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义子侵犯中文字在线观看 他的坚硬隔着裤子磨蹭着柔软

2022-06-18 14:34:36情感专区
“怎么会是你思虑不周呢?”周衡心里早有想法,如今听了什么晚晴院两个侍妾的事情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打算,为此也是特意先拣了些好听的话来说“你是一心想要顾着我

“怎么会是你思虑不周呢?”周衡心里早有想法,如今听了什么晚晴院两个侍妾的事情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打算,为此也是特意先拣了些好听的话来说

“你是一心想要顾着我嘛,再说了,女人的心思你也不一定清楚。”

见这话说得沈复皱着的眉头都松了开来,周衡暗自给自己鼓了把劲,然后努力笑着把这几天盘桓在心头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不过呢,与其让大家猜来猜去的,我觉得吧,嗯,其实我之前也早已想过,要说对大家都好的办法…那个,沈复,我还是搬出去住吧!”

周衡这话冠冕堂皇,说得好像她是一心为沈复着想似的,但其实归根究底,真正的原因却主要是

她对那两个住在什么晚晴院的侍妾嫉妒了!

是的,嘴里在说那两个侍妾在嫉妒她,但其实,她自己也在嫉妒那两个姑娘,虽然这一点她是打死都不愿承认的。

嫉妒她们曾经拥有过沈复,如今也依然在靖王府有名有份,虽然自己如今也知道了,侍妾身份低微,但那又怎样?起码人家可以名正言顺地住在王府里,享受着沈复给的锦衣玉食,因为终其一生,她们都会是沈复的女人。

而自己呢,且不说自己有朝一日终得离去,单说现在,确实,明面上来看,表小姐这个身份是沈嬷嬷、春雨、春桃乃至暮云他们所知道的,但在沈复这个靖王府的正经主人这里,他可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自己只是名叫周衡,一个来自于另外时空的人,并非周家原来那个小姐,跟他毫无关系。

本来周衡就觉得自己如今已经对沈复帮不了什么忙了,待到现在又偶然得知了两个侍妾的事,顿觉自己在这王府里很是多余,于是要搬出去的话便在这时借机半是赌气地说了出来。

当然,也并非完全是为了赌气,实际上,周衡这些天也是思来想去许久,觉得光靠王府内书房有限的藏书应该是找不到黑玉矿了,为此也一度想要再去大相国寺之类藏书比较丰富的地方继续查文献资料,但如今她住在这靖王府,虽说沈复特意为她开了个角门,但上次为了看昙花出了回事情,周衡觉得不太好意思再去提要求。

这就是寄人篱下的麻烦吧?就跟当年住宿舍一样的道理,每次在外头疯玩,姑娘们到后来都会及时收心回校,不为别的,就觉得大半夜地敲着玻璃窗请求一脸不乐意的宿管阿姨起来给自己开门挺不好意思的。

更何况这是个有宵禁、姑娘们也不能随意在外头疯玩的世界。

而且如果自己整天早出晚归的,不说沈复了,就是府里那位管着内院一应事务的沈嬷嬷,想必也会有看法的。

那还不如自己搬出去住,反正当初周家太夫人给了自己一大笔钱,以上次在汤泉镇租那个宅子的经验,再加上自己以前在21世纪租房子的经验,虽然京城物价肯定贵多了,周衡觉得自己手里的钱还是足够短期租住一个小宅子还绰绰有余。

到时有了落脚点,除了查阅资料,还可以实地去那些卖玉雕的铺子里查访看看,如果有卖黑玉雕的,问问他们的玉料来源,兴许也能就此顺藤摸瓜找到黑玉矿。

这两个想法已在脑海里盘桓了些日子,但周衡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跟沈复提,为此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想着要么给沈复教会了游泳再提,如此也算回报了对方这些日子的照顾。

偏偏沈复水性很一般,看着不像个短期内能教会的人,周衡只得耐心等着,加上后来又出了中暑的事,心一软,觉得要么以后再说,兴许什么时候那玉雕自己就出现了。

谁知转眼就得知府里竟然还有沈复的两个如花美眷,周衡心里酸溜溜,说了一大堆听着还挺为那两个姑娘着想的大度的话后便把这打算给说了出来。

说完了,还依旧端着一脸得体的微笑等着看沈复的反应。

沈复听了她这话,一开始还不以为意,有些茫然地问了句“搬出去?搬哪里去?温泉庄子上么?”

对此周衡自然早有准备,把周太夫人给钱的事给说了。

沈复听了后眉头便又皱了起来,沉默了下,说了句“看来你是早有打算。”

“也不是啦,”周衡见他如此,没来由地觉得痛快,嘴里则是故作轻松地说了句“我只是怕影响你府里的和睦。”

“府里的和睦?”沈复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紧“这就是你的理由?”

一个管事嬷嬷、两个早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侍妾,充其量就这么几个人,算什么影响府里的和睦?简直…胡搅蛮缠么!

说白了,她是早就想好了要搬出去吧?

但搬出去干什么呢?继续找黑玉矿?

想到此,沈复觉得心里一阵不舒服,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那连鬼影子都没见着一个的马首玉雕“难不成你是已经有了那玉雕的线索了?”

哟,脑筋转得还挺快,周衡赶紧摇摇头否认“没有!”

之前沈复说过会帮自己的,如今自己这么提出来,似乎有点不信任他之嫌,那可得坚决否认。

而且到目前为止也确实没有任何线索,这是真话,不算撒谎,周衡在心里跟自己说。

“既如此,”沈复根本不想再继续问下去,这会儿他心情很是糟糕,便站起身来语气僵硬地说了句

“那等你有了线索再说!”

“还有,”见周衡也随之起身张嘴想要说什么,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沈复更觉来气,便不过脑子地脱口而出说了句

“明早我便去跟皇上说,过两天我跟着他去行宫便是了,如此,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和睦不和睦!”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周衡不知沈复为何会有此奇怪想法,不过么…也对,如果沈复不往自己这边来,那两个侍妾对自己的兴趣自然就消减了,想到此,周衡决定先答应下来,毕竟沈复现在看着有些生气

“好,那就等你回来再说!”

回来再说?意思是还是要走?!不是还说要教我游泳么?沈复气得说了句“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然后一甩袖子,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言而无信?周衡目瞪口呆,我承诺你什么了?

“哎,你等等,你什么意思啊?”等到反应过来追下楼去,却只见到两个诚惶诚恐站着的丫鬟看着自己,沈复却已经走了。

行吧,走就走吧,周衡也有点生气,为此还朝外头大声嚷了句“话都不说清楚就走了,没礼貌!”

不过再看一眼旁边两个丫鬟的神色,又赶紧缓和了语气“没事,王爷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件急事,我跟他开玩笑呢,呵呵!”

看把人家小春桃给吓得,小影子在她怀里都在奋力挣扎了。

“春桃,别把小影子给抱得太紧了,回头你们俩都一身汗。”周衡笑盈盈地朝小黑狗伸出手去。

两个丫鬟看了下低头逗狗的周衡,又迅速对看一眼表小姐厉害啊,王爷刚才那副气势汹汹拂袖而去的样子多吓人啊,她竟然还能在此笑嘻嘻没事人一般!

周衡确实没把这件事看得很严重,连带沈复第二天派人过来说皇帝已经准了他的请求,再过两日便要跟着大部队去行宫,也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反正三公主的目标是沈复嘛,为了他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留下来,结果沈复偏偏又改了主意,嘿嘿,三公主如今肯定气得直跳脚吧?

而自己么,如果沈复走了,回头自己找个时机支开春雨,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榭那边游泳啦,春桃那小丫头好骗,何况如今小影子日渐长大,活泼得很,四处撒欢,春桃简直跟它相依为命一般形影不离,到时让她到别处遛狗、离水榭远一点就行了。

主意打定,周衡倍觉轻松,到后来甚至觉得理直气壮小气鬼,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府上和睦,结果你不领情也就罢了,眼看要走了,居然都不来说一声!

好在这话周衡也就是在肚子里嘀咕一下,要是让沈嬷嬷听到了,少不得要替自家王爷辩解一番

这两天王爷虽说白天忙得脚不沾地,回来后还得安排这安排那的,毕竟既然要随驾去行宫那边,而皇帝总要过完三伏天才回来,时间这么长,准备的东西多了去了,王爷又是临时改的主意,府里这几天可真是忙碌得紧,外书房那边的灯火据说都是三更天后才熄。

可就是这般忙乱,王爷还是抽空去了趟威远侯府,回来也交代了她,说威远侯虽然也要随驾,但郡主却被一直跟她作乱的婆婆给留在了京城,说是孩子太小了,行宫草木繁茂,除了喂蚊子也没有别的,那边还有水,还得留意他不能多去河边之类。

郡主不胜其烦,便决定留在京城,反正纪老夫人自己到时会去城外山上的别院避暑,两人也算彼此眼不见为净,但也就此让威远侯带上了长子,说毕竟已经快八岁了,学了骑射好几年,也是时候让他历练历练,何况沈复这个舅舅到时也会在旁帮着照应。

这些内容其实有些是沈嬷嬷自己脑补出来的,反正纪家那边的事情向来如此,而沈复跟她交代的其实主要是

“回头阿衡那边万一有什么事,记得去找郡主商量,到时郡主也可能会带着阿华过来小住。”

这话沈嬷嬷自然忙不迭地应了下来,也好,两人现在分开些时日也好,而且郡主到时过来,如果表小姐能跟她和小公子相处得好…沈嬷嬷表示,那可真要对这位周家表小姐刮目相看了

走的那天早上,沈复还是来见了周衡,看他一身黑色绣了金龙的骑装,虽然脸上绷着表情,还是标准的高富帅一枚,周衡也是笑着由衷地夸了他一句

“先前看过你穿着朝服的样子,觉得真是帅,如今再看你这般穿着,又觉得还是现在更帅!”

其实周衡是觉得不仅帅还性感,毕竟骑服比较贴合身形,愈发显得他身高腿长还隐隐让人感觉到一身的肌肉,不过当着人家面,哪怕实是在21世纪,“性感”这词也是说不出口的,何况沈复也不一定听得懂。

其实不止“性感”这词不懂,“帅”这个词,在沈复这边也不觉得是在夸他长得好看,不过想到“帅”这个词本意是用来指“将帅”之类,想来意思总是好的,又见周衡一脸笑眯眯,沈复本来绷着的脸便柔和了几分,还顺势递给了她一把钥匙

“先前那角门,后来我让人装了把锁,你要出去也可以,记得带上春雨,还有,跟沈嬷嬷也说一声。”

行啊,有他这句话,回头出去逛一逛也未尝不可,周衡收了钥匙,顺带也表示了自己的言而有信

“那个…上次说的那事,你放心,我既然说了要教会你游泳,肯定是要说到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