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绑起来抽打下面小嘴 大磨盘肥臀乱耸迎粗大

2022-06-18 14:32:34情感专区
果然,刘青山瞬间神色严肃,郑重说道“金会长,这种合作,我们是不会答应的!”金会长也是一愣刚才明明是你说的,合作越来越宽广,还什么友谊地久天长之类的,怎么刚说完,友谊的小

果然,刘青山瞬间神色严肃,郑重说道“金会长,这种合作,我们是不会答应的!”

金会长也是一愣刚才明明是你说的,合作越来越宽广,还什么友谊地久天长之类的,怎么刚说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呢?

“青山。”

郑红旗轻声示意了一下,这种场合,有地区的领导,还有外商,他不希望刘青山这么冲动。

刘青山却丝毫不在意,他又不想在仕途上发展,像毁林种参这种事,坚决不能忍。

以资源换发展,从来都是最低端的,尤其是那些不可再生资源或者短期内难以恢复的资源,一旦毁了,那就是真的毁了!

受到时代所限,说是短视也好,还是因为贫穷落后,无奈之举也罢,这些都不能成为借口。

地区的冯领导,也有些面色不虞刚才还夸这位小同志有胆有识呢,现在看来,还是太年轻,这胆子也太大啦。

你一个不属于体制内的年轻人,有什么资格,代表地区,代表县里做出决定?

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头,就是自大喽。

一时间,地区领导的不悦,县领导的关切,还有金会长那略带玩味的眼神,刘青山尽收眼底。

他逐一向众人点头示意了下,然后缓缓开了口

“没错,种植人参,或许会让我们在短期内受益,能够增长经济,种植户也能够受益,可是请大家想一想,我们付出的是什么?”

休息室里一片寂静,大家都望着这个敢作敢为的青年,也在静静地思考。

忽然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句“既然能够种植胡萝卜,那么为什么不能种植人参,而且种人参的收益更高?”

说话的是一名公社书记,他们公社,今年种植的胡萝卜是最少的,有点不甘心,好不容易又有了新项目,当然想要抓住。

刘青山望了望他“陈书记,这两样,有着根本的区别,您想一想,种植胡萝卜,在现有耕地上就可以完成,种植人参呢,却需要先砍伐林地。”

“而林地一旦遭到破坏,那就不是几十年或者几百年能够恢复的。”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一片林子,顶多十年,就可以长出来。”

刚才那位陈书记皱着眉头想想嘀咕道。

冯领导身旁的一位秘书,也瞧出来领导的心思,便开口反驳

“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咱们这里气候寒冷,树木生长慢一点,也没有几百年那么夸张,小同志,不要危言耸听嘛。”

听了这话,刘青山表情严肃地回道“李秘书,您是地区的领导吧,您生活在城市,对我们林区的具体情况,可能还不大了解,我跟您解释下。”

“您说的树木,确实可以在十年内成林成材,可是我说的,是整个森林生态体系。”

大伙被他说的有点懵逼,啥体系?

刘青山继续说道“举个例子,就像林地表面的腐殖层,那都是几百年乃至几千年几万年,才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在座的那些公社书记,都纷纷点头,他们碧水县,北部都是林区,所以还是了解的。

刘青山目光炯炯,声音也掷地有声“岳飞曾说过,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我们要是毁林种参,那就是万年之功,毁于一旦啊!”

“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后人,面对子孙?”

刚才质疑他的那位李秘书,已经鸟悄儿地坐下,垂下脑袋。

地区的冯领导,也愣愣地看着刘青山。

他忽然间才发现,这个叫做刘青山的青年,有着很大的格局,所思所想,比他们在座的这些人,都要长远许多。

在当下大多数领导干部心目中资源什么的,那不就是拿来发展经济的,需要保护吗?根本不需要!

而这个青年的眼光,已经超过这个时代。

这件事,跟他没有丝毫的利益关系,却能够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点醒他们。

他不卑不亢,不是为自己争取利益,也不是想要在人前显摆,完全出于一颗公心,这一点,尤为难得,这才是真正的青年楷模!

冯领导越想越激动,他在地区,分管的就是招商工作,刘青山的一番言论,对他很有启发。

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就以眼前的这个事例,再加上去年几个招商的案例,写一篇材料,呼吁有关部门,不要搞盲目招商。

对,如果能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和赏识,这或许是他继续向上的一个机遇。

同时也是利国利民、利人利己的大好事。

于是,微笑很快就浮上冯领导的脸庞,满含着欣赏的目光,望向刘青山“小刘同志的这番话,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啊。”

这一句话,就是定调子了,在座的人立刻心中有数。

只听冯领导继续说道“小刘同志给我们都提了个醒,用资源换取发展,一定要慎重,所以金会长提出的这个建议,我们会慎重考虑,多方研究论证,然后再给您答复。”

刚才那位李秘书,立刻见风使舵“是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小刘同志这个名字取得好,刘青山啊,永远留住青山!”

不愧是当秘书的,肚子里还是有点水平的,起码来说,拍马屁的水平还是合格的,竟然拿刘青山的名字,都能做文章。

在听了翻译之后,金会长心中已经凉了半截,他也熟知华夏官场的规则,要是说研究研究,那就不用再研究了。

他望了刚才那个站出来反对的青年一眼,眼神有点复杂,带着几分用意被戳破后的不甘,也带着几分计划没有得逞的羞恼,甚至还带着几分欣赏。

这是一个很有见地的年轻人,虽然坏了他的好事,但是值得尊敬。

金会长经历很多类似的场面,见多了那些目光短浅的人,尤其是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很少会有人能够具备这种眼光的。

之所以提出来要合作种植人参,就是看中了这里的森林资源,那绝对是种植人参的最佳场地。

因为在他们国内,这种毁林种参的做法,是严厉禁止的,胆敢这么干的人,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而国内那些种植人参的农庄,因为多年耕种,出产的人参,质量也越来越差。

如果他这边的人参能够横空出世的话,那么肯定会数钱数到手抽筋。

本来以为,有了合作生产胡萝卜的成功先例,合作种植人参的事,肯定水到渠成,到那时候,他的株式会社,肯定一跃成为本国的大公司,结果呢,却被刘青山给戳破。

生产胡萝卜汁,因这个青年而起;种植人参,也因这个少年而终。

金会长也不得不感叹这还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

正因为如此,金会长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站起身,向刘青山点点头

“刘先生,我真诚地向您发出邀请,希望您能加入我们公司,直接担任公司的副社长,锻炼几年,就是社长,我相信,我们公司一定会在你手里发展壮大的。”

呦呵,这就开始当面挖墙脚啦!

地区以及碧水县的一干领导,不免大眼瞪小眼。

而刘青山,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他才没有兴趣给棒子打工,自己的事业还干不过来呢?

只听金会长继续笑吟吟地说道“刘先生,您先不要忙着拒绝,可以听一听我给您的待遇。”

“暂时年薪十万美金,等到三年之后,年薪二十万美金,再赠予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刘先生,这个待遇,不知道意下如何?”

金会长信心十足,这种待遇,在他们国内,也算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了。

他是真的很看好刘青山这个年轻人,所以才不惜血本,甚至舍得转让一部分股份。

就连崔敏浩等人,都满眼羡慕地望着刘青山,在他们看来,升职加薪给股份,那就是彻底走上人生巅峰了。

“金先生,谢谢您的赏识,但是我无法接受。”

刘青山依旧微笑着摇头“金先生,这里有我的家人,有我的朋友,更有我的事业,我的祖国,正在飞速发展,我要成为其中的一员,和我的祖国一起腾飞!”

好!

冯领导重重砸了一下拳头,他感觉到,自己那已经被磨平的锐气,似乎在这一刻又重新迸发出来。

“说的好啊!”

王书记和郑红旗,都无比欣慰的望着刘青山,这就是他们碧水县的宝贝,碧水县的骄傲。

只有金会长感觉很不好,盯着刘青山看了好半天,只能摇头叹息一声“人才难得呀。”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是中午,虽然合作种植人参的事没有着落,但是双方在生产胡萝卜汁方面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

于是众人一起去饭店好好庆祝了一番,酒杯交错间,似乎那点点不快,已经烟消云散。

但是刘青山知道,在改开初期,这样的事例,可一点不少见。

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是叫郑红旗整理一下这方面的资料,看看能不能鼓捣出来一篇文章出来,叫大家引以为戒。

不过单单是郑红旗的分量,好像有点不够看啊,毕竟这是全国范围内的事。

他正暗暗琢磨着呢,就看到李秘书向他走过来,低语几句,原来是冯领导邀请刘青山过去坐坐。

刘青山就去了冯领导的房间,他知道,肯定不会是“坐坐”那么简单。

果然,喝了几口茶之后,冯领导就切入正题,跟刘青山畅谈起来。

这下也正中刘青山下怀,就打开话匣子,聊起了发展经济和保护自然资源,保护环境的关系,双方相谈甚欢。

“青山啊,你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些整理出来,可以给上层领导看看,也可以给一线的领导干部借鉴。”

冯领导最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刘青山也正有此意,笑笑说道

“正好我和人民报纸的一位记者有联系,可以介绍给领导认识一下,只是这种文章敏感性太强,能不能见报不好说。”

听了这话,冯领导心头顿时一阵狂喜要是自己的文章能在人民报纸上刊登,那前途必然是一片光明啊!

……

第二天,碧水县参加广交会的人马,也正式启程。

人员依旧不多,郑红旗带队,商业局的周局长和下属一名办事员,再加上刘青山,一共四个名额。

到地区之后,汇合其他市县的参展人员,一起乘坐火车,前往羊城。

看到地区的带队领导,刘青山也不觉面露微笑,正是刚刚接触过的那位冯领导冯守信。

绿皮车哐当哐当的,不紧不慢地行驶在白山黑水之间,旅途的新鲜感,很快就消退,人们便扎堆聊天,还有的干脆打起扑克。

刘青山则抓紧时间,温习功课,对他来说,火车上这种清闲的时光,也不能随便浪费。

将近三天的时间,才晃悠到羊城,北国已经秋风萧瑟,这边却依旧炎热如夏。

住进指定的宾馆,冲了个热水澡,旅途的疲惫便冲刷而尽,刘青山又满血复活,跟着郑红旗他们,一起去展馆里进行布置。

瞧瞧左右邻居,兄弟市县也都吸取了去年碧水县的成功经验,搞起了展板和产品介绍之类。

队伍之中,也有人磕磕绊绊地说着外语。

“这是都学会啦!”

周局长转了一圈,也不免有些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