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针扎肛门有多疼 善良的美人妻42—45

2022-06-16 15:02:38情感专区
“这次在帝都碰到马琴的时候,她跟我说的。” 沙司没有否认也没有掩饰。 “其实高中的时候我也喜欢过你!那时候的你是我每天闲暇时最好的抚慰。&rdqu

    “这次在帝都碰到马琴的时候,她跟我说的。”

    沙司没有否认也没有掩饰。

    “其实高中的时候我也喜欢过你!那时候的你是我每天闲暇时最好的抚慰。”

    甚至沙司也将自己高中喜欢过宁雅的事说了出来,这个事情是原身的一个心结,沙司之前认为自己完全放下了这个事情。

    可是当马琴说到宁雅在初中的时候喜欢过自己的事后,他心里就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见一见宁雅然后告诉她自己喜欢过她。

    说这个事情并不是说想要跟宁雅有什么发展,只是想告诉她,喜欢过她,仅此而已。

    “我知道!”

    这次是宁雅点头。

    沙司喜欢她的事,她也是才知道不久,高中的三年,因为岁数大了一些,沙司可找的工作更多了,这也导致他在学校的时间更少。

    除了在课堂上能见到他以外,基本上在学校里见不到他。

    班里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沙司喜欢宁雅,毕竟那个时候她依旧是班里的班花,而沙司则是班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人。

    要不是这次沙司出名,班里聚会的时候有人说起,她还真不知道。

    只是随着时间拉长,她最初对沙司那点喜欢早就变淡了,只是在听到沙司高中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一阵惋惜,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了。

    当然,有时候她也会想,如果当时自己真的跟沙司好上了,会怎么样。

    不过按照她的猜测,可能大概率会分手!

    因为高中的时候沙司太忙了,除了上课时间都用在了打工上,要是自己真的跟他好上了,应该也会坚持不了多久就分的。

    “来,我们碰个杯,敬我的初恋!”

    “敬我的初恋!”

    沙司提起杯笑着对宁雅道,宁雅也同样举杯,两人碰了一杯后,相视一笑。

    沙司敬的是自己的初恋,宁雅敬的也是自己的初恋。

    宁雅觉得这个酒喝完,两人的关系好像比以前更好一些了,面对沙司也更放的开了,所以干脆也不再按照之前的策略,直接问道。

    “暑假的时候,咱班聚会了,他们知道你成明星的事,准备十一的时候来西京再组织个聚会,这帮人想让我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参加。”

    其实原话根本不是这样的,这些人给宁雅说的是务必请沙司到场。

    “算了吧,你也知道,高中三年,我能算的上是朋友的就只有两三个人,其他人根本连朋友都不是,去了也没意思!”

    摇摇头,沙司拒绝了这个聚会,对于这帮人怎么想的,他很清楚,这种聚会他可不愿意去。

    不去还有很大的原因就是,高中三年他跟同学真的没什么交情,还不如初中同学的关系好。

    这也不是说高中同学对他不好,主要是他很少参加班里活动,大多时间都用来打工了。

    “没事,这结果我早就猜到了,我也就是传个话!”

    宁雅对于这个结果是早就有预料,年前老师结婚的时候,她就问过沙司参加不参加年前的同学聚会,沙司那时候就没参加。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看吃的差不多了,宁雅想起身去结帐,结果侧着身起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腰就顶在了桌子上,桌上的菜直接呼拉一下全弄到了沙司的身上。

    宁雅连忙抽出纸巾,就在沙司身上擦了起来。

    这个菜汤多数都是倒在肚子上以及裤子上,特别是裤裆位置,这里因为地形原因,菜汤最多,宁雅拿着纸帽就疯狂的在这里吸着菜汤。

    “别!没事!没事!我自己来!”

    尽管沙司连连拒绝,宁雅还是觉得这事都是自己弄的,所以也没停下手继续在这里用纸吸着。

    只是吸着吸着,她发现洼地慢慢的变得丘陵,就像是有人拿个棍子在下面往上捅一样。

    她不是小孩子了,很快也意识到了不对,连忙停了下来,红着脸道。

    “你自己擦一擦吧!”

    然后就转身去了前台结帐。

    “去我住的地方洗洗吧,我刚才去旁边看有卖衣服的开着门,也不知道你你穿多大,就给你买了两件,你看能穿不!”

    从前台回来的宁雅,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袋,从里面掏出一件短袖一件短裤对沙司道。

    “可以穿,没问题!”

    这全是油呼在自己身上,也确实不舒服,沙司看了眼衣服觉得应该可以穿。

    因为身上全是油,往宁雅住处走的时候时候,沙司也没骑车,这让他成了街上行人注目的焦点。

    而宁雅则是路上连忙给两个室友发信息,告诉她们自己要带沙司过去,让她们不要穿太露的衣服。

    聂聂回复知道了,而佩佩则没有回复,这个宁雅也不以为意,在回来的路上,佩佩就说她昨天晚上没睡好,回家想早点睡觉,估摸是睡觉了吧。

    到了家,果然客厅里没有一个人,宁雅到洗手间里先看了下,没有几人遗留的内衣之类的,才把沙司推进洗手间

  佩佩是真的睡着了,她吃过饭后就回屋躺下睡觉了,根本没有看到宁雅的信息。

    昨天晚上跟班里的人又是聚餐又是唱歌的,一晚上就没怎么睡觉,所以今天白天她就一直犯困想要睡觉,为了缓解困意,她喝了很多的茶水,因为听说茶能提神。

    这茶喝多了,提神她没有感觉到,倒是感觉到另外一个作用。

    尿多!

    宁雅跟沙司在外面吃饭的这两个小时,她就起来上过一次厕所了。

    只是这明显不够,这很快就有被尿憋醒了!

    迷迷糊糊的她走出房间,直接推门进了洗手间。

    三个女孩一起住,并没有太多忌讳,洗手间的门也大多数不锁,即使有时候有人在洗澡,其他人也会进去上厕所。

    所以在开门的时候,虽然她听到里面有洗澡的声音,也没有在意。

    因为洗澡的地方跟马桶之间有一个隔水帘,有人洗澡的时候,会把这个帘拉上,这样即使有人进来,也不会直接看到,避免尴尬。

    进了洗手间,她连头都没抬就直接坐到了马桶上,闭着眼正解决问题的时候,她感觉有不少水溅到了自己的身上。

    “洗澡能不能把帘拉上啊?”

    佩佩以为是宁雅或者聂聂在洗澡,所以连眼睛都没睁直接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