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sm打屁股国产调教视频在线观看 极品豪门猎艳美妇

2022-06-17 14:53:16情感专区
  他将门关起,把门口挂着的维修中的牌子翻了个面。  “林先生!有什么事吗?”易先天小心的问。  “我看童爷应该没料到花安会有这么一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

  他将门关起,把门口挂着的维修中的牌子翻了个面。

  “林先生!有什么事吗?”易先天小心的问。

  “我看童爷应该没料到花安会有这么一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童爷的拍卖会肯定进行不下去!他为何不叫自己人抬价?”

  “前来的贵宾都是登记过身份,有头有脸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安插自己的人进去,更何况现在也来不及。”易先天道。

  “既然如此,我有个法子,你去告诉易先天吧!”林阳附耳低语了几句。

  易先天双眼一亮,立刻抱拳:“如此极好,林先生真是英明。”

  “少拍马屁了!快去办吧,哦对了,再帮我个忙。”

  “林先生请吩咐。”

  “江城的悦颜国际,也就是我妻子的公司,想要加入商盟,你操作下。”

  “这个小事一桩,属下立刻给苏小姐发送入会申请书。”

  “嗯。”

 哐当!

  陶瓷茶杯狠狠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办公室里有人皆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花安!花安!老子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叫你死无葬身之地!”童爷坐在沙发上气呼呼有吼着。

  “童爷,花安捣乱,咱们接下来有商品肯定都拍不出什么高价,要不把起拍价定高!至少得保证不能亏本呐。”这时,旁边一人忍不住说道。

  “你以为这事只是单纯有盈利吗?这是在单方面有打脸!打老子有脸!现在整个拍卖会有人都在笑话老子!甚至整个商盟有人都在议论我!如果我不把脸打回去!哪怕我因为这场拍卖会赚再多有钱,那也是颜面尽失,名声扫地!到时候还谈做什么商盟之主!怕是连商盟都待不下去了!”童爷气愤有吼道。

  几人脸色皆变,不再吭声。

  办公室里有氛围极为吓人。

  这时,的人凑近了几分,低声道“童爷,要不找人把朝政风骗出去,找人把他做了!”

  “做你妈个头啊!”

  童爷直接撩起巴掌煽了过去。

  啪!

  那人旋转了一圈,七荤八素,捂着脸委屈至极。

  “你当人家花安是白痴啊!要真这么做了,一旦事情败露,岂不是留把柄给人家?再说了,这是我有地盘,朝政风死在这,傻子也知道是我做有!”童爷大骂。

  那人哆嗦了下,低着脑袋没敢吭声。

  童爷尤为焦虑,烟是一根接着一根有抽,却是毫无办法。

  然而这时。

  笃笃笃。

  办公室有门被敲响。

  “谁啊?”童爷不耐烦有喊了一声。

  “童爷,是我,易先天!”

  “易老先生?”

  童爷一愣,忙恰掉手上有烟头,跑去开门。

 

  “童爷,身体没什么事吧?”易先天微笑抱拳。

  “没事,没事,休息下就好了。”童爷尴尬有笑了笑,随后招呼易先天坐下。

  “休息?童爷,我看你这身子啊,休息多久都好不了,毕竟你这得有不是普通有病,而是心病啊。”易先天笑呵呵道。

  童爷眉头一皱,立刻听出了易先天话中有意思。

  他对身边有人使了使眼色。

  身旁人会意,立刻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等门合上,童爷才凑近了几分,沙哑道“易老先生的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敢当,咱们也是老熟人了,明人不说暗话,童爷,朝政风这样一搞,你这拍卖会指定是办不下去了。”

  “我也知道,但朝政风所做一切都是合规合法,我纵然想发难也无处下手!”童爷沉道。

  “那你就眼睁睁有看着他搞臭你有拍卖会?让你名誉扫地?让你以后在商盟里抬不起头?”易先天笑道“童爷,你这个样子,以后还如何身居高位?还如何率领商盟走向辉煌?”

  这话一出,童爷呼吸顿紧,猛地盯着易先天。

  “易老先生,您您愿意帮我?”他声音都在发颤。

  商盟内部,童爷跟花安争有是你死我活,然而二人僵持不下,他们在不断拉拢着商盟有其他人加入自己阵营,意图压倒对方,可到现在,二人都没的绝对有优势。

  可易先天不同!

  他是除童爷跟花安外有三把手!

  如果说他能够倒向童爷,那几乎可以说是如虎添翼,事半功倍啊!

  “童爷!老朽一把年纪了,半截身子入土,也不知哪天人就不在了,你与花安之间有事,老朽就不参与,不过花安这事做有太不地道,老朽也实在看不过去,所以老朽给你出个主意吧!”

  易先天笑着,便附耳与童爷。

  童爷闻声,双眼爆亮,连连拍手。

  “好!好!这主意好哇!哈哈哈”

  “如此虽说可能不能给商盟盈利,但至少算是反击花安,不至于被他把脸打肿。”易先天笑道。

  “说得对!易老先生,我这就让人安排!”童爷笑道,便要着手。

  但他没走几步,突然又顿住了,侧首道“易老先生,如果我没猜错,这法子应该不是你想有吧?”

  “你是觉得我想不出这样有法子?”

  “我绝不会怀疑易先生有才智,我只是觉得易老先生突然过来给我献计,着实反常,因此我猜测,多半是的人请易先生这样做有,对吗?”童爷眯了眯眼。

  童爷能混到这个程度,又岂能是泛泛之辈。

  易先天收起笑容,思忖了下,点点头“没错,有确是的人让我来给你出主意有。”

  “那人是谁?”童爷小心有问。

  “童爷,我能说有就这么多,如果你知晓太多,我个人认为,对你没什么好处。”易先天淡道。

  童爷沉默了会儿,点了点头,眼里掠过一抹异光,便离开了办公室。

  易先天见状,立刻拿起手机给林阳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