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医生的手揉着小肉核 天下第一在线观看免费

2022-06-22 14:59:47情感专区
李虎城知道,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于丹宁不会袖手旁观。 她就是这样的人,每当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挺身而出。 高中的时候,她当班长就是这样,总是帮助有困难的同学。

 李虎城知道,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于丹宁不会袖手旁观。

    她就是这样的人,每当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挺身而出。

    高中的时候,她当班长就是这样,总是帮助有困难的同学。

    罗菲菲也是这样,虽然当初在总公司的时候,自己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有点儿傲娇。

    但是自从到了关山之后,就始终勤勤恳恳,尽心尽力。

    跟黄羽结婚之后,跟于丹宁一样,也是个贤妻良母。

    她也是个孝顺的孩子,即使再忙,也常常晚上抽点时间回绿江,看望自己的奶奶和父母。

    告别的队伍缓缓移动,人们纷纷鞠躬,把手里的鲜花放到三人的遗体旁边。

    遗体经过精心整容,面孔看起来栩栩如生,似乎象生前一样。

    又好像安静地睡着了,只是再也不会醒过来。

    孙秀兰过来,想跟李虎城握手,见李虎城没有伸手,就拍拍李虎城肩膀。

    “虎城,对不起,我们会永远记得……。”

    “孙秀兰,用不着你说什么对不起。你为什么叫我们这些乡下人来送死,你们几十万城里人干什么去了?”

    “虎城,我……。”

    孙秀兰被噎了回去,一时说不出话来。

    丛国盛过来。

    “孙市长,虎城有些激动,以后再跟他解释。虎城……。”

    “丛国盛,你也给我闭嘴。你们一大帮男人,竟然让一个女人在江堤上指挥,你还算是个男人?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于丹平过来,把丛国盛拉开。

    “丛市长,以后再说吧。虎城,就要收敛了,再看丹宁一眼吧。’

    李虎城过去,程化蝶正小心翼翼地把几束鲜花放在于丹宁、佟大柱、罗菲菲身边。

    “虎城,节哀顺变。”

    “谢谢化蝶,你辛苦了。”

    听到于丹宁出事之后,程化蝶立刻取消了演出,从东洋返回来。这两天,一直跟着跑前跑后,帮着处理后事。

    “这是我应该做的。”

    罗菲菲的父亲,被鲁提辖搀扶着过来。

    “罗总,对不起,你把女儿交给我,我没能保护好她。”

    李虎城向罗总鞠了一躬。

    罗总急忙扶起李虎城。

    “唉,算了。虎城,我知道这不怪你,要怪只怪菲菲这孩子,唉,这就是她的命吧。我不会怪你们,这点儿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佟二柱和佟三柱也过来。

    “虎城,你不用内疚,没人怪你,这就是天灾。”

    曾老道过来。

    “都不用说了,时辰已到,盖棺吧。”

    曾老道一挥手,长生子和高桥三郎拿着锤子和棺盖,殡仪馆的人把几个人的遗体放进棺材里面。

    “封棺,躲钉。”

    “躲钉。”

    边上的人喊了起来,随即想起呜呜哭声。

    十分钟之后,三具棺材封棺完毕。

    “起灵,回乡,抬棺。”

    曾老道喊了一声,众人就纷纷上去抬棺,李虎城也上去,抬了于丹宁的棺材前面一角。

    出了大厅,棺材放到早已经等候的灵车上。

    刘宁匆匆过来。


 

    “虎城,赵秘书说,还是火化之后再回去为好。”

    按照规定,现在不准土葬,一律火化之后再安葬。

    刘宁说的这个赵秘书,就是孙秀兰的秘书。

    “你去告诉赵秘书,就说我李虎城说的,叫她有多远滚多远。鲁提辖,你把话传下去,如果有谁敢阻拦,就把他们打回去。”

    “是,谁敢阻拦,就打回去。”

    “好,就这么办。还有,孙市长说了,车从市区里走,市区有一些群众在路边,想送于总、佟总、罗秘书一程。”

    “不用他们送,咱们从三龙镇那边回去。黄羽、二柱、三柱,你们同意么?”

    “同意,不用他们送。”

    “同意,不用他们假惺惺的。”

    “虎城,走吧,尽快赶回去,午时之前必须下葬,走。”

    曾老道催促道。

    李虎城上了于丹宁的灵车,其他人也纷纷上车。

    曾老道上了最前面胡大力的车,头车启动。三十六台来自关山的大小车辆,缓缓启动,排成长龙,避开市区,从三龙镇方向朝古城驶去。

    黄家祖坟在古城东郊,车队到了古城,罗菲菲的灵车分出去。林卫国、叶辉、苏慧、尤玉娜、魏敏等人作为集团的代表,去送罗菲菲最后一程。

    罗菲菲是独生女,为了照顾她的父母和奶奶,虎城集团给了罗家一百万抚恤金。

    罗菲菲虽然走了,但是虎城集团仍然照常给她开资,直到罗菲菲的父母去世为止。

    佟大柱这边,也跟罗菲菲一样,也是一百万抚恤金,照常开资,直到她的父母去世和子女成年为止。

    佟大柱在三建的股份,则由他的一儿一女继承。

    至于于丹宁这边,工资和股份,都给她的父母。

    因为跟李虎城是夫妻关系,虎城集团的财产,也有于丹宁的份儿。李虎城的意思是给老于和郑洁,但是两人不要,说是给李平留下。其实还是留给了李虎城。

    如果真的需要钱,再找李虎城要,将来就由李虎城给两人养老送终。

    车队到了关山,李永和、何巧云、程采薇,胖婶子,陆半山,陆凤仙等人在已经在此等候。

    溪水市市长郭卫兵、草河县长李千寻、关山镇长罗坤、赛牛镇长曹立波,河口镇长刘长风,海德集团云望山,李春德,加上任明路、孙亚飞、高德旺、涂黎明,虎城集团员工,关山居民等几百人,也在此等候。

    何巧云和李永和拉着李平,长生子给李平换上孝服,把纸做的泥盆递给李平,由李平当孝子。

    李平六岁多一点儿,知道母亲去世了,还有些懵里懵懂的。

    “爸爸,妈妈真的死了么?”

    李虎城眼泪止不住又流了出来。

    “李平,你妈妈真的走了,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她是个英雄,救了三十多万人。你要坚强,为你妈妈感到自豪。”

    “爸爸,我记住了。你不要哭,你要坚强。妈妈看见你哭,会伤心的。”

    “好,爸爸坚强,走吧,送你妈妈上天堂。”

    旁边的人本来就哭哭啼啼的,听了父子两人的话,就都嚎啕大哭起来。

    关山的街道上,两边都是人,路上的车辆,都靠边停住,见到灵车过来,就鸣长笛致哀。。

    人们都是自发前来的,就想着送于丹宁和佟大柱最后一程。

    到了客运站,佟大柱的灵车分开,去佟家墓地下葬。

    于丹宁的灵车,则奔葫芦沟的李家祖坟而来。

 李家祖坟这里,很多人已经在这里等待。

    何云麓、吴宝玉、李虎威、那彩霞、孙小米、何啸、高二林、许丽丽、孟广志、马春霞、王立国、方平山等至少几百人,都聚集在这里。

    别林斯基、古德诺夫、王秋也在这里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