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健身房里做 好涨嗯太深了嗯啊用力停

2022-06-21 14:40:40情感专区
!枪声响起,直接把伊洋吓了一大跳!因为那一枪,竟然直接射向了他的小雀雀!他只觉得自己胯下发凉,身子半空中硬生生地扭了一下身子,总算是避开了要害,但裤子被打了一个破洞!悲剧的是,他扑

枪声响起,直接把伊洋吓了一大跳!

因为那一枪,竟然直接射向了他的小雀雀!

他只觉得自己胯下发凉,身子半空中硬生生地扭了一下身子,总算是避开了要害,但裤子被打了一个破洞!

悲剧的是,他扑向萧羽的身子还没停下来!

萧羽一手拿枪指着他的胯部,另一手提着那杆重机枪在他肚子上狠狠地戳了一下。

伊洋的身子,立马倒飞了回去,直接砸在床上,差点没把床直接砸烂。

倒回床上的伊洋,瞬间便老实了。

“太能蹦跶了,看来得先废了你双腿。”萧羽说完直接调转枪头。

“别!别!有话好好说!”伊洋真急了。

常年混迹娱乐圈,让他对这种事情看得比较开,真被那三个男人那啥,他也认了。

但要真被废了双腿,他的人生可能就真的完了!

“你不像是好好说话的人。”萧羽一脸憨厚老实的模样,那风轻云淡的神情,倒是把伊洋唬得一愣一愣的。

伊洋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堂堂一个大成武者,带了三名大汉,却莫名奇妙的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不过也难怪,谁能想到那小鬼身上竟然有枪!

这也只怪他无知,竟然连甘小文的大名都没听过,竟然还想去占甘小文的便宜。

要知道甘小文和腾惊云的婚礼闹剧,当时可是惊动了整个寒城。偏偏伊洋一直只顾着怎么搞女粉丝,两耳不闻窗外事。

萧羽枪口又瞄准了一下。

伊洋吓得像是见了蛇的姑娘一样,往后拼命地蹬脚后退,急忙喊道“别!别!我……我愿意!”

“我愿意”这三字,把萧羽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伊洋情急之下,也组织不出更好的语句。

只是这次伊洋真的老实了。

三个小时之后,拿到“摄影素材”的萧羽终于肯离开了。

眼看着萧羽扬长而去。

那三个大汉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哭丧着脸,一脸惶恐地看着床上几乎被折腾得坐不起来的伊洋,三人想逃又不敢逃的样子,又滑稽又恐怖。

刚才在萧羽的威逼下,三人玩伊洋玩得挺欢的,况且伊洋嫩皮细肉的,很适合他们的审美,几人甚至不止一次幻想过将伊洋压在身下。

但那也仅限于幻想!

但眼下萧羽跑了,几人才想起伊洋大成武者的身份!

那是分分钟能弄死他们的武者!

伊洋那疲惫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意,

只笑得众人头皮发麻。

不过随即,他们便发现伊洋的笑容里竟然带了一丝丝的妩媚“原来男人……也这么好。咱再玩一会!?”

三人先是觉得一阵头皮发麻,随即便是一阵狂喜。

敢情……三人把伊洋体内的另一种潜能开发出来了!?

阅女无数的娱乐小鲜肉伊洋,竟然被他们生生地……掰弯了!?

※※※※※

无边的黑暗。

甘子儒坐在那破败的木板床上,目光死死地盯着那片厚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窗帘。

这是他儿时一个叫做黄小波的玩伴家。

很破败。

这几年甘子儒虽然过得很威风,但对于这个儿时的玩伴却很少关注,直到自己被人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当年还有这样的一位好友。

订婚闹剧结束之后,腾家几乎立马便将甘子儒的犇牛集团一脚踢开了。

甘子儒花了全部积蓄拿下了那块地之后,一时间所有项目都是无法开展,随之而来的,便是四面八方的狙击。

施工方、银行、工商署、住建署等各个方面,几乎同时向犇牛集团发难。

在腾家那铺天盖地的打压面前,甘子儒甚至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一夜之间便宣布破产。

而近段时间,追债的人更是轮翻上门,甚至,甘子儒更是收到了一些死亡威胁!

甘子儒绝望了。

苦苦地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还是选择了逃避。

逃到自己儿时的这个玩伴家。

黄小波,也就是甘子儒的这个玩伴,从小就与甘子儒一起玩,不过中毕业之后他选择了读职校,学习电子电器维修,现在在一家鞋厂做电工。

不过近几年黄小波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生活一直很拮据,甚至他现在居住的,还是小时候甘子儒经常来玩的那套平房,里面的家具还是以前的那些老家具。

只是当年给他们带来无数欢乐的平房里,早已破败不堪,那充满年代感家具,没有太多的艺术气息,只有扑面而来的残破与腐朽。

“甘哥,吃饭了。”黄小波在外面轻唤了一声。

甘子儒麻木地应了一声,然后失魂落魄地走出来。

一张破败的四方桌,这个年头已经很少见了,而分布在四方桌周围的,依然还是当年的木凳,桌椅很简陋,甚至连漆都没上,但长期的使用,却让桌椅的边缘磨得发光。

菜式很简单,如往常一样,一荤一素一个红烧五花肉,再加一个青菜。

虽然家境清贫,但自从甘子儒来到这里之后,黄小波一直努力维持着起码的生活保障,每天买点肉。

平时他一个人的时候可不敢这么奢侈。

黄小波的五官其实还算端正,只是因为有轻度贫血的缘故,面色有点白。

两人坐下之后,黄小波不停地往甘子儒碗里夹菜。

“甘哥,你多吃点。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黄小波似乎还在为自己的招呼不周而内疚。

甘子儒手里捧着那碗饭,看着堆得满满的那碗肉,眼角不由得湿润了,然后眼泪叭哒叭哒地往下掉。

“小波……谢谢你。”甘子儒艰难地开口。

“甘哥,说这话干啥!你现在也就是在困难时期,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东山再起的。”

“嗯嗯!等我有钱了,我绝不会忘了你今天对我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