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欲妇的爆乳大肉臀小说 千寻疾把比比东拖到密室3d

2022-06-18 14:25:03情感专区
刘英到公社下了车,正好碰到一辆去自己大队的牛车,就搭顺便车回家。她家离公社有点远,将近二十里路,牛车慢慢悠悠的,到家都下午五点多了。看到自己低矮的茅草房,刘英却觉得格外亲切

刘英到公社下了车,正好碰到一辆去自己大队的牛车,就搭顺便车回家。

她家离公社有点远,将近二十里路,牛车慢慢悠悠的,到家都下午五点多了。

看到自己低矮的茅草房,刘英却觉得格外亲切,脚步也快了几分。

“姐,你回来啦!”

两个弟弟正在大门口,和一帮野小子玩呢,看到刘英,立刻扑了上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两个弟弟也都挺懂事,抢过刘英手里的包袱。

爷爷正在收拾晾晒的干菜,刘英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爷,老爷子直起腰,朝着孙女点点头,脸上也没有什么笑模样。

这时候的农村,大多重男轻女,孙女又没考上大学,老爷子有点不待见刘英。

看到爷爷自己捶着后腰,刘英连忙上去“爷,看看我给你带回来的药酒,专门治腰腿疼的。”

说着,她打开包袱,从里面拿出来碧水县酒厂的虎骨酒。

她二弟立刻大叫一声“这不是广告里的那种药酒嘛,我在村长家里看电视的时候,看过这个,可好使啦!”

老爷子脸上这才有了几分笑意“英子,刚上班,开支了吗,就乱花钱,这酒听说挺贵的呢?”

“爷,这是我们村里发的,不要钱!”

刘英脸上的笑容很灿烂,还带着几分骄傲。

跟着,她三弟又叫了一声“月饼,俺姐带回来月饼啦!”

这小子,抱着两包月饼,嗖嗖就跑进屋里。

而她的二弟,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口袋,里面是一条子肥瘦相间的猪肉,顿时惊得张大嘴巴,都叫不出声来。

刘英脸上的笑容更加骄傲“这些也都是我们村里发的!”

刘青山在公社大院转了一圈,把东西卸下来,交给管后勤的,然后就去了野菜厂。

先看看道北那家,依旧是没啥动静,门口连个卖山货的都没有。

反观夹皮沟野菜厂这边,三三两两的人来排队,队伍排出去二三十米,一派兴旺热火的景象。

明天过节,估计采山的都早早回来。

看到刘青山,不少熟识的村民都热情地打着招呼,都称呼刘青山小刘。

小刘就小刘吧,总比老刘强,刘青山也就乐呵呵地回应着,跟大伙都能扯几句,聊聊今天的收获,聊聊山货的品质。

最后他还叮嘱道“明天过节啦,大伙儿一会儿结完账,都打二斤酒,供销社门口,有两家卖猪肉的,再割点肉,回家好好过节!”

众人都一哄声地答应着,今年政策彻底稳了,所以相应的,各种商贩也多了起来。

平时虽然还没有杀猪卖肉的,但是节前这两天,却有不少杀猪的。

说起来还是夹皮沟引领的风潮,大多数养猪的,都是去年抓的猪崽,到现在基本上养了十多个月,正好出栏。

自家杀猪的话,最后能剩点板油和头蹄下水啥的,还是比较合算的。

村民采摘的山货,转手就能变成钱,三块五块的,也够买二斤肉了。

往年肯定舍不得这么花钱的,过年买几斤肉啊?

不过今年大伙都不在乎了,儿早,贪点儿晚,只要勤快勤快,这点钱就出来了。

这时候的人大多比较能吃苦,只要能赚钱,吃点苦挨点累算啥,睡一觉明天照样浑身都是劲儿。

正说着呢,就看到张连娣开着大解放进厂,招呼人卸车。

看着车上抬下来的一扇猪肉,那些出售山野菜的村民眼睛都直了。

“还有这么多鸡蛋!”

“那是啥,月饼,成箱的月饼!”

大呼小叫一阵之后,有人就问刘青山“小刘啊,拉这么多东西,准备卖啊,那先给俺割二斤腰排儿肉,要肥的!”

有人带头,就有人响应“对对对,给我也来二斤猪肉!”

“我要两斤月饼!”

刘青山连忙摆摆手说道“对不住大伙,你们还是去供销社门口买吧,那边月饼猪肉都有卖的,这些是给咱们厂子里的职工分的。”

说完,他朝迎上来的杨红缨招招手“老姐,一会通知职工,下班别忘了领东西,每个人二斤月饼,二斤猪肉,五斤鸡蛋!”

哇!

大伙又是一片惊呼发这么多东西,这待遇也真是没谁了。

有脑瓜快的,三两下给算了一笔账,野菜厂发的这些东西,差不多十块钱出去了!

“要是俺也在野菜厂上班就好啦!”

有人发出羡慕的叹息声。

旁边就有人接茬“那也不一定,你看对面的野菜厂,别说发东西了,半死不活的,工人都不上班,发工资估计都发不出来。”

旁边有人使劲一拍大腿“没错,多亏当初招工的时候,没叫俺家二小子去那个家家康野菜厂上班!”

同时还有人附和“对嘛,还是夹皮沟野菜厂准成,本乡本土人开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哈哈!”

听着大伙的议论,刘青山心里灵机一动,随口说道“我听说对面的家家康野菜厂,要从龙江省那边大批量收货呢。”

“这是在咱们这臭大街,只能在外边划拉货物了,该,那和什么何经理,一瞧就不是啥好饼,老婆孩儿说扔就扔了,跟陈世美一个揍性!”

“对呀,咋不嘎巴一下,把他也给铡了呢!”

大伙开始纷纷声讨起来,不过这明显歪了好不好,刘青山连忙又重新开始引导“听说到时候运来的山货还挺多的,不知道会不会把咱们这边的山货给顶喽?”

对呀,人们这才想到这个关键的问题。

刘青山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要知道,咱们的山货要出口到岛国那边,当时是我和县里的领导一起谈的合同,人家那边,也不是无限量收购的,不是你有多少,人家就收多少。”

啥玩意,还有这种事!

这些出售山货的村民一听,立刻都不干了,这可是涉及到他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要是到时候,手上的山货卖不出去,那还拿啥钱卖肉卖月饼?

本来计划着秋天好好干俩月,赚个三百二百的,冬天好好给家里添置个收音机或者缝纫机啥的。

过年的时候,再给老婆孩子多扯几尺布,做套新衣服。

 

可是现在有人告诉他们,这一切有可能要泡汤,那还了得!

“走,去对面的野菜厂,好好说道说道,要是他们真敢从外地收山货,冒充咱们当地的,那就砸了他的野菜厂!”

不知道是谁带头吆喝一声,这些红了眼的村民,纷纷抄起扁担和棍子,就要往家家康那边冲。

“嗨嗨,大伙别冲动,先听我说!”

刘青山连忙登高一呼“现在去,他们肯定不认账,咱们也没证据,等到时候,他们用车拉回来的时候,咱们再去讲理。”

嗯,是这个理儿,可是很快就有人提出新的问题“那俺们也不能天天守着啊,谁知道他们啥时候进货?”

刘青山朝自己野菜厂的大门指了指“我们这边有把门的,黑天白天都盯着呢,到时候来了,就通知大伙。”

成,这个法子好,村民们都纷纷点头。

看到民心可用,杨红缨身边跟着的刘文娟也咋呼起来

“到时候,大伙可别躲在家里装熊,这事涉及到咱们每个人的利益,必须站出来!”

这就有点激将的意思了,这丫头的鬼心眼儿还不少。

大伙又是一阵吵嚷,就差起誓发愿了。

刘青山望了望对面的家家康野菜厂,嘴角微微一翘到时候,叫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等到野菜厂下班的时候,职工们都换下工作服,然后就乐呵呵地来排队领东西。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呢。

只有负责机械维修的几名退休工人,以前在厂子里上班的时候,单位发过东西,可是也没这么多呀。

五斤鸡蛋呢,都是夹皮沟养鸡场出产的洋鸡蛋,个大不说,听说人家喂鸡的饲料都是特制的,鸡蛋的营养价值,比土鸡蛋还高呢。

现在碧水县都渐渐形成一个风潮送礼啥的,都送夹皮沟出产的洋鸡蛋,倍儿有面子。

还有猪肉,油汪汪沉甸甸的,用麻绳一系,拎着回家,走路都昂首挺胸的。

二斤肉呢,饱一顿饺子,还能炖一顿儿,给家里人解解馋。

还有应景的月饼,估计家里的娃子都得美出鼻涕泡。

职工们的心里,第一次生出一种骄傲和自感,第一次对夹皮沟野菜厂,真正产生了依赖感和信任感。

看到职工们一张张喜悦的面孔,杨红缨心里也很有成就感,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付出,并没有白费。

“老姐啊,你那份别忘了领,家里还指望着你分点肉,包一顿饺子呢。”

旁边传来刘青山笑嘻嘻的声音。

杨红缨瞥了眼,招了招手道“三凤,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刘青山立马后撤几步,话锋一转道“对了,一会儿我准备去县里,接郑大哥和小小来咱家过节,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我跟着干什么?”

杨红缨又送过去一个白眼。

“嘿嘿,俺主要是怕郑大哥不来,老姐你的面子大嘛。”

“三凤,你耳朵痒了是吧!”杨红缨立刻炸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