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调教手册程伟苏柔21章 新婚警花被别人开了苞

2022-06-21 14:50:37情感专区
“2036!出来!”“3045!出来!”“3046!出来!”牢房里炸开了,所有人震惊、悲伤的看着凶神恶煞的军警将喊道名字的同志押出去。最后叫到名字的3046是被

“2036!出来!”

“3045!出来!”

“3046!出来!”

牢房里炸开了,所有人震惊、悲伤的看着凶神恶煞的军警将喊道名字的同志押出去。

最后叫到名字的3046是被担架抬出去的,上午刚刚受刑的3046浑身血水,奄奄一息。

担架上一个昏迷的人,还有五个人昂首挺胸,双手带着手铐,脚上是沉重的脚镣,他们举起手中的手铐,大声喊道,“同志们,永别了,革命胜利那天,请代我们向党和同志们致敬!人民万岁!”

一行人经过女牢的时候,一个浑身带血的孕妇疯了一般朝着躺在担架上的人呼喊,呼喊他的名字。

又是十几分钟后。

龙华刑场。

“举枪!”临时行刑官汪康年扫了一眼六名即将被处决的的红党,他希望看到害怕和怯懦,他失望了,这让他更加愤怒,厉声喊道。

“红党万岁!”

“人民万岁!”

“人民革命胜利万岁!”洪亮的声音在空中交汇,响起来。

嘭嘭嘭嘭嘭,一阵枪声响起。

……

轰隆。

回到巡捕房的程千帆,正在同大头吕等人抽烟聊天,就听见天空突然一声炸雷。

不知道何时,天空已经昏暗下来。

不一会的功夫,突如其来的暴雨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

暴雨如注。

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临下班前,程千帆接到了一个找他的电话。

“程警官,我是小陶的表舅啊,上次的事情多亏你来转圜,宋某备下酒席,还望程警官赏脸。”

“宋老板太客气了,陶兄回来没?哈哈哈,那程某就叨扰了。”程千帆哈哈笑着说道。

他的心中一惊,这是宋甫国要和与他紧急见面的暗号。

程千帆赴杭城前,宋甫国的职务是特务处上海区法租界情报组组长。

宋甫国现在的职务是特务处上海区情报科科长。

程千帆所领导的独立潜伏小组并不和上海特务处其他单位有任何联系。

就连宋甫国也不知道程千帆创建、领导独立潜伏小组。

他非常看好程千帆,并且为其争取了杭州受训的名额。

却是没想到程千帆从杭州归来,特务处南京总部在向宋甫国颁发了晋升令的同时,还有一份直传与他的秘密通知,程千帆的‘组织关系’从上海区情报科脱离出来,宋甫国对程千帆依然有领导权,不过,这个领导权是有限制的。

宋甫国的沪上情报科有任务、行动之时,可以请程千帆协助。

仅仅只是协助,程千帆甚至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是否协助,即使是参与协助,也不可以同情报科其他人员发生任何交集。

甚至可以直接理解为,这是宋甫国本人邀请程千帆协助,和情报科没有关系。

要说宋甫国对此没有一些怨气,那是不可能的,送出去的人才,回来后和自己所部没有关系了。

不过,宋甫国也只能接受。

他研判程千帆应该是受到特务处某个高层的看重,被调到了某个他不知道的单位。

他知道以程千帆的能力、背景,早晚必成大器。

却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特务处总部重用。

不管怎么说,程千帆是他发掘的人才,他待程千帆不薄,总归是有一些香火情的。

挂掉电话,宋甫国眉头紧锁,他在思考南京总部下达的这个任务。

……

法租界雅培尔路和霞飞路的路口,奋发书店。

书店的伙计拿着鸡毛掸子,假装打扫灰尘,警惕的眼神一直在盯着书店外面。

里间。

“周虹苏同志,阿海同志暴露的原因,必须想方设法尽快查明。”彭与鸥表情严肃,低声说道。

“申报馆的一个印刷工人是我们的同志。”周虹苏的表情同样是严肃的,“我安排这位同志打探消息。”

“一定要叮嘱这位同志注意安全,情况不明,我们无法确定申报馆内部是否有特务。”

“我明白。”

“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阿海同志枪伤感染,情况很不好。”彭与鸥说道,“现在急需一种叫做磺胺的西药,想办法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搞到这种药。”

“磺胺?”周虹苏想了想,“这是什么西药,没听说过。”

“一种新药,在欧洲也只是刚刚研发。”

“我尽力,只是……”周虹苏眉头紧锁,欧洲才刚刚研发的新药,上海几乎没有可能搞到。

“我明白,尽人事听天命吧。”彭与鸥叹口气,他也知道搞到磺胺的希望极其渺茫,但是,总归要尽力去寻找,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志就这么失去宝贵的生命。

“还有一件事,老周,你安排一个机灵可靠的同志前往苏州河边上的平江村……”

……

轰隆。

天空响起炸雷。

雨更大了。

邵妈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依然浑身湿透,她几乎是踉踉跄跄的进了书店。

“邵阿姨,你怎么来了?”书店伙计大惊,警惕的到门口探头看了看,暴雨如注,看不清远处。

“彭教授在这里吗?”邵妈急切问,彭与鸥今天请了病假,不会去学校,邵妈急的团团转,她只知道奋发书店这么一个联络点,只能来这里碰运气。

“在呢。”小伙计点点头,几个大步来到里间门口,敲门。

“谁?”周虹苏走到门口问。

“掌柜的,邵妈来了。”

周虹苏惊讶不已,看向彭与鸥,邵妈虽然知道这个联络点,但是,按照组织规定,除非紧急情况,邵妈是不应该来此的。

彭与鸥脸色一变,心说‘出事了’。

他了解邵妈,这是一位忠诚可靠、非常警惕的老同志,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她不会冒险来此的。

……

“出什么事了?”彭与鸥看着浑身被雨水淋透的邵妈,关切的递过去一个毛巾,问道。

邵妈胡乱的拿着毛巾擦拭了头发,将毛巾一放,从身上掏出一个用油纸包,递与彭与鸥。

“彭先生,我今天从菜场买菜回来,发现了这个。”

彭与鸥接过油纸包,小心翼翼的打开,看到里面是一个洋火盒。

洋火盒微微有些潮湿,他推开看,看到了里面的字条。

‘平江村杨细妹处有特务设陷监视,小心,切切,钱白离。’

彭与鸥大惊,他这边刚刚还正在安排周虹苏派一位同志去平江村,这就接到了平江村有特务监视的情报。

“知道是谁给你的吗?”彭与鸥急问。

“不知道,我买菜回到家,才发现洋火盒。”邵妈说道,她在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思考,她素来机警,但是,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将洋火盒放进菜篮子。

菜场里人来人往,乱糟糟的,有卖鸡的,草鸡飞出来,还有人的鱼跑出来,还有一个老妇人摔倒,每一次都引起一阵小混乱,传信之人都可以趁着这阵子混乱将情报放进菜篮子,根本无从查。

她甚至不知道这个洋火盒是不是在菜场被人放进去的。

……

“不知道就算了。”彭与鸥点点头,“邵妈,这件事保密,不要对任何人提及。”

说着,彭与鸥看了周虹苏一眼,周虹苏点点头,表示自己也会注意保密。

彭与鸥刚才只是下意识询问邵妈,旋即他就明白这个传递这份紧急情报的是何人。

钱白离,白——白居易,离——离离原上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钱白离就是钱星火。

这是‘星火’同志为了掩人耳目,‘临时’取的化名。

‘星火’同志很谨慎,即使是邵妈看到了这个署名,也不会知道传信的人是谁,只有彭与鸥自己才能猜到这个名字的涵义。

彭与鸥不会怀疑‘星火’同志的情报准确性,‘星火’同志是隐藏在国府党务调查处的内线特工,这一定是他骤然得知敌人在平江村设陷,紧急将情报送出来。

‘星火’同志在白天不好联系自己,将‘主意’打在了邵妈的身上,非常聪明。

……

这个情报太及时了,拯救了一个即将吊入敌人陷阱的同志,甚至可以说是挽救了上海红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