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刚入睡感觉巨大的东西 把下面能看湿的作文5000字

2022-06-21 15:01:37情感专区
对于美的追求不一样。以前会去分析人物,会从人物出发,现在的,倒是淡了一些,真的听的久了,就能够听出区别了。手,眼,身,步。在小生这个行当里,姜然所做到的,根本无可挑剔。至少,在尹航老

对于美的追求不一样。

以前会去分析人物,会从人物出发,现在的,倒是淡了一些,真的听的久了,就能够听出区别了。

手,眼,身,步。

在小生这个行当里,姜然所做到的,根本无可挑剔。

至少,在尹航老师看来,这位就是新时期的昆曲演员领军人了。

排玉簪记?

排!

这次不缺大角儿了,一定能重新把《玉簪记》唱红苏江。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眼神火热,恨不得把姜然看穿了,在别人看来,这是在看戏,在他自己看来,这是在观摩国宝啊。

唱腔就像是最为纯正的水磨石一般,可以细细品味,演员的唱作,都是顶尖的,自成一派。

国家可以把昆曲抬到一个极高的地位,是因为有着独特的文学和艺术鉴赏价值,而作为这些的载体,就是昆曲演员了。

本身,能够把昆曲唱红的,都能够获得不错的地位和认可。

更遑论是这种角儿了。

这是宝贝啊!

至于姜然自己,刚开始看到这么多观众的时候,心态还是波动了一下。

只是片刻,便被他收束住了。

紧张,倒是不存在的,只是震撼。

以前是二三十个老人来听,可以包容他的一切,包括肢体僵硬,身段做不出来,还有几次破音边缘疯狂试探,虽说最后收回来了,却也拼尽了全力了。

但是,你在这种演出中僵硬一下试试。

直接水瓶子就扔上来了。

妈的,花了一百块钱,就看个僵尸跳舞?

和小剧场演出的感觉终究还是不同的,他觉得,至少在塑造人物的过程中,要多注重观众一点。

观众要是露出什么不耐烦的神色,他还能控制着自己再表演的投入一些。

在戏台上,如果不看观众的反应,姜然觉得是唱不好戏的,观众们是一面镜子。

除了极个别的人的个别原因以外,你若是把大部分观众唱的离席而走,那你这戏也就不用唱了。

早早的回家种地去吧。

所以要留一点戏外的空间给观众。

剩下的大部分,才是自己塑造的人物。

折扇挂在腰间,脑海之中顿时间清明一片,但是他不能拿起折扇,因为不符合许仙现在的人物。

塑造人物,是很重要的。

比如一些观众在两位旦角儿转身的转折时候,想要起身离开,姜然直接接上了唱,再用声腔感染观众,这是一个演员要做到的。

然后那位观众在最后也并没有离开。

这就是效果的体现了。

再比如,一段唱完之后,又有人想要起身,姜然只是余光扫到,等到这位观众刚刚站了起来,姜然觉得,这段被观众厌烦的原因,应该是自己唱的太平稳了,不应该这么平稳的。

所以陡然增加了音调,团队不愧是专业的,连动着奏乐的声音,也跟着迅速开始增加了调门,这位观众身体抖了抖,更加快步的离开了。

这是让姜然不解的。

难道是他唱的不好吗?

那我走?

没有多想,也来不及多想,他继续的开始唱。

总之,姜然没有将它当成试戏来看,而是百分之百的投入到了这个上面。

在戏曲塑造人物上,姜然占了百分之九十八的全神贯注。


 

剩下的两分,在戏外。

戏里,他是飘然的许仙,也是矛盾中的许仙,既想见到白娘子,又有些惧怕小青的责难,所以把人物复杂着演绎,但许仙却也有自责的一面,和那种来自书生意气的洒脱,俱在。

毕竟是少年人,也有着属于个人的独特光辉在里面,人性的美,和爱情的美,都在其中歌颂。

戏外,他留意着整个戏台上的班子,和台下的观众。

台上台下的一切,这都是戏外的东西。

所以,把戏唱好,是很难的,要揣摩人物的心理变化,然后接受观众的反馈。

试戏,姜然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至少,姜然觉得,他的收获还是很多的。

“渐入佳境了啊。”杨团长轻轻的感慨了一下,说道。“这调还能升,是我没有想到的。”

“年轻人嘛,气足啊,咱们比不了。”尹航老师笑着说道,“平地都能升上去,并且不减下来,真是让这几位师傅也更卖力了。”

“这叫棋逢对手。”杨团长笑着说道。

他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看着台上的姜然,他想到了自己,当年,他也是个好角儿啊

《断桥》一折,唱作很多。

直到,演到了小青在路途上遇到许仙,持着宝剑高喊了一声,“许仙,哪里走!”

众人方才从姜然的唱作之中回过神来。

咦?

怎么降调了?

然后是青白二人开始合唱,众人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毕竟张老师年纪大了,乐队也不忍心再升调了。

姜然那里,升调纯粹是因为他自己要升的。

不得不说,升调之后,姜然唱的更加有韵味了。

并且,没有任何破音,或者影响唱段的情况。

接下来是断桥相会,大段的演,看起来,几人都真的比较投入了,张姨作为老戏骨,在见到许仙的时候,毫不留情的给了一巴掌。

虽然不是真打,但,姜然做出来的反应,就像是真的一般。

看的观众直呼过瘾。

叫好的声音不绝于耳。

之后的戏中,在许仙的唱段的时候,音乐不自觉的又是升了一些。

姜然也轻松自如的唱了上去,没有一丝一毫的阻滞。

一折戏,并不漫长。

以三人同归去收尾。

不过,看戏的,却是看的爽了。

尤其是姜然的唱段,让人彻底的记住了这位扮相英俊的小生演员。

年轻,唱的劲头足,过瘾!

他们听不太出来专业演员和宗师的差别究竟在哪里,但是唱的好坏,还是能听出来的。

“嗓子好,挂味儿,身段上佳,自成一体,叫姜派小生吧。”杨团长半开玩笑的说道。

事实上,他这个宗师的名头,还真不是随便就说的。

自成一派,首先得一个人养得起剧团。

以前的苏昆,虽然没有宗师,但是老一辈儿的几位,几乎是都已经达到了大师的水准,才能够让这里彻底的站稳到昆曲第一的位置。

随着老一辈儿的逝去,倒是不少的老戏都淹没在了历史里面。

昆曲不易,出一位宗师,更是不易。

“开宗立派的话,还得众人公认才行。”尹航老师笑着说道。“不过,我觉得他距离这个不远了,只是,他这一身本事,真不知道在哪儿学来的。”

“不是你教的?”

“我哪儿有这本事,他是带艺投剧院的,要不是我们这儿有点意思,可能人家都看不上,不过这位的昆曲唱的是真的好。”

三合一,六千+字

唱的,不能说是好,只能说是无敌!

少年宗师,哪怕距离真正的成熟,是还差一些火候,但却已经苗头初显了。

唱完了一场之后,掌声雷动。

站在缓缓的拉起来的幕布后面,姜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昆曲的传播者,把所有的光鲜亮丽,都留在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