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生和男生道具play 坐在上面动好爽,双性,嗯h

2022-06-20 15:10:33情感专区
难怪了。她就说闲暇为何如此淡定,原来早就留着后手防备着。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骂,女儿的段位比自己高这个事,让她有些不能释怀。“你看到了,这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rd

难怪了。

她就说闲暇为何如此淡定,原来早就留着后手防备着。

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骂,女儿的段位比自己高这个事,让她有些不能释怀。

“你看到了,这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闲云拍了拍轩辕烨的手,“你已经输了,难道脸面也不要了吗?”

轩辕烨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和闲暇遥遥相视。

只是这一次,闲暇的眼中再也没有半分温情。

您真的要走吗?”看着准备出宫的闲暇,轩辕芩举行往登基大典之后,匆匆赶了过来。

闲暇是不是私生女她不在乎,但是闲暇救过她的命,这次也是闲暇出手相助她才能顺利上位,这一切她都无比感激。

闲暇看着面前的孩子,明明还这么小,眼中却已经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在她的身上,闲暇看到了未来皇帝的大气和沉稳以及包容,这是百姓的福气。

“我明天就会离开京城,这里的一切都将跟我再没什么任何关系。希望以后咱们不会再见了,天高路远,大家各自珍重吧。”

轩辕芩有些不舍,但是却莫名多了几分心安。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想,但事实确实如此,闲暇走了她才能心安理得的坐稳这个皇位。

闲暇了然一笑,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

莫听看着闲暇,能这么潇洒的,闲暇是第一个。

其实她们前几天就到了,闲暇直接截住了她们,将事情始末讲述之后,她决定配合闲暇。

风险肯定是有的,但是她愿意相信闲暇,这人说不当皇帝就真的是不想当皇帝。

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等我这边事情了了,咱们可以好好地坐着喝喝茶了。”莫听笑着说。

闲暇微微一笑,等她事情了了,恐怕至少是年之后了,希望到时候她还能有这个心情吧。

“好的,随时欢迎你来。”

……

闲暇带着容追刚出皇宫,就看到左衍等人等在外面,大家看起来都喜气洋洋的。

“我就知道家主的计划万无一失,哈哈哈!”左衍咧着嘴笑的很开心。

“也不知道是谁紧张的昨晚上一夜没睡着,现在装的跟没事人一样,啧啧,太能装了。”欧阳紫刚说完,就被左衍狠狠的剜了两眼。

闲暇心情不错,看着她们打打闹闹的,面上一直挂着笑。

直到……

看到闲云和轩辕烨在一个岔路口等她,闲暇其实不太想去。

“妻主,反正咱们明天就要走了,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见面了,你确定真的不见吗?”容追看到两人心里也不是很喜欢,但是他更不想妻主留有遗憾。

闲暇没有说话,思考了几息,反正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说清楚了也好。

看到闲暇走过来,轩辕烨突然有些紧张。

她这一辈子,似乎还没有这样紧张过,仿佛自己是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等着大人来处罚。

闲云有些想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不过,自己的女人,总不可能真的不管吧。

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带着笑意“放松点,毕竟是你的女儿,还能真的吃了你不成!”

轩辕烨“……”

她一点都没觉得宽慰,看看闲暇那冷漠冰凉的眼睛,哪里对自己有半分的母女情谊。

 

闲暇走的很慢,每一步似乎都狠狠的踩在轩辕烨的心上,随着闲暇的靠近,她甚至有点不敢面对。

“有事?”闲暇语气冷漠。

看轩辕烨没有说话,闲云语气带着轻松和笑意“没事就不能来看看自己的亲生女儿嘛?”

闲暇不假思索的开口“我不是。”

两人“……”

这是真的生气了,都跟他们断绝关系了呀!

轩辕烨有些难受“你这是什么意思?当皇帝难道是害你吗?你不愿意也就算了,现在何必把话说得那么决绝?”

闲暇没有看她,眼睛直直的盯着闲云“她不清楚不要紧,你应该清楚吧,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就是从哪里来的,你们要找的人几年前就已经走了,所以,我不是。”

闲云的笑容僵在脸上,虽然闲暇说的比较隐晦,但是他竟然全部都听懂了。

难道这个也是穿越的?

“我会好好活下去,你们给与的东西想收回也行,但是以后希望你们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尤其是,不要将自己以为的东西强加给我,我不喜欢也不愿意,大家好聚好散。”闲暇说完头也没回就走了。

说她冷酷也好,说她残忍也罢,她不在乎。

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想随着自己的本心而活。

也许他们知道真相之后会很伤心,但是原主与他们又有几分感情呢?

恐怕还不及养父母感情深厚吧,毕竟原本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亲生爹娘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配合他们演绎母女父女情深呢?

“闲暇,你……”轩辕烨还想说什么,却被闲云给制止了。

她有些语塞,因为闲云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虽然闲暇刚刚说的话她没有听得很懂,但是闲云似乎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闲暇这一路很顺利,下午府上就忙着收拾行李和准备马车了。

闲暇正喝着茶,闲云突然闯了进来。

“你真是穿越的?”

闲暇递了一杯茶过去“或许你想我怎么证明给你看?”

闲云有些泄气,正常人肯定会问穿越是什么,除非本来就知道穿越。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仔细想想,如果孩子还活着,未必会像现在这位这么优秀了。

似乎是放下了戒备,闲云叭叭叭的讲述着穿越的诸多不适应“你也是吧?”

闲暇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没什么不适应的,挺好。”

闲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你的芯子不会是个男人吧?”

闲暇嗤笑一声,幼稚。

“那你以前是男人婆!!!”说完还往边上挪了挪,似乎害怕什么。

闲暇没说话,反正闲云只是自己想哔哔一下,并没有真的很在意她以前是什么。

“你对皇位一点都不心动?不能吧,咱们谁还没个皇帝梦啊!”

闲云记得自己刚传来的时候,对皇位都还有一点点非分之想,当然了就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