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极品人妻老师的娇喘呻吟 两个都是师傅一起的好不好

2022-06-22 14:56:05情感专区
现在陆半山跟李永和一样,每天就带外孙女,顺便帮着胖婶子照顾一下家里的生意。 陆半山的位子,已经由黄二接替。 剩下的马春霞、佟三柱、杨连升三人,还没有变。 李虎城跟

现在陆半山跟李永和一样,每天就带外孙女,顺便帮着胖婶子照顾一下家里的生意。

    陆半山的位子,已经由黄二接替。

    剩下的马春霞、佟三柱、杨连升三人,还没有变。

    李虎城跟几个人说了自己要辞去村长的事情,几个人都大感意外。

    “虎城,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啊?”

    马春霞说道。

    “集团那边的事情太多,我也忙不过来。村里这边的事情,我也顾不上多少。占着位置不干活,也不是那么回事。”

    “今后村里的事情还会更多,需要有人专门担起来这个担子。”

    “再说了,我连续干了将近两届,时间太长,也应该把机会让给别人。”

    “这不是机会的事情,关键是别人干不了啊。”

    “怎么干不了?以前村里没钱,我爸都当了十来年村长。现在有钱了,这个村长好干多了。”

    “不是,他是这么回事儿。村里能有今天,都是你的功劳。换了别人当村长,没有威望,压不住场面。”

    马春霞说的也有道理,目前看来,也只有李虎城才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有什么事情,只要他说话,基本上就没人反对。即使有人有意见,也不敢公开作对。

    “你们看看,又犯了思维错误吧。我一再给你们说,威望虽然有用,但是用处不大。根本的思路,还要重视制度。”

    “决策不能仅仅靠威望,你用威望决策,是要欠下人情的。咱们有现成的村务公开制度、议事制度、财务制度等等,这些年咱们也都是这么做的,总体上非常充成功。”

    “只要按照制度和程序做事,其实个人水平怎么样,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不干,我也不干了。我也这么大岁数,姑娘在奉天,跟我说了好几回,叫我去帮她带孩子,我打算去奉天。”

    “你走了刘叔怎么办?”

    “他也去。”

    “你姑娘家不是房子小么,有地方住么?再说了,你姑爷他爸他妈就在奉天,他们不带孙子,叫你去?”

    “我姑娘不放心,她就相信我。”

    “你说你就是闲操心,你姑娘也是的,人家是带着自己的孙子,能不好好待孙子么?”

    “如果关山困难,你到奉天也行。现在你们住着大房子,家里还有买卖,生活比奉天还好,你到那里受什么罪?”

    “村里的事情也不是太多,你也没有别的事情,就再干几年。”

    马春霞不吱声了。

    “三柱,连升,黄二,你们几个接着干,如果谁想当村长,可以报名,然后参加选举。”

    “还有,也不要搞小圈子,别人想要参加选举,也要支持。最后由村民选举决定。”

    “你真的不想干了?”

    佟三柱道。

    “废话,说了这么半天,你以为我开玩笑呢。一会儿我就去跟镇里打招呼。”

    “虎城,村里没你不行啊。”

    杨连升道。

    他确实不希望李虎城辞职,这些年,已经习惯了在李虎城手下做事。


 

    “这个世界上,缺了谁地球都照样转。我当初的愿望,就是想让村里人都富裕起来。现在这个目的已经达到,我也该功成身退。”

    “现在村里有钱,还有阀门厂不断盈利,家底已经有了。还有一整套的制度保障。”

    “换了别人,只要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不胡来,不瞎折腾,就会越来越好。”

    “我唯一还要做的,就是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全村所有的人,都能参加养老保险和医保。这么做的意义,大伙都知道,也不用我重复。”

    “唉,就是有那么一些人死脑筋,舍不得那几个钱。”

    马春霞叹道。

    “虎城,这件事情我也想过。我们也跟大伙儿在一块儿议论过。王立国和方平山提了一个建议,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

    佟三柱说道。

    “什么建议?”

    “现在村里的存款还有一千二百多万,这笔钱就存在银行里面吃利息,暂时也不用。”

    “每年从利息里拿出来点儿钱,给村民交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一年才一百块钱,新农合一年才二十元钱,这个钱,咱们完全承担得起。”

    “不行,自己的保险,不能村里给拿钱。这样做,没参加的肯定高兴,但是以前参加的,都是人家自己交钱的,这不公平。”

    马春霞的反对意见,其实也有道理。

    “马主任,你听我说完。”

    “我的意思是,该平等的,还是要平等。以前没参加的,村里给他们交三年。他们尝到了甜头,就会参加。三年之后,村里就不再给他们叫,让他们自己交。”

    “那些先参加的,今后三年也是村里给交。这样就平等了,谁也没话说。”

    咦,你还别说,这个招数不错啊。应该没有多大阻力。

    “那些没参保的知道这个政策么?”

    “大部分都知道,如果真的这样,他们就参保。”

    “各位,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行。花不了几个钱,就能全员参保。”

    “虎城没意见,我们也没意见。既然你执意不当这个村长,就把这件事情办完再辞职,也算是给大伙儿一个告别礼物。”

    杨连升说道。

    “不用了,不着急,等新村长上任之后再推出这个方案,算是新村长给全体村民的一个大礼包,也算是第一件政绩。”

    “这个……,你岂不是吃亏?”

    佟三柱道。

    “哈哈哈……,我干的大事儿多了,也不缺这一件政绩。对于我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但是对新村长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这个……,我可以竞选么?”

    佟三柱犹疑道。

    这些年,佟三柱在当会计的时候,一直兼任阀门公司的经理,把企业经营的很不错,在村里其实已经很有威望。

    就凭他经营管理阀门厂这份业绩,放到一般的地方,佟三柱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只是因为关山、赛牛、河口这一带的牛人太多,企业太多,上有李虎城这样的大佬,下有于丹宁、鲁提辖、刘宁、林卫国、任明路等各方显赫诸侯,佟三柱才显得无足轻重。

    在佟家三兄弟当中,佟大柱,佟二柱,都比他显赫。

    “可以啊,你年轻,正好可以多干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