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惩罚sp的视频丨vk 男朋友说喂我吃小蝌蚪是什么意思

2022-06-21 14:59:52情感专区
——重新走入病房里,霞和西莉亚都能听到神宫和也那平稳的呼吸,通过昏暗的光线,依稀可以看到当前神宫和也的状态。手肘,以及整条左腿都被绷带与药膏包住。抚摸了一下他

——

重新走入病房里,霞和西莉亚都能听到神宫和也那平稳的呼吸,通过昏暗的光线,依稀可以看到当前神宫和也的状态。

手肘,以及整条左腿都被绷带与药膏包住。

抚摸了一下他的脸。

冰冰凉凉的,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温度。

西莉亚和霞在此刻都有些忍不住,皆是流下了泪水。

伤不在她们身上,但却感觉比谁都疼。

真正看到自己最喜欢的人变成这副模样,换做是谁,会有好心情呢?

作为第一个感受过和也体温的少女,西莉亚心里是最为煎熬,痛苦的。

正因为感受过他的炽热,所以在这时候触碰他的冰凉会有明显对比,会有明显感受上的不同。

她只觉得胸腔发闷,沉重,呼吸也有些困难。

好疼。

“……”二女只是稍微抚摸了一下他后,便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

期间一言不发,除了呼吸声之外,不发出任何会打扰到他的声音。

在昏暗的空间里,一蓝一红的两双眼眸,泪光仍在不停打转。

化妆,倒是个技术活,众人倒是也不急,就没有紧赶慢赶,就连林曼,还有时间去再开开嗓,反正是不用动嘴,用气顶着就行,倒是也不影响化妆。

昆曲,《断桥》。

不是姜然第一次唱了,只不过这种卖出去票了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底气也更足了。

上好了妆后,姜然便在后台等着。

看了一眼身旁的林曼。

林曼的扮相,要温丽的多,或者说,她是最适合这种古装妆容的,不然也不可能一个点翠的头花,便是让她的气质更上一个台阶了。

现在看起来,倒是娴静的多。

整理着头上的饰品,脸上看起来很有古代女子的感觉了。

“白蛇嘛,当然还是要有些仙气的好。”张姨也看着林曼的身影赞叹了一下,“我觉得小曼就挺好的了,美而不妖。”

事实上,在古老年,戏曲演员对于白蛇的演绎也有两种,一种是妖,一种是仙。

对于蛇妖的演绎,唱起来会更加的大方一点,虽然是妖物也通人情。

至于有仙气的妖,则是更符合人们对于美的向往,古老的故事情节,大抵上都是如此。

整个白蛇故事,流传千年,也不断的在美化爱情,也一直在证明着,这种爱情,是值得被歌颂的。

冒着生命危险去盗仙草,只为救许郎夫还阳。

无处不是对爱情的忠贞。

姜然收回了目光,尹航老师则是不在,他去和杨团长去交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可能是在完戏之前都不会回来了。

张老师谈起过一些杨团长的事情,这位当年也是省昆剧院的中的名角儿,却因为嗓子有些坏了,然后被人匿名检举了一些生活作风上的问题。

虽然大多数都是捕风捉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是,当时的上级为了捧另一位生角,也就是顺水推舟的把他从一线挂到了二线。

杨团长一气之下,离开了省昆剧院。

想到这儿,张姨还感慨了一下,“听说他当时嗓子坏了,也并不是自然坏的,应该是被人害了一把哎,当年多好的角儿啊。”

竞争无处不在,内卷,卷的就是你的那份份额,想要保住,就什么也不顾了。

姜然觉得,这是那个年代的故事了,这个年代,科技高度发达,至少,暗害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你好,准备上场。”工作人员过来招呼了一声,就离开了。

“走吧,到我们了。”张姨笑着说道。

拿着省剧院的名头去卖的票,当前的上座都已经是达到三百五左右。

好歹也是几百人呢,哪怕是只有这些人支持,他也觉得满足,断然不能唱砸了。

花了那么高的票价,就听你这四十分钟。

你得让人觉得你值得,乃至于说,昆曲值得。

大幕缓缓地拉开,虽然仅仅是个县剧团,但里面的内饰却并不简陋。

首先是林曼出场,一个漂亮的开场,直接让得场面上产生了不错的效果。

虽然都是在认真的看戏,没有鼓掌,但是,却都是坐直了一下身子,表情也严肃了一些。


 

姜然看到之后,也觉得很棒。

这一个开场,直接就能把观众带入到戏里面,这就是不错的了。

这一折是白蛇刚刚金山寺斗法之后,不敌法海,方才风尘仆仆的逃离那里,脚步略带着一些慌乱,神情和眉间的愁苦,也表现得很自然。

这就是很成熟的演员了。

“苦啊!”

接下来是一句唱,“顿然间”

字音刚刚止住,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姐姐!”

紧接着,是张老师饰演的小青快步的从侧方走了出来。

然后一齐继续唱“鸳鸯折颈”

“空辜负海誓山盟”

“好教人珠泪暗滚”

“怎知他一旦多薄幸”

昆曲旦角儿的美,在于那种灵动的舞,像是在台上飞一般,手势一举一动,都是带着美的内涵,

尤其是这种双旦角的戏,两个人动作相辅相成,经过排练之后,更是动作几乎是一致的跟镜像一样。

可以说,两人在台上的一举一动都符合着古人对于女子的美,那种追求和热爱。

“可恨法海,竟不放俺官人下山,与他争斗,奈他法力无边,险被擒拿,幸借水遁而逃,来到临安”

一段的念白,现在的白蛇看起来很虚弱了,狼狈逃离金山寺,并且,分娩在即,只得离开这里,想要和小青约定前往许仙姐丈家中分娩。

后台的姜然不禁暗暗的赞叹了一下。

本来林曼的实力,刚刚达到职业级别左右,即便是很努力,但却也终究是没有唱过几出大戏,现在能够拥有这个实力,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然而,经过了张姨这么一带。

演技可以堪比一些实力退步之后的名家了。

戏曲之中,老人可以带着新人提升的说法,绝对是有着道理的。

实力看起来可以达到一个跨级的作用,这是一位戏曲大家级别的演员甘当绿叶取得的效果。

很快,两人又是一段唱,翩然着快步走了下去,这是前往姐丈家了。

两人的话音还未落下,便是传来了另一个虽是假音,却带着阳刚之气的声音。

“一程程钱塘将近”

正是接着两人的话尾,接起来了唱段。

姜然走了出来,足迹轻盈,却是很快。

“蓦过了千山万岭”

“锦层层过眼烟云”

“虚飘飘魂断蓝桥境”

几乎是唱每一个字的时候,都用身段给描摹了出来。

唱作浑然一体。

从走出来的那一瞬间开始,便已经是进入了角色。

然后是念白

“悔不该去往金山烧香,连累我家娘子受尽苦楚,这是我的不是啊。”

“想我与娘子恩情匪浅,平日待我又十分体贴,故此我下得山来,寻找娘子的下落。”

却又想起金山寺之事,想青儿必定怀恨于他,如此一来,不免去到姐丈家中,暂且安身,再做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