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列车情事(np,高H)焦媚 曰的好深好爽不敢叫

2022-06-22 15:00:29情感专区
墓穴已经挖好,曾老道、长生子、高桥三郎念了一会儿经文,就开始下葬。 棺材落进墓穴之后,曾老道拿出罗盘,长生子、高桥三郎、何啸、高二林等人,在墓穴边缘,按照曾老道的指示调

 墓穴已经挖好,曾老道、长生子、高桥三郎念了一会儿经文,就开始下葬。

    棺材落进墓穴之后,曾老道拿出罗盘,长生子、高桥三郎、何啸、高二林等人,在墓穴边缘,按照曾老道的指示调整棺材的方向。

    “可以了,把鱼缸放进去,把随身的东西放进去。”

    那边何凤仙和许丽丽就把一些化妆品、衣服、手机、手表陪葬物品一起放进墓穴里。

    “出来吧,填土。”

    开始填土的时候,李平突然跳进了墓穴里,趴在棺材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妈妈,你别走,你别丢下我。你走了,我就没有妈妈啦。”

    李平这一叫,令人万分痛心,在场等人都嚎啕大哭起来。

    “胡闹,长生子,快点把孩子抱出来。这样下去丹宁怎么能走得安心。”

    长生子跳下去,抱着李平,递给了曾老道。

    曾老道的手在李平身上抚弄一阵,李平立刻没声,就像睡着了一样。然后把李平递给李虎城。

    “都别哭了,都这样放不下牵挂,还叫丹宁怎么走,你们是想叫她不得超生么?何啸、二林,填土。”

    何啸,高二林等人挥动铁锹,开始往墓穴里填土,其他人也上来,开始轮流填土。

    很快,墓穴被填平,又堆起了坟包。

    “三年之后再立碑,头一年别填土,也不要修整坟包,整理一下杂草就行,该烧七正常烧七。把纸活儿都摆上吧。”

    所谓的纸活儿,就是花圈、纸牛纸马、童男童女、纸轿车、手机。家电之类的祭品。

    人们从下面的车上搬过来,摆在坟茔周边。然后烧香摆上酒等祭品。

    “虎城跪下磕三个头,告诉李家祖先一声。”

    李虎城跪下磕了三个头。

    “李家列祖列宗,我是李家子孙李虎城。于丹宁是我的妻子,咱们李家的媳妇。她现在过去了,请列祖列宗照顾她,别让外鬼欺负她。”

    “起来吧,丹宁的晚辈和下属跪下磕头,送丹宁最后一程。”

    在场的人大多是于丹宁的下属,就纷纷跪下来磕头。

    然后是长辈和来宾们三鞠躬致哀。

    “就这样吧,都回去吧,也不是喜丧,就不招待各位了。虎城愿意留下待一会儿,就再待一会儿,跟丹宁说说话。人死不能复生,也是命中注定。”

    “往者已矣,生活还要继续。如果有心,能偶尔想想丹宁当初做出的贡献,就算是对她的最好纪念。都走吧。何巧云,把孩子抱回去。不用担心,睡一个时辰自己就醒了,都走吧。”

    “大家都走吧,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谢谢大家了。”

    李永和出来,给大伙儿鞠了一躬。

    郭卫兵过来,跟李虎城握握手。

    “虎城,我也不多说什么,节哀顺变。”

    然后那彩霞、李千寻、孙小米等人,一一过来告别。

    “虎城,待一会儿就回家啊,别想太多。”

    何巧云含着眼泪道。

    “妈,我没事儿,你们先走,我一会儿就回去。”

    还有人不想走,刘宁推着何啸和高二林等人。

    “都走吧,都走,头七的时候再来。”

    剩下程化蝶、何凤仙、许丽丽还不想走。

    “虎城,你想开点儿。”

    程化蝶道。

    “我没事儿,你们走吧。”

    曾老道过来,挥了挥佛尘。

    “化蝶,凤仙,丽丽,你们都走吧,我在这里跟虎城说说话。三郎,把烟给我留下,你们也先回去吧。”

    众依不舍走了,只剩下了李虎城和曾人终于依老道两人。



 

    曾老道递给李虎城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

    “坐下来吧。”

    李虎城机械地坐在地上。

    “虎城,你还记得清明那天,你在这里遇到我的事情么?”

    李虎城想起来了,今年清明上坟的时候,曾老道在自家的坟茔里转悠的事情。

    “当时你问我干什么,我说随便转转。其实我不是随便转转,我就是来给丹宁选墓穴的。”

    “什么?”

    李虎城站了起来。

    “坐下,听我给你说。我就是来给丹宁选墓穴的。你们当年结婚的时候,我就算出来了。丹宁今年阳寿已到,所以就早点儿给她选好了墓穴。”

    “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有什么用?谁会相信?再说了,我告诉谁去?告诉丹宁,然后她就天天提心吊胆地算着日子等死?”

    “告诉你,你就天天算着日子,等着这一天?告诉你爸你妈,她爸她妈,他们就一天天等着丹宁这一天?”

    “丹宁,你,还有所有的人,这日子怎么过?你不觉得那样比这个结局更加残酷么?”

    “其实,半个月之前我还提醒过丹宁,叫她不要到水边,不要身处险境。我反复推算,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是算不到,在关山没事儿,在古城没事儿,最后在绿江出事儿。”

    “这就是天意,你认命吧。为了救几十万人,得了烈士的美名。跟自己喜欢的人结成夫妻,爱情上也算圆满。”

    “丹宁虽然走了,但是留下了儿子,她的生命还在李平身上延续。也足以含笑九泉。生活还要继续,李平还需要父亲。丹宁走了,不可能回来,你也放下吧。”

    “你说的简单,哪里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时间,时间是最强大的武器,时间会改变一切的。当年我的亲人一个个离去,我也曾经以为再也活不下去。”

    “但是现在呢?我已经很少想起他们。缘来则聚,缘尽则散,生生死死本就无常。”

    “如果换做别人也就罢了,但是你跟一般人不一样。还有一万多的员工,指望着你呢。他们身后好几万家属,还等着你养活呢。”

    “我还有十一年阳寿,到时候也会成为一抔黄土。再过几十年,你也一样。”

    “丹宁年少成名,手握重权,受人敬仰。这一生也算是轰轰烈烈,不枉一生。不管是她还是你,也该知足了。”

    “你看看这关山,原来就是个小山村。如今这里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已经成为一座城市。这就是丹宁的功劳,丹宁的丰碑。”

    “如果你真的喜欢丹宁,就继续努力,让丹宁在这里看着关山,一天比一天更加繁华,更加富裕。”

    “当丹宁看到这一切,一定倍感欣慰。你将来见到她的时候,也可以跟她说,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走吧,回去吧。这几天你也别回家,到飞云寺去住,在那里静一静。”

    曾老道拉起李虎城,两人向山下走去。

    到了山脚,李虎城回头看看坟茔,似乎看见了于丹宁的身影。

    他知道这是幻觉,但是宁愿相信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