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免费A片在线看无遮挡 洗澡30分钟一直被公侵犯

2022-06-22 14:32:56情感专区
程千帆记起来露丝女士家里那只叫杰克的狗被打死的事情。当时他发现狗嘴里牙齿缝隙缠有数条丝线,丝线与露丝女士的丝巾极为相似。不过,这位露丝女士表现出没有和这条狗有过近距

程千帆记起来露丝女士家里那只叫杰克的狗被打死的事情。

当时他发现狗嘴里牙齿缝隙缠有数条丝线,丝线与露丝女士的丝巾极为相似。

不过,这位露丝女士表现出没有和这条狗有过近距离接触的样子,当时这件事引起了程千帆的关注和疑惑。

不过,他没有继续调查这件事,毕竟死了一条狗而已,虽然有疑点,但是,狗主人都没有一直追究捉拿杀狗凶徒,巡捕房这边自然是乐得轻松。

这起‘陈旧’的治安案件,被程千帆忆及。

因为狗主人露丝女士似是同英伦咖啡茗茶馆有了某种牵扯,本来很普通的杀狗事件,在程千帆的眼中却是多了很多疑问和值得揣摩之处。

“组长,这是属下记录的这个假洋婆子的行踪。”豪仔将一个破烂的小本子递给程千帆。

程千帆翻开来看,豪仔的字如同狗爬,写的歪扭七八,有些字他不会写,就画了小草、树木、房子等来代替。

“这是什么?”程千帆指着一个地名问。

“麦琪路。”豪仔看了一眼说。

程千帆忍俊不禁,这小子一个小鸡,小鸡身上插了个草标,后面歪歪扭扭写了个路字,卖鸡路,麦琪路。

‘麦琪路’的后面,画了一条狗。

“这又是什么?”程千帆问。

“诊所。”豪仔说,“属下打听了一下,那是一个给猫猫狗狗看病的诊所,组长,这肯定有问题,竟然有人开诊所给猫猫狗狗看病,谁会花那冤枉钱。”

程千帆没有给豪仔解释什么,在大上海呆上一段时间,豪仔就会明白,很多有钱人的生活是他此前永远无法想象的。

大上海有富足、享乐的生活,有纸醉金迷,有所谓的自由的空气,更有苏州河沿岸的大片的窝棚区。程千帆没有给豪仔解释什么,在大上海呆上一段时间,豪仔就会明白,很多有钱人的生活是他此前永远无法想象的。

大上海有富足、享乐的生活,有纸醉金迷,有所谓的自由的空气,更有苏州河沿岸的大片的窝棚区。

“霞飞路的……”

“百草药材铺。”

听到豪仔口中说出这个地址,程千帆的内心是惊讶且兴奋的。

兴奋是因为,他此前便从老莫的供述中得知百草药材铺的黄三是日特,只是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将这个情报‘表露’出来。

现在,豪仔跟踪所得,将百草药材铺同英伦咖啡茗茶馆之间,通过露丝女士联系在一起,百草药材铺以及其东家黄三将会顺理成章的进入到查探范围内。

惊讶的是,那位露丝女士竟然真的极有可能是日特。

这个女人同‘百草药材铺’以及‘英伦咖啡茗茶馆’都有牵连。

这绝对不是巧合,特工工作根本不相信巧合

此女同一个监视场所有关联,这本身就足以引起怀疑了,更何况是同日本人的两个据点皆有牵扯,在程千帆的内心中已经将这位露丝女士判定为日特。

“做得不错。”程千帆表情振奋,夸赞了豪仔。

这小子做事谨慎,却有不乏机灵。

就是,这个字……

……

“豪仔,有时间我教你识字。”程千帆说。

“组长,我不想学。”豪仔露出害怕神情,摇摇头。

程千帆惊讶了,这是他印象中豪仔第一次没有听从他的命令。

“笨蛋,不识字就是睁眼瞎。”程千帆骂道,“你应该清楚特务处的规矩,识字的,有学历的,比寻常人更加受重用,升职也更快。”

被骂了一顿的豪仔只能耷拉着脑袋说,他愿意学认字。

不过,他心中打定主意,学会认字之后,自己在记录情报的时候,还是用自己的老办法

这样最保险,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写的是什么。

程千帆瞪了豪仔一眼,他饶有兴趣的再次拿起豪仔的记录本看。

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真他娘的是个人才,这样的记录本,即使是遗失、甚或是被敌人缴获,只要豪仔自己不开口,没人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搞清楚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是的,豪仔觉得他的情报记录方式自带密码,没人能‘破译’。

程千帆的看法则是,这需要时间来‘破译’。

这种时间差,在情报战线上已经堪称弥足珍贵了。

“以后你记录情报的时候,仍然还用你自己的这种方式。”程千帆说道,看到豪仔露出欣喜的表情,他沉声说,“别高兴的太早了,你依然要学习认字,躲不掉的。”

……

吕班路二十六号,何关的住处。

这是他私下里偷偷租住的房子。

为的是有朝一日自己‘干大事’的时候保持隐秘。

此番正好得用。

何关开了一瓶水果罐头,一盒鱼罐头,一盘酱菜,还有几个冷的肉馒头。

“条件简陋,勉强对付一下吧。”说话的时候,他看着方木恒。

食品富商方国华家的大公子,定然生活优渥,整天大鱼大肉,不知道这个新认的兄弟是否吃得苦。

“何关你也别小看我,我可不是吃不得苦的。”方木恒拿起肉馒头,咬了一大口,又用筷子夹了黄桃吃。

刘波看了看两人,心说您二位公子是不是对吃苦有什么错误的理解?

这两个如此蠢笨之人,都能够每日里大鱼大肉,这让勤劳的大和民族子民情何以堪——支那人不配拥有这样优渥的生活。

跑了小半天,三人都是疲惫不堪,很快就将食物消灭的一干二净。

“找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阿海。”何关皱着眉头,问方木恒,“方兄,你再想想,还有哪些地方是阿海会去的。”

“能想到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了。”方木恒摇摇头,“阿海太谨慎了,要是他早就拉我入伙,我就能直接找到他,也不用麻烦你们了。”

……

今天上午到了申报馆,方木恒就得知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

阿海是红党,昨夜被国府特工抓捕,据说中了好几枪,生死未卜。

方木恒当时就震惊了。

阿海是红党,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阿海竟然出事了。

怎会如此?

阿海也太不小心了。

方木恒匆匆忙忙的向主编请了个外出采风的报告,就离开了报馆。

他要寻找阿海,他想要救助阿海。

得知阿海可能中枪,方木恒担心不已。

很快,方木恒在街上转悠了一会才猛然意识到

对于好朋友阿海,他自以为很了解,实际上竟不是如此,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阿海住在哪里。

这让方木恒很急躁。

情急之下,方木恒直接找到了刘波以及何关帮忙……这两个好兄弟是巡捕,他们应该有办法和门路。

……

三人按照方木恒‘认为’的阿海可能之落脚点去查探,一通忙碌、疲惫不堪却并无所获。

何关与方木恒都看向刘波,刘波是三人中头脑最灵光的。

三人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有所认知的,曾戏言,何关是动手的,方木恒是动嘴巴的,刘波是动脑子的。

很好的团队配置!

“木恒,你确定你没有暴露?”刘波思忖片刻,问道。

“没有。”方木恒摇摇头,“如果我暴露了,卑鄙无耻的特务早就来抓捕我了,且我向来行事谨慎,从来没有出过纰漏。”

刘波点点头,尽管他认为以方木恒的脾性,这种愚蠢的家伙暴露的可能性极大,但是,方木恒语气认真且自信,这给刘波以错觉

也许正是这个家伙平素表现的太愚蠢,以至于支那国府特工反而忽略了此人?

“你的情况,阿海肯定会向他的上级汇报过。”刘波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他们重新来接触你。”


 

“只能这样吗?”方木恒有些失望,“我担心阿海。”

“阿海的事情,我们都很痛心,同样担心,但是,我们要做的只能等待。”刘波语重心长说道,他觉得有必要给这两个愚蠢的家伙好好上课。

“爱国行动不是过家家,不是吃饭请客,是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危险的,所以,我们必须要谨慎,要保护好自己。”刘波继续说道。

刘波觉得心累,他是担心自己被这两个家伙连累而暴露。

“听刘波的。”何关点点头,他尽管有时候鲁莽,但是,何关有一点拎得清,他不擅长动脑子,那就听会动脑子之人的。

就如同此前他与程千帆‘厮混’一起的时候,程千帆是出主意的,何关则擅长动手。

“行。”方木恒点点头。

……

“我有个提议,我们的队伍还是太弱小了。”何关说,“我们应该进一步招揽爱国志士,扩大队伍。”

“我赞同!”方木恒立刻举手支持。

刘波也是点点头,他对此自然是极力支持的,队伍越来越大,那些反日分子都集中在一起,如此最好不过了,到时候则以雷霆之势一网打尽。

从阴沟里跳出来的老鼠,只有死路一条!

“我推荐一个人,是我在巡捕房的同事。”何关说,“这个人刘哥也很熟悉。”

“你是说?”刘波故意拉长声音,同时他的脑海中在思考,中央巡捕房有哪个巡捕是仇恨帝国的?

“刘哥应该也猜到了,就是程千帆。”何关说道。

刘波很是惊讶,他所了解的程千帆一向远离政治,同时尽管程千帆掩饰的很好,但是,其言语中还是偶尔会流露出对日本的一丝好感。

后来刘波从影佐英一处了解到程千帆竟然曾经在东亚同文学院读书,这让他内心里对程千帆更有好感了

这应该是一个受到帝国教育感化,对帝国秉持友好态度之人。

只是,怎么在何关的眼中,程千帆竟然是反日分子?

莫不是程千帆一直在假装亲近帝国?

就在刘波的脑海中快速思考之时,只听见——

“我反对!”方木恒情绪激动说道。

“木恒,你?”刘波露出惊讶表情。

“程千帆这个人我知道,这就是一个黑了心的巡捕。”方木恒说道,浑然没有看到何关与刘波脸色之不自然,“这个人欺压商贩,仇视、羞辱爱国志士,这样的人是我们要打倒的对象,怎么还反倒是成为我们要发展的对象?”

看着义愤填膺的方木恒,刘波心中点头,对啊,这才是他所了解的程千帆。

他看向何关,想要听听何关怎么说。

何关有些措手不及,在他的印象中,程千帆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朋友,人不坏,正是最好的发展对象,怎么在方木恒的眼中,程千帆竟然如此恶劣?

“刘哥,你和千帆关系不错,你说句公道话吧。”何关说。

“我和小程关系是很不错,我承认,小程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刘波说,他看着何关的眼睛,“只是,有一点我一直很疑惑,小程似乎对日本人的态度有些暧昧。”

“什么?”方木恒大声问。

“千帆确实是曾经在日本人的学校里读过书,难免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何关想要为程千帆辩解。

“汉奸!”方木恒拍了桌子,“这是中了日人荼毒的汉奸!”

他停顿了一下,斩钉截铁说,“我把话说在头前,即使是现在不是汉奸,此人将来必然是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