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三个人玩弄的高潮了by全文 猛男卖屁股H

2022-06-21 14:44:32情感专区
十来分钟后,一身屎尿的邱老三拉着马桶车,吃力的爬坡。从小路绕路过来的李浩远远看到,立刻猜到此人就是粪工邱老三。李浩立刻机灵的朝着路边草层里躲起来。然后,弯腰低头吃力拉车

十来分钟后,一身屎尿的邱老三拉着马桶车,吃力的爬坡。

从小路绕路过来的李浩远远看到,立刻猜到此人就是粪工邱老三。

李浩立刻机灵的朝着路边草层里躲起来。

然后,弯腰低头吃力拉车的邱老三听到了跑步声,他努力抬头,就就看到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漏屁股的小乞丐,闷头跑来,二话不说、使出吃奶的力气帮他推车。

汉斯诊所的一个杂物间。

“王钧同志,看到你们脱险,我总算是放心了。”彭与鸥和王钧握手。

阿海以及康二牛、大壮都中枪受伤,可见昨日之凶险。

“昨晚确实是太惊险了。”王钧也是心有余悸,笑着说,“险些去见马克思了。”

彭与鸥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随后,他露出严肃的表情。

“王钧同志,我代表组织正式和你进行谈话。”彭与鸥说道,“这是例行谈话,老王你不要紧张,只需要如实回答即可。”

“我明白。”王钧点点头,他并没有抵触情绪,表示理解。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被特务堵在了家门口,组织上肯定要进行调查的。

王钧也很困惑,想要弄明白究竟是什么回事。

“请详细讲述一下昨天的事发经过。”

“昨晚九点一刻左右,我同康二牛同志正在商议救助童工之事宜,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枪响……”王钧仔细讲述。

彭与鸥并没有中途打断、问话,在王钧完整回忆、讲述了昨夜的整个经过后,他点燃一支香烟,将烟盒随手递给王钧,自己陷入思索。

他的面部表情是严峻的,内心却是波澜起伏。

王钧同志等人竟然受到了十多名荷枪实弹的特务之围捕!

‘星火’同志竟然是从十多名特务的包围中,单枪匹马将王钧四人营救出来的!

这让彭与鸥无比震惊。

此前他并不了解昨夜枪战之具体情况,心中并无直观感受,此番了解内情之后,内心之震惊难以言表。

……

他此前推断‘星火’同志就是竹林同志牺牲前叮嘱他保护的那名内线同志,暨老廖之上线。

这名同志隐藏在敌人内部,是情报战线上的王牌特工。

昨夜他从‘星火’同志之口中猜判该名同志救了王钧等人,还惊讶于一位情报战线的同志竟然有不错之战斗能力。

但是,单枪匹马从十多名武装特务的包围圈中成功营救王钧等四人,其本人竟然也能够全身而退。

这和他此前的理解大有出入。

这推翻了彭与鸥的认知。

情报战线的王牌特工。

行动能力极其强横的战斗高手。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竟然在一个同志身上同时具备。

彭与鸥有些迷惑,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组织内部有这样一名‘文武双全’的同志。

不是说党内同志没有文武双全的。

而是组织内有一个默认准则,情报战线的同志极少会参加行动,行动线上的同志,绝少会去触碰情报。

这是为了组织安全,为了同志们的安全。

做得越多,越是容易出纰漏。

各司其职,分工合作。

这是两条平行线。

情报和行动工作交叉,是地下工作一直竭力避免之情况。

最重要的是,他和竹林同志是好友,曾经是搭档,同时他是上海红党高官,以他的级别,整个上海红党乃至是江苏省委,基本上对他没有秘密可言,如果有这么一位神奇的双线工作之王牌特工,他没理由不知道。

就比如,竹林同志牺牲后,转移到他手中的那条情报线暨老廖,他并不知道老廖的上线之代号和真实身份,但是,他知道有这么一个同志的存在,进而推测此人就是‘星火’同志。

他以为自己对于‘星火’同志已经有所了解了。

但是现在,确切的说,经过昨夜之事后,彭与鸥愈发迷惑不解。

‘竹林’同志啊,你牺牲前到底埋下了多少秘密啊!

……

不过,经过昨夜之事,有一个猜测得到进一步证实

他现在可以十分肯定‘星火’同志是隐藏在党务调查处内部的王牌特工,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党务调查处突然围捕王钧,‘星火’同志能够及时救援。

不过,‘星火’同志昨晚和他‘碰面’之时,并没有透漏阿海是为何暴露并且被敌人跟踪的。

‘星火’同志若是知道原因,定然会告知,对此他深信不疑。

只有一个解释,‘星火’同志并不知道敌人的情报来源,他只是临时得知特务的跟踪、抓捕行动,只能仓促进行营救行动。

对此,彭与鸥有两个猜测

‘星火’同志确系隐藏于党务调查处,不过,他和昨夜的这一组特务分属不同单位,这也就是解释了他能注意到敌人的行动,却无法提前示警。

或者,他和这一伙特务是同一个单位,但是,分工不同,并没有被安排参加昨日之行动。

彭与鸥越想越是觉得迷惑,似乎每一种猜测都是正确的,却又都无法完全给出合理解释。

他现在迫切希望能够得到上级组织的命令和首肯,能够获得同‘星火’同志正面接触和对其领导的权力,只有如此他心中的诸多迷惑才能够得到答案。

上级?

彭与鸥心中一动,莫非‘星火’同志的组织关系不在上海红党,也不在江苏省委,其组织关系在中央?

这个念头一经出现,彭与鸥越想越是觉得有可能。

唯有此,才能解释为何他对这样一名无比出色的我党特工竟然会一无所知。

只是,这让彭与鸥更加烦躁,上海红党以及江苏省委和中央已经失联大半年了!

这大半年,上海红党前后派出三名同志远赴西北,想要和中央取得联系。

只是,这一路上危险重重,现在得到的消息是,一名同志被沿途地方保安团杀害,一名同志半途生病病逝,还有一名同志没有消息,很可能也凶多吉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