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强行蹂躏性暴虐小说 攻肉体出轨描写详细文

2022-06-22 14:36:04情感专区
“我晓得,晓得的。”董医师连连保证说,随后摇头叹口气,“果有此神药,当可救无数抗日将士。”在董医师离开后,余平安冲着进来的武元芳低声说,“查一查董

“我晓得,晓得的。”董医师连连保证说,随后摇头叹口气,“果有此神药,当可救无数抗日将士。”

在董医师离开后,余平安冲着进来的武元芳低声说,“查一查董医师。”

董医师说的是‘救无数抗日将士’,而非‘国军将士’,当下国军和日寇暂时无大规模冲突,最大之战事在陕北。

“遵命。”武元芳接令离开。

南京,徐府巷,特务处本部驻地。

戴春风看着手中的两份电文。

其中一份是程千帆发往杭城雄镇楼转南京特务处本部的电文。

另外一份是余平安亲拟的电文。

“又是一个会伸手要钱的混小子。”戴春风扫了一眼程千帆的电文,笑着摇摇头。

特务处成功抓捕华北日特头目暨土肥原贤二的助手川田永吉,随后破获了杭城远藤博间谍案,更是揪出了隐藏在杭城国军中的通日叛徒。

这让戴春风在老头子面前很是长了脸。

这两件案子,程千帆都有大功。

对于这位小老乡、故人之后,戴春风甚是喜欢。

复看了余平安的电文,戴春风精神为之一振。

磺胺,新式西药,对枪伤等类似感染有奇效?

他顿时起了兴趣,拿起程千帆的电文又仔细看了看。

对程千帆更加欣赏了。

这小子也不是死要钱,嗅觉灵敏,第一时间意识到这种新式西药的重要性,不错,不错。

余平安来电请示,请特务处南京总部调查新式西药磺胺的真实性,并且建议,‘倘若果有此神奇药物,宜果断购买,以为战备之用。’

余平安的建议比之程千帆更加高屋建瓴,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在程千帆所言的沪上黑市上的些许药物,建议国府方面应该果断向欧洲求购此药,甚至直接上升到了战备的高度。

“齐伍,你看看这两份电文。”戴春风将电文递给齐伍。

“竟然有此神奇药物?”齐伍仔细阅读电文,“国立中央大学的萧一凡教授是西药专家,可以找他求证此事。”

“此事交给你去办。”戴春风点点头,对于国立中央大学的这位萧教授,他也是略有耳闻,此人擅长西医外科,是一位西医大拿。

“若果然证实,这个程千帆又立一功啊。”齐沃笑了说。

“也是个不安分的混小子。”戴春风笑着说。

齐伍心中一动,处座对这个小老乡的态度,已经是有些许宠溺之意了。

……

程千帆离开金神父路,并没有直接回家。

他星夜赶赴码头仓库,取了三盒磺胺。

一盒内有五剂磺胺粉。

马思南路,彭与鸥的住所。

彭与鸥还没有入睡,他满腹心事。

几个小时前,他接到消息,康二牛以及大壮的情况也恶化,两人也开始发高烧,这是枪伤感染的迹象。

特别是阿海,汉斯表示,如果不能在天亮前拿到磺胺,阿海性命堪忧。

夜深人静,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楼下的邵妈。

“谁?”

“钱兴火。”

邵妈猛然一惊,她示意门外的同志稍等,立刻上楼去通知彭与鸥。

彭与鸥此时已经被楼下的声响惊动,他拎着一把转轮手枪下来。

“是钱兴火同志。”邵妈低声说。

彭与鸥快步走到门后,轻轻开了小半门,两个人再次隔门对话。

门外递进来一盒东西。

彭与鸥接过。

“这是磺胺,治疗枪伤有奇效。”程千帆嘶哑着嗓音说道。


 

“磺胺!”彭与鸥大惊且喜,他正在为何处寻觅此药发愁,没想到‘星火’同志竟然送货上门了。

“这药是哪里来的?”

“此前提及黑市上的那批药物,偶然得知其中有新式西药磺胺,连夜买了一盒送来,中枪的同志应该急需此药。”

“太好了,星火同志,我代表同志们谢谢你,这药太及时了。”彭与鸥激动说道。

“此药极为珍贵,我建议组织上尽快筹集资金购买。”程千帆说道,他心中微微惊讶,本来还以为彭与鸥不知道此药,他还需要费一番口舌讲解。

“你说的对,此药太宝贵了,此事我会以最快速度安排。”彭与鸥看了一眼,看到邵妈离的较远,他低声问,“日间传讯邵妈……”

“事态紧急,只能出此下策。”程千帆说。

“谢谢。”彭与鸥真诚道谢,‘星火’同志这是冒险报信,拯救了一位即将落入敌人陷阱的同志。

……

“关于阿海中伏之事,我怀疑特务是盯上了申报馆的方木恒,从此人身上注意到了阿海。”

“可有确切证据?”彭与鸥急问,对于阿海的暴露原因,这是彭与鸥最关注的事情,他甚至怀疑组织内部有敌人奸细。

“没有,只是怀疑。”程千帆说道。

“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平江村杨细妹处,我会安排人救助,组织上切不可再派人前往。”程千帆说。

“万万不可。”彭与鸥说道,‘星火’同志是组织上潜伏在敌人内部的王牌特工,他不允许程千帆冒险。

“彭教授放心,我不会出面,已经有较为安全之计划。”程千帆说道,“杨细妹处境危机,等不得。”

彭与鸥沉默片刻,终于点头,“万事小心,是不可为,不可强求。”

“我会注意的。”程千帆嘴巴里咬的小核桃,嘴唇发酸,他将小核桃‘移动’到另外一边,继续说道,“你我此种接头方式不安全,我提议设置一个死信箱,今后可通过死信箱联系。”

“可以。”彭与鸥也正有此意,‘星火’同志连续两次星夜拜访,这无论是对他还是‘星火’同志都极不安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有人正巧从门口街道路过,暴露几率太大。

“檀香山路,慧雅书店左侧有一个巷子,巷子出口左侧数十步,有一较为隐蔽的废旧信箱,我会用磁铁将情报吸附在内侧隐蔽处,每日早晚可派人查看一次。”

“檀香山路,慧雅书店左侧巷子,废旧信箱,每日早晚查看一次。”彭与鸥复述一遍。

“彭教授,保重。”程千帆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

“‘星火’同志,保重!”彭与鸥从房门内伸出手。

程千帆微微错愕,两个人的手重重的握在一起。

有了死信箱,除非有紧急情况,或者是组织上有指示两人可以直接联络,否则的话,他们二人很难再见面。

危机四伏的潜伏工作,此一别,再见之日难以预料。

……

在程千帆离开后约莫二十分钟,彭与鸥悄悄离开家门,他要紧急前往汉斯诊所送药。

程千帆则马不停蹄的返回家中,他已经想好了如何利用方木恒去救助杨细妹。

不过,在回到家中见到李浩后,李浩却告知了一个令他颇为意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