收拾东西,李虎城就给曾老道打了电话,说自己不能在飞云寺呆着,要带儿子出去走走。

    其实李虎城还是愿意呆在飞云寺的,那里比较清静,没有外人打扰,自己也能安静下来。

    但是现在儿子这样,他也顾不上自己的心情。让儿子从丧母之痛中解脱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曾老道听了,叹了口气,就同意了李虎城的做法。

    十五分之后,李平的东西收拾完毕。

    “平平,爸爸带你出去,到外面去玩儿几天好么?”

    李平还是不吱声,李虎城就抱着他上车,李平倒也没有挣扎。

    开车出了胡同,在税务分局门口,遇到何萍带着女儿圆圆和侄子李猛,正向他招手。

    李虎城靠边儿停下,下了车。,

    “虎城,你这是要去那里?”

    “带李平出去散散心。”

    李虎城就把儿子不说话的事情说了一遍。

    “可能是受刺激了,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出去走走也好,可别犯了自闭症。”

    “不过你自己跟他怕是不好沟通,不如你把李猛和圆圆一块儿带去,都是孩子,有了小伙伴儿,他们之间能好说话一些。”

    “也好,你回去给他们收拾一下东西。”

    何萍带着圆圆和李猛上车,回家之后收拾了东西,就把两个孩子交给李虎城。

    “平平,圆圆,李猛,你能想到哪里去玩儿啊?”

    “平平,去动物园儿好么?”

    李猛问道。

    平平也不吱声。

    “去公园儿?”

    圆圆问了,李平还是不吱声。


 

    “先走吧。”

    李虎城开车,就朝溪水方向驶去。半个多小时后,设计院的周院长打来了电话。

    昨天周院长、冯轮、王谦也到了关山,现在打电话,是邀请李虎城到溪水的水库钓鱼,想叫李虎城开开心。

    很快就到了设计院,周院长几个人已经在院子里等候,李虎城就跟他们说了李平的事情。

    “哎哟,这可不好,可别是自闭症啊。你等一下,我给我们总医院的刘主任打个电话问一下。”

    “要不带着孩子到医院看看吧。”

    李虎城道。

    “先不着急,此时带着孩子去医院,他可能觉得自己病了。心里更加害怕,容易产生心理暗示。问问刘主任再说。”

    周院长过去打电话,过了几分钟回来。

    “刘主任说可能是应激反应,受到强烈刺激后,一种本能的心理保护。不一定就是自闭症。”

    “刘主任的意思是不要太着急,带着孩子到一些比较新鲜的环境去,接受一些新信息,漫漫冲淡原来的记忆。走,到炼钢厂和轧钢厂去走走,让孩子看看全新的地方。”

    很快,三人就带着李虎城和三个孩子到了炼钢厂,已经有人在这里等候,带着一行人换上工作服和安全帽,就进了炼钢厂。

    带队的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工程师,一边走,一边给李平三个孩子介绍。李虎城和周主任几个人在后面跟着。

    看完了炼钢厂,又去看轧钢厂。很快两个多小时过去,就又开车去水库钓鱼。

    在这里钓了鱼,可以花钱买了带走,也可以在这里的饭店做了吃。

    中午的时候,就在水库的饭店吃鱼,吃过饭,就在水库游泳。

    李平吃饭也不耽误,游泳也下水默默地游泳。只是圆圆和李猛跟他说话,还是不吱声。

    到了傍晚,李虎城只好开车,带着几个孩子去奉天的宾馆投宿。

    晚上吃过饭,就带着几个孩子去逛街,到了晚上十点,才回来睡觉。

    圆圆和李猛一人一间房,李虎城则带着李平,住了一间房。

    李平还是不说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倒也听话。

    第二天,李虎城就开车带着三个孩子,赶到了首都。

    接下来的几天,就在故宫、颐和园、天坛、北海等地游玩,又去著名的商场给孩子买衣服、玩具,然后到游乐场玩儿。

    直到第六天傍晚,返回了奉天,向家里赶去。

    明天就是于丹宁的头七,李虎城必须赶回来上坟。

    到了河口甸子,李虎城想起了黄羽也正经历丧妻之痛,就到了这里的酒店,想看看黄羽怎么样。

    黄羽已经上班,见李虎城的车进来,就从里面出来,拉开车门,把李平几个孩子放出来。

    “小王,带孩子到河边儿去玩儿,六点回来吃饭。”

    “来,李平,圆圆,李猛,阿姨带你们到河边去玩儿。”

    小王牵着李平的手过去,李猛和圆圆蹦蹦跳跳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