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霍雨浩疯狂输出小小舞 bl不要弄在里面

2022-06-18 14:35:35情感专区
沈怡这一走便没再来过,想来也是觉得跟周衡无话可说。周衡也不以为意,反正两个人本就不熟,与其遮遮掩掩地避着人尬聊,还不如各自安好,何况以沈怡郡主之尊,也犯不着为了个如今连身份

沈怡这一走便没再来过,想来也是觉得跟周衡无话可说。

周衡也不以为意,反正两个人本就不熟,与其遮遮掩掩地避着人尬聊,还不如各自安好,何况以沈怡郡主之尊,也犯不着为了个如今连身份都见不得光的堂姨母家的表妹而委屈自己,于是之后就跟如今京城大部分王公贵族人家的园子里一样,上云池畔就只剩了水边柳树上此起彼伏的蝉鸣声,冷冷清清,令人倍觉无聊。

皇帝这避暑说起来还真是及时,大队伍一离京,京城的温度都平白高了好几度,照春桃的说法,如今连素来活泼好动的小影子都懒得吐着舌头不挪窝了,可想而知外头天有多热。

之前因为沈怡过来,沈嬷嬷怕小黑狗惊扰郡主家的小公子,便提前带它出了园子,结果等事后带回来,就发现它整日里趴在冰鉴底下不肯动了,也就到傍晚被春桃拎着脖子拖到门外才不得不跟着她跑一跑。

如此无聊,中间周衡也曾想要出去逛一逛,毕竟以前还有沈复每天傍晚过来一起吃吃饭、说说话、聊些有的没的,如今只剩下自己跟两个早就已经聊无可聊的丫鬟整日里面面相对,也是颇为无趣,内书房的书么如今也已看得差不多,剩下的也只有那些自己看不懂的关于排兵布阵之类军事方面的书,想来是沈复所喜欢的。

周家倒是偷偷地通过沈嬷嬷给她送了封信来,信是周太夫人亲自写的,大意是本来以为沈复不去行宫了,对周衡待在靖王府自然是放心的,未曾想,沈复后来竟然又突然改了主意,而皇帝许是看在沈复的面子上,竟然也特意太监来传口谕,允了周衍和谢氏一起陪周太夫人跟着大部队去行宫避暑,皇恩浩荡,家中准备仓促,一时间也未来得及与她联系,不过想来沈复这边应该告诉她了。

没有啊,周衡觉得有点意外,不过之前听沈嬷嬷说,沈复出发前那几天特别忙,他跟周衍本就不同衙门,想来不知道皇帝让他们参加也是正常,而且那几天两人不是也没怎么来往么,沈复就算知道,也许就忘记跟她说了。

这一点周衡也不以为意,毕竟周家那边的人跟她也不算很熟悉,真要论起来,来到这世界上,真正熟悉的人也就是靖王府里寥寥数人。

所以对周太夫人在信里表达的歉意,周衡也没觉得怎么样,就连看到信上说,家中其余人跟往年一样去了城外庄子上避暑,仓促间也来不及跟她联系上,生怕一个不慎惹人注意,周衡也没太大感觉。

天这么热,城里头有没什么人,相比连日常的娱乐等都少了很多,既然有条件,可不得找个凉快的地方去么?

至于这信为何要让沈嬷嬷而不是沈复转交,周衡虽然一开始有点纳闷,不过看到后来也就明白了—

周太夫人在信里表示遗憾,说之前在庄子上时看沈复对自家孙女不错,以为经此一番考验反倒见了真情,后来又得知沈复不去行宫,更是以为是替周衡着想,谁知到最后依旧改了主意,看来定然是“功亏一篑”了。

似是怕孙女看得不够明白,周太夫人在“功亏一篑”这四个字左边还划了道线,如今周衡也算是适应了竖排版的行文规范,见她如此强调,自然也是注意了下,仔细一想才惊觉,这是在提醒自己辜负了老太太上次送小黄书时所提的那个难为人的要求啊。

怪不得特意等到沈复走后才送过来,这是生怕被沈复看到这信的内容吧?老太太也够谨慎的,周衡笑一笑,之后索性把这封信夹到了那本小黄书里。

 

本来之前是打算把那小黄书看完后就处理掉的,怎奈从庄子上回了王府后才发现,哪怕这么件看似挺容易的事,在身边随时跟着两个丫鬟、周围也没有任何垃圾箱的情况下,还是很难完成的。

要是别的书也就罢了,往上云池里偷偷一丢,但这么一本小黄书,万一出状况又自己浮了起来,那可就出大事了,柳风阁里就住着三个人,一查一个准,周衡觉得不能冒险,冒险的结果搞不好是自己这表小姐因此成了靖王府里的笑话,而沈复也会恼羞成怒把自己赶出府去。

赶出府去倒也不是就活不下去,毕竟自己手里还有很多周太夫人给的银票,而且自己本来也想走了,但走归走,总得堂堂正正地离开吧?

于是就这么着,小黄书便依旧好好地放在那首饰盒子里,好在两个丫鬟都是乖巧守规矩的,又都亲眼见过周衡从盒子里拿出银票问她们要到哪里去兑换,更是轻易不会去触碰它,现下把周太夫人的信放在一起,最是保险不过。

放好了信件,顺带着的,周衡便从盒子里拿了沈复给的钥匙,又拿了张银票出来,说要么去跟沈嬷嬷打声招呼,再叫上晨风,明早四个人一道出门逛逛,不拘哪里,她请客。

春桃听了顿时眼睛发亮,自从王爷走了,三人一狗确实很无聊,为此还积极主动地表示可以把小影子这个“累赘”给安排好

“表小姐您放心,上次奴婢带着小影子跑到一处离咱们柳风阁有点远的地方,那里的墙壁是原先就有的,结果小影子不是跑到墙根处刨啊刨、刨出了一个长满了草的破狗洞吗?后来奴婢把那些草都给拔了,小影子也钻出洞去好几回,一开始奴婢还急得不行,结果这家伙后来都乖乖回来了,肚子还圆滚滚的,奴婢估摸着,它定是跑到厨房那边吃了东西了。”

“春桃,说重点,别罗里吧嗦的!”春雨有些听不下去。

“哎呀春雨姐姐你别急嘛,你要跟表小姐多学着点儿!”还是表小姐好,每次都微微笑着听自己说,从来不插嘴,不过春桃也不在意,反正可以出去逛街了,心情好着呢

“我的意思是,这次咱们要出去逛一天的话,就让小影子也从那狗洞里出去玩一天,表小姐,小影子可乖了,等咱们回来它也就回来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又兴致勃勃地跟笑着听她说话的周衡说起那狗洞“奴婢拔了草后还朝外头看了看,又扣了扣那上面的墙皮,都不经扣直往下掉土呢,表小姐,小影子要是到时不回来,奴婢就钻过去找它!就是不知道那墙壁外头是咱们王府的哪一处地方,会不会刚好撞上值夜的—”

“好啦,越说越不像样,还钻狗洞呢,你一个姑娘家,不害臊!”春雨再次忍不住插嘴说她。

行吧,钻狗洞确实有点不雅,这次春桃忍住了没反驳,只睁着两只亮晶晶的眼睛等着周衡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