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主人的花式调教H 学校公用便器H女

2022-06-21 14:49:52情感专区
好在这个问题他有正当‘答案’。“晚辈有朋友在国立复旦大学学医,从他那里偶然看到过。”赵文华点点头,他倒不是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完全是性格使然,下意识

好在这个问题他有正当‘答案’。

“晚辈有朋友在国立复旦大学学医,从他那里偶然看到过。”

赵文华点点头,他倒不是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完全是性格使然,下意识的询问。

……

别看赵文华此前态度恶劣,对程千帆这个巡捕也是横看竖看不待见。

对于程千帆威胁说不讲解就不给药的行为,更是深恶痛绝。

不过,当谈及专业话题,谈及磺胺这个药物的时候,老头子又一副兴致勃勃,侃侃而谈。

很多专业名词,程千帆依然不太明白。

不过,他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信息,这是欧洲许多科学家正在研究、并且在医学界内部引起轰动效应的新药,此种药物有着绝佳之抗菌作用,是受伤患者的福音。

赵文华没有提及枪伤。

但是,程千帆立刻联想到枪伤治疗上,如若磺胺真如赵文华言语中所推崇的那种神奇效果,这绝对是神药。

“拎走,拎走。”赵文华指着木桶,一脸嫌弃。

这臭脾气!

程千帆没有理会这个脾气倔强的老头,直接告辞离开。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磺胺,他在琢磨怎么才能够尽最大可能的吃下最大分量的磺胺。

这两箱磺胺,在他心中之分量前所未有之重。

这是能够挽救很多同志之生命的救命仙丹!

程千帆离开后,赵文华想到对方答应明天送来的一盒磺胺,无比兴奋期待。

只是,想着想着,老头子突然长叹一声,脸上的兴奋之情也淡了许多。

马思南路。

邵妈挎着菜篮子归来。

她看了看自己放在门外台阶上,用作预警作用的一排整齐的小花盆没有移动,一个花盆下面压着的一条不起眼的细绳还在,判明没有危险,这才拿钥匙开门进屋。

她去大发菜场买菜,本身也是和组织上进行联络。

大发菜场的一个菜贩是组织上为彭与鸥配备的预警保护。

确切的说,是彭与鸥亲自安排的向组织上示警的保护。

每天邵妈会去那个菜摊,双方不会有任何的交流,邵妈在这他的菜摊买菜,表明彭与鸥没有危险。

一旦某一天邵妈去了大发菜场,却没有去那个菜摊、而是隔壁的菜摊买菜,就说明彭与鸥这里有危险,或者是有紧急情况。

若是邵妈没有某一天没有去大发菜场,就说明出示了!

将菜篮子中鸡蛋取出来放到厨房。

随后将菜篮子中的其他菜倒在地上,邵妈开始为晚饭做准备。

家中就邵妈和彭与鸥两人,吃的还是比较简单的。

她买了一些青菜,两条老詹家的咸鱼,还有三两猪肉,五枚鸡蛋。

晚上计划炒一盆小青菜,油煎咸鱼,再来一个廋肉粥。

在邵妈看来,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晚餐了。

其他那些女佣却并不这么看,一开始竟然有些看不起。

邵妈只能说,自家的老爷是大学教授,吃不惯大鱼大肉,忌口,平素就吃一些简单的,如此,次数多了,女佣们信了,他们会说大学教授不亏是文化人,吃的饭都这么‘斯文’。

若非怕吃的太过寒酸引起女佣们的怀疑,邵妈是不会舍得买猪肉的。

彭与鸥的大半薪水都贡献出来给组织上当经费了。

邵妈只能每天精打细算,既能够吃的不至于寒酸,又不要花太多钱。

洋火盒?

择菜的时候,邵妈注意到了原本被倒出来的青菜盖着的一个洋火盒。

她拿起来看,很普通的洋火盒。

是什么人随手丢的,落到了自己的菜篮子里面?

邵妈推开来看,就看到十几根洋火的上面赫然有一个卷起来的小纸条。

邵妈猛然一个激灵!

这是谁人、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她没有立刻看纸条上的字,而是迅速走到门边,查看房门已经反锁,外面也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打开纸条看。

“平江村杨细妹处有特务设陷监视,小心,切切!钱白离。”

……

从广慈医院离开的程千帆,心情极好。

成功的将情报传递出去。

更得知了磺胺这种新药的神奇药效。

连日来之凶险厮杀、惊心博弈、殚精谋算,他整个人就像是绷紧了的弓弦。

尽管台拉斯脱路的枪战带来的后续影响远没有结束,但是,程千帆获得了些许喘息之机。

汪康年的糟糕心情好了一些。

打听来的情报显示,前几天确实是有人来杨大妹的家中探望,询问了杨大妹死亡之事。

根据口述人的描述,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申报》的那个阿海。

这就是了,阿海是报馆的人,可以借助工作便利来调查童工之情况。

 

以此推论,在那位红党王部长的家中发现的关于女童工杨大妹之死的报告,想必就是阿海所书。

和杨大妹家中有牵连的并非新面孔红党,这并没有让汪康年沮丧。

阿海受了枪伤,红党势必会安排其他人员来接手此事,届时捕拿既是,殊途同归。

汪康年自然不会长期停留在窝棚区,脏水横流、到处散发着恶臭味的窝棚区,短时间查勘可以,长时间的话,他受不了。

从苏州河畔的窝棚区归来,汪康年没有回自己掩饰身份的诊所。

连续换乘两个黄包车,最后到了檀香山路的一处民宅,换了一身崭新的中山装。

不一会的功夫,小四开着小汽车来接他。

……

淞沪警备司令部驻地,龙华。

整理了一下衣装,汪康年表情严肃的下车。

“组长,股长等你多时了。”一名党务调查处的特工迎上来,引着汪康年过了岗哨。

“股长。”汪康年看到吴山岳,立刻敬礼,随后才状若刚刚注意到吴山岳身旁一位一身军装之三十余岁男子,毕恭毕敬的立正敬礼,“梁督察长!”

淞沪警备司令部督察长梁芳书国字脸,一脸正气,面相上说此面相往往官运亨通,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梁芳书非黄埔系,也不是浙江人,却颇受委员长信任。

“吴老弟,走吧,吉时已到,该送这些老朋友上路了。”梁芳书淡淡说道。

一行人穿越走廊,经过一行石板路,又经过了几道岗哨,几人来到戒备森严的一处监牢。

“花名册给我。”梁芳书亲自画押签字后,吩咐说。

“吴老弟,请吧。”接过一份黑色封皮的花名册,梁芳书微笑说。

“都可以?”吴山岳随意翻看,问。

“我给你的,就是可以的。”梁芳书笑着说,“这些都是极顽固分子,早晚要解决的。”

吴山岳点点头,拿起红墨水钢笔,随意翻看,偶尔翻到某一些,就在一个数字上面画了圈。

1025。

1026。

2035。

2036。

3045。

停顿了一下,吴山岳问汪康年,“今天礼拜几?”

“礼拜六。”

吴山岳点点头,又翻了翻,在3046的数字上面也画了圈。

党务调查处昨日损失惨重,吴山岳暴怒,他决定杀几个红党去去火。

……

十分钟后,监牢里传来一阵嘈杂和走动声。

“1025!出来!”

牢房里的被囚者躁动起来。

大家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做什么?”

“!”

“1026!出来!”

“2035!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