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菠萝菠萝蜜视频播放高清免费观看 亲亲时有硬硬的东西碰

2022-06-21 14:49:13情感专区
……西洋人会来大发菜场吃粥吃咸鱼,同样是住在马思南路的彭与鸥教授呢?不会。程千帆内心里摇头,彭与鸥家中有一个以女佣身份作为掩护的邵妈。家中有女佣,早餐和晚餐

……

西洋人会来大发菜场吃粥吃咸鱼,同样是住在马思南路的彭与鸥教授呢?

不会。

程千帆内心里摇头,彭与鸥家中有一个以女佣身份作为掩护的邵妈。

家中有女佣,早餐和晚餐基本都会是女佣买菜做饭,不然会引起怀疑。

大发菜场是这附近最大之菜场。

邵妈要是买菜的话,最合适、也是最正常、不会引起怀疑的选择就是大发菜场。

程千帆掏出怀表看时间。

他了解‘大户人家’中的女佣的惯常工作时间,晚餐的食材大多是中午午饭后采买。

马思南路的很多家庭都有女佣,邵妈要是‘合群’的话,很可能随大流在这个时间点来买菜。

“大发菜场门口停一下。”程千帆说道。

这是七八个穿着妈姐装的女佣,衣着干净,说说笑笑着从菜场里面走出来。

妈姐装是女佣的‘职业装’,《申报》曾经盛赞说,妈姐装是女佣们意识觉醒的象征,她们开始懂得包装自己,以获取更多的就业机会。

此时乡下妇女出外务工的最佳方式并不是进工厂,而是做女佣。

第一,女佣吃得好,管吃管住;

第二,女佣有闲暇,不像工厂上班那么累;

第三,女佣有额外收入,特别是嘴甜手长的女佣,能挣大笔外快。

一个做事情利落、深得雇主欣赏的女佣每月实际收入大约四五十元法币,甚至是更多,而此时纺织厂女工月薪不过15元法币,甚至更低。

事实上,这些女佣是菜市场的摊贩们最欢迎的顾客。

女佣重视的是食材的新鲜和营养,价格反倒不是首先会考虑的。

……

程千帆看到了邵妈,她在这群中年女佣中显然人缘颇佳,和众人边走边聊,不知道聊到了什么话题,中年女人们发出一阵阵欢笑。

程千帆颇为佩服,以他的职业习惯,邵妈打入女佣群体,这也是情报来源的一种,这些女佣大多是马思南路的名流、政客、富人家中工作,她们的只言片语往往能够透露出一些有用的情报。

现在要做的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情报传递出去。

他将目光锁定在一个陪着老人家买菜的小男孩的身上。

小男孩很调皮,一直试图偷偷从爷爷的菜篮子了‘偷鱼’来玩耍。

就在小男孩再次伸手去拉扯鱼尾的时候,程千帆不着痕迹的将菜篮子轻轻一碰,菜篮子一歪,被小男孩扯住鱼尾的活鱼趁机蹦了出来。

小男孩懵了。

程千帆上前一步,假装无意的踢了一脚,鱼儿正好落入那群中年女佣的身边。

老人家上去就给了孙子一个脑瓜崩,男孩哭哭啼啼的去抓鱼。

现场有了一阵‘小混乱’。

女佣们有的帮忙抓鱼,有的哈哈大笑。

这是一条被程千帆所欣赏的鱼。

为了避免被下锅的命运,它在泥土地上蹦来蹦去,竟然一时之间抓不住。

也就在这个时候,程千帆拎着木桶离开,经过邵妈身边的时候,手中的火柴盒不着痕迹的送进了邵妈的菜篮子底部,并且轻轻拉了一条咸鱼压住。

一分钟后,逃跑的鱼儿被捕获。

程千帆此时已经拎着木桶悄然远去。

“走吧。”程千帆找到等候的黄包车夫,上了车。

……

赵文华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戴着金丝边眼镜,一身白大褂。

程千帆拎着木桶进来的时候,这位名誉沪上的老医生正在伏案写作。

“赵老先生。”

“你是?”赵文华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看着这个拎着木桶的俊小伙。

“程某来迟,还望老先生海涵。”程千帆将木桶放下,恭敬的道歉。

他迟到了约莫七八分钟。

“你是何关的那个同事。”赵文华恍然,竟激动的起身相迎。

程千帆颇为惊讶,他听说过此人,是一个臭脾气,对人不苟言笑。

对待巡捕的态度向来不算友好。

此前麦兰捕房有一个巡捕受了伤,因为受伤位置比较敏感,需要极高明的外科医术。

巡捕房将这位同僚送到广慈医院,请医术精湛的赵文华主刀。

赵文华没有拒绝,成功完成了手术。

不过,全程黑着脸,还说了极为难听的话,大概意思是,他出手救人是因为医者的本分,只可惜救的是一个向自己同胞开枪的畜生。

此前麦兰区有工人罢工,巡捕房出警镇压,这名巡捕开枪打死了一个女工。

……

“程警官,药带来了吗?”赵文华急问。

程千帆这才恍然,这位赵医生还是那个臭脾气,赵文华的热情不是对他,是对药物。

“没有。”程千帆说道。

“没有?”赵文华脸色立刻变了,冷哼一声,“程警官莫不是来消遣老夫的?”

“赵老先生莫急。”程千帆微笑说,“程某从捕房直接赶来的,总不能将随身带着药物吧。”

赵文华脸色稍霁,“那程警官此番前来,所为何意?”

“实不相瞒,程某对磺胺这种新药不甚了解,特来请教?”

“怎么,巡捕也要懂医了?”赵文华冷笑一声。

“巡捕不需要懂医,做生意总要了解手里的货物吧。”程千帆微笑说,“还望赵医生不吝赐教。”

“救治人命的药物,在程警官眼中却只不过是充满铜臭味的商货。”赵文华讥讽说。

程千帆有些头大,这老头对巡捕的印象很恶劣,果然是出了名的臭脾气。

他决定改变方法,既然不能好言相说,那就硬来。

……

“程某可以免费一盒磺胺与赵医生。”程千帆说道,“前提是赵医生能够为程某解惑。”

“如若老夫不从呢?”

“程某恐会让赵医生失望了。”

听闻此言,赵文华哼了一声,反倒是不再冷言冷语,“你想知道什么?”

“程某曾经在‘良医’上看过赵医生的大作,只是其文满篇都是氨磺酰基这样的词语,惭愧,程某学识不佳,只觉晦涩难懂。”程千帆说道,“还望赵医生明确告知,这磺胺到底有何药用?”

是的,程千帆此前从皮特口中得知‘磺胺’这个名字,当时觉得有些耳熟。

今日上午听到何关提及赵文华对磺胺很感兴趣,这才想起,他曾经在‘良医’报刊上看过一篇文章,里面反复提及了‘氨磺酰基’这个化学名词。

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赵文华。

这是一份专业性质极强的文章,程千帆看不太懂,就记得一句话,赵文华言说西洋方面的这个发现,倘能证实有效,将会救治无数伤病患者。

这也是他对这篇晦涩文章有些印象的原因。

……

“你看过我的文章?”赵文华惊讶不已。

“程某拜读过赵医生的大作,只可惜,程某学识水平不足,看不甚懂,惭愧之至。”

听到程千帆说他看过这篇文章,赵文华对程千帆的印象有所改观。

对于程千帆说自己看不懂,赵文华倒是觉得正常,‘良医’是上海的几个高水平的外科医生、理科教授自己创办的小报,主要就是这些专业大拿内部研究、互通。

“你怎会有良医的报纸?”赵文华不解问。

程千帆觉得这老头这种什么事情都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脾性很不招人喜欢。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