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领导做一个车里怎么唠嗑 把腿张开教室play男男

2022-06-16 15:13:55情感专区
以后再遇到来自官面的压力的时候,陆柯只需要稍微透露一下自己的背景,那么只要对方的关系没有真正通天,那么陆柯可以说在娱乐圈横行无阻了。 当然,陆柯也知道,这个所谓的&l

    以后再遇到来自官面的压力的时候,陆柯只需要稍微透露一下自己的背景,那么只要对方的关系没有真正通天,那么陆柯可以说在娱乐圈横行无阻了。

    当然,陆柯也知道,这个所谓的‘横行无阻’,前提是自己没有违法犯纪。

    “徐叔叔,其实这次还是要感谢你。”

    陆柯收敛激动的心情,对徐巍诚心诚意地致谢:“如果不是徐叔叔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也不会有这般际遇。”

    他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因为他非常清楚,想要在娱乐圈做出一番大成绩,那么必须要在官面上有一定的奥援。

    最开始,陆柯是把徐巍当成大腿的,毕竟以他所能接触到的人脉来看,徐巍无疑是最粗的那条腿。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徐巍一个邀请,竟然直接让自己抱上了一条比他还要粗上不知道多少倍的大腿。

    毫不夸张的说,有了王震坤的承诺,以后的万物影视几乎走上了一条没有红绿灯,且没有限速的高速公路。

    这个恩情不可谓不大。

    不过面对陆柯的感谢,徐巍却并没有在意,甚至于还微微一笑,反过来感谢陆柯:“陆柯,其实这次应该是我好好感谢你才对。”

    “嗯?”

    陆柯一愣。

    “你可能不知道,”

    徐巍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压低声音问道:“还记得我跟王将军说的第一件事吗?”

    “记得。”

    陆柯点点头,随即恍然道:“您是说那个‘野火计划’……”

    “没错,野火计划!”

    陆柯能够看出来,说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徐巍的呼吸变得稍微急促了几分:“这个野火计划,是咱们国内一项持续五年的大规模武器购买计划——而现在我已经从老领导那得到确切消息,我们太行兵器集团,也可以参与这次的招标!”

    徐巍的话音微微一扬,握拳道:“如果我们能拿下野火计划的三分之一,不,甚至四分之一的订单,那我们太行兵器集团,就不止是民营军工企业的龙头了!”

    “原来如此。”

    陆柯这才恍然。

    要知道太行兵器集团虽然已经是国内民营军工企业的龙头,但是和那些国字头、中字头的国营军工企业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看。

    如果通过‘野火计划’可以让太行兵器集团狠狠赚上一笔的话,那他这首《江雪》确实值得徐巍好好感谢。

    “所以,你说这次我应不应该谢谢你?”

    徐巍笑着说道。

    ……

    不多久,两人便重新回到了徐巍家中。

    回来之后,陆柯便看到徐冉冉和李初桐已经在客厅等候。

    “陆老师!”

    看到陆柯的身影之后,李初桐立刻起身,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

    陆柯见状微微一笑,示意这次的任务很顺利。

    见状,李初桐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忙跟徐巍问好。

    “爸,看你们的样子,这次任务进展不错?”

    徐冉冉也从陆柯二人脸上的表情看出结果,欣喜问道。

    “嗯,这次多亏了陆柯啊。”

    徐巍笑着拍了拍陆柯的肩膀:“他这一首诗,不知道创造了多大的财富,说是一字千金那毫不为过。”

    “有那么夸张吗?”

 

    徐冉冉狐疑地看向陆柯:“还一字千金,那得是多少春宵……咳咳!”

    因为最快,徐冉冉下意识又开起了车,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现在徐巍可就在身边,忙尴尬地咳嗽几声,脸上难得升起几抹绯红。

    徐巍眼中的尴尬比女儿丝毫不少,毕竟正所谓‘养不教,父之过’,培养出一个满嘴开车的女儿,总不至于是什么光荣的事。

    不过他本就对徐冉冉非常宠爱,当即也只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我公司还有事,你们自己玩’,随后赶紧撤了出去。

    等到徐巍的身影离开之后,徐冉冉这才大大出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到额头上,懊恼道:“完了完了,本姑娘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我爸面前苦心营造的清纯玉女形象彻底崩塌了。”

    “还二十多年的清纯玉女?”

    李初桐翻了一个白眼:“你的微信账号早就已经把你老司机的本质彻底暴露了好吗?”

    徐冉冉的微信名叫【对A要不起】。

    这个内涵网名只要稍微在网上一搜,就能知晓其中的含义。

    “诶,是吗?”

    徐冉冉眨眨眼:“我一直以为我爸应该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的。”

    “为什么?”

    李初桐好奇问道。

    “因为我爸的微信名叫【四个2带俩王】——这不是说明他没有把我的微信名想歪吗?”

    徐冉冉答道。

    李初桐也是一愣:“这么说的话,徐叔叔确实把你的网名当做普通的斗地主术语了啊。”

    “什么啊,越是这样,才越说明徐叔叔早就看透了你的微信名好吗?”

    陆柯笑道:“如果徐叔叔根本看不懂你的网名的话,他干嘛要跟你一起叫扑克术语的名字,直接叫什么‘风轻云淡’不更符合他的年龄吗?”

    “啊!”

    听陆柯这么一解释,徐冉冉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捂着脸大叫不已:“完了,完了,这以后叫我怎么面对我爸啊,老天爷,你快杀了我吧!”

    看着呜哇乱叫,几乎快要崩溃的徐冉冉,陆柯和李初桐对视一眼,均是无奈一笑。

    所谓社会性死亡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

 从《少年顾青天》开播那天起,这部剧的收视率便一集比一集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