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都市太子的人妻后宫 带着跳d走路舒服吗

2022-06-21 14:51:10情感专区
这并非危言耸听,周虹苏派出的同志,自然是知道周虹苏的存在的,周虹苏同志是上海红党市委临时委员,这个同志被捕,周虹苏同志也将陷入危险……“老周,平江村那边不

这并非危言耸听,周虹苏派出的同志,自然是知道周虹苏的存在的,周虹苏同志是上海红党市委临时委员,这个同志被捕,周虹苏同志也将陷入危险……

“老周,平江村那边不能派人去了,那里有特务。”彭与鸥说道。

周虹苏点点头,随即皱了皱眉头,“那杨细妹……”

他刚才已经听彭与鸥讲述了杨细妹家中的惨事,对资本家的恶行愤慨不已,对于这个悲惨的贫苦家庭非常同情。

如果组织上不出手救助,杨大妹的重病母亲以及年幼的妹妹很难熬过去。

“是啊。”彭与鸥长叹一声,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这正是他们为何要抛头颅洒热血、奋起革命,杨细妹家里的情况,红党人不可能置之不理。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任何人去接触杨细妹家里都是极其危险的。

该怎么办呢?

彭与鸥陷入沉思。

……

程千帆也在思考。

窝棚区有特务,现在任何人接触杨细妹家中,都是羊入虎口。

只是,姐姐惨死,重病缠身的母亲上吊了,只留下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没有人救助的话,根本活不下去。

“笨蛋!”程千帆在心里又骂了方木恒。

蓦然,他心中一动。

即使是‘笨蛋’,似乎也是有用的。

如果说有一个人去救助杨细妹,却并不会遭致特务的抓捕,这个人非方木恒莫属!

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引方木恒‘入彀’,程千帆脑海中已经有了初步的方案,只是细节上还需要进一步雕琢。

方木恒一直受到党务调查处特工监视,如若‘利用’方木恒去救助杨细妹,必须小心再小心。

下班之前,程千帆先去了‘证件科’,取了他为豪仔办理的身份证件。

为了避嫌,程千帆‘重操旧业’,帮助十余名外埠来沪的人员办理了身份证件,如此,‘豪仔’的身份证件隐藏其中不会引人瞩目。

以最恶劣情况来说,即使是未来豪仔暴露,程千帆也不会因为此身份证件受到怀疑和牵连。

拿人钱财与人办事,这很合理。

暴雨还在下,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程千帆换了便装,穿上雨衣,找今夜值班的一个华捕借了自行车,冲入如注的暴雨中。

和宋甫国相约的地点不在富贵酒楼。

富贵酒楼是特务处法租界情报组的据点,程千帆不适合再在此处出现。

……

闪电。

雷声。

暴雨。

阻挡不了外出劳碌的人群。

做一天工,吃一天饭。

停一天工,就要饿肚子。

一个在暴雨中拉车奔跑的黄包车夫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客人也翻落车下。

气急的客人拿尖头皮鞋猛踢车夫,摔得鼻青脸肿的车夫抱着脑袋跪在地上求饶。

穿着雨衣的安南巡捕躲在屋檐下避雨,指指点点,哈哈大笑。

程千帆骑车子靠近,下车,猛然偷袭,狠狠地一脚将打人者踹翻在地,迅速骑上车,飞快的消失在暴雨中。

他认出来打人者是檀香山路青木洋服的职员,店主是日本人,这名职员是中国人,端了日本人的饭碗,心肠也是日人一般了。

……

八里桥路,沈大成糕点铺子。

店员在柜台后面无聊的聊着天,不时地看了一眼外面的暴雨,祈祷雨过天晴能多一些顾客。

叮铃铃。

门帘动,风铃响。

两名女店员抬头看,就看到一个身穿雨衣的男子进来,滴下了一路水渍。

一个胖胖的店员眉头一皱,就要说些什么。

“你好,来三斤条头糕。”男子抬起头,微笑说。

剑眉星目、仪表堂堂、玉树临风……

还珠楼主的中的这些词语,在两名文化程度一般的女店员的脑海中浮现。

胖店员的脸上绽放出鲜花般的笑容,“好的,先生,请稍等。”

“麻烦多包几层油纸。”程千帆说道。

这是买给小陶老板的女儿吃的。

接到宋甫国的电话后,程千帆就记挂着这件事,他想起了小陶的女儿。

此前和小陶最后一别,程千帆注意到小陶的手中拎着的油纸包,他闻出来那是沈大成糕点店的条头糕的味道。

大步流星离开的小陶,手中拎着的条头糕晃啊晃,那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宠溺和爱。

沈大成糕点铺的糕点价格昂贵,程千帆能够猜到这是小囡囡缠着小陶好久,小陶才舍得买给女儿的。

小陶老板的女儿再也没有机会缠着她的父亲给她买条头糕吃了。

……

“先生,给您包好了。”胖店员将糕点递给程千帆,看着这个英俊的年轻男子掏出一沓钞票,胖店员脸上的笑容更盛,“先生,要不要再买点绿豆糕?”

程千帆微微错愕,沈大成的绿豆糕,他好几年没吃了。

芍药姐爱吃绿豆糕。

她每次买都会买三份,她自己一份,程千帆一份,筱叶一份。

后来是买四份,多了一份给姐夫。

程千帆一开始对姐夫很抵触,不是被横刀夺爱的那种抵触,是觉得疼他的姐姐嫁人了,舍不得。

芍药姐比他大五岁,姐夫比他大六岁。

民国二十年,沪上腥风血雨,上海红党组织遭遇近乎毁灭性打击,无数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消失。

这些人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芍药姐和姐夫也在这些人之中。

无比疼爱自己的芍药姐,以及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渐渐地让程千帆敬佩,并且让他感受到了兄长之疼爱的姐夫的杳无音信,是程千帆这些年一直放不下的事情。

“不了,我不爱吃绿豆糕。”程千帆微笑着,摇摇头。

出了店门,天空中又响起一声炸雷。

程千帆微微皱眉,若兰最害怕雷声了,她现在一定很害怕。

……

雅培尔路三十一号。

这是宋甫国的临时居所,或者说是宋甫国愿意让程千帆知道的居所,两个人暗号相约在此处碰头。

程千帆骑在自行车上敲门,敲门声在暴雨的喧哗声中并不引人注意,不过,房门很快就开了,显然宋甫国早就在等候。

程千帆架起自行车过了门槛入内,宋甫国机警的望了望四周,迅速关门。

一个多月不见,宋甫国看起来竟多了几分倦容和苍老。

“千帆,你先看看这些文件,我再转达南京总部的命令。”宋甫国直接将一叠文稿丢给程千帆。

“周怀古。”程千帆才翻开第一页,便大吃一惊,“竟然是他。”

看完第一页,程千帆翻页继续看,同时小心翼翼问宋甫国,“科长,我听闻此人正在和日本人打得火热,这是真的吗?”

“没错。”宋甫国沉声说,“戴处长让我们干掉他。”

说着,宋甫国压低声音,“委座也觉得这家伙过线了,老头子下了必杀令。”

“这老家伙又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程千帆问。

周怀古曾是直系军阀孙传芳手下,后来曾经任安国军军长,九一八之后,此人多次为日人张目,表示日本人不是来侵略的,大家不要惊慌。

“周怀古最近很不老实,上蹿下跳,抨击国府,宣称国府应该承认伪满洲国。”宋甫国说道。

“数典忘祖的败类!”程千帆怒骂。

“这算什么,这老东西还鼓吹要求国军从北平和天津撤军,允许日军进驻,称此举可以缓和中日之紧张关系。”

程千帆惊呆了,饶是他听受过很多汉奸的可耻行为,乍闻此事,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这得是多么无耻之人才能够堂而皇之说出这种汉奸言论。

“周怀古要来上海?”程千帆翻到第三页,这是一份电文,他惊讶不已问,此人不在日寇势力强横、气焰嚣张的北方呆着,竟然要来上海?

……

八里桥路,沈大成糕点铺子。

风铃声响起。

一名女子撑一把黑伞入内。

“你好,两斤绿豆糕。”女子收起雨伞说道。

胖店员惊讶的看了这名女子一眼,心中暗暗惊叹,这女人好漂亮,真是奇了怪了,这暴雨天,先是来了一个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这又来了一个熟透了的美妇人。

“谢谢。”女子付钱,微微点头,来到店门口,撑开雨伞,朝着马路对面的黑色轿车缓步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