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甘愿跪在少妇脚下的贱奴 玉女校花的哀羞苏灵韵

2022-06-16 15:01:52情感专区
电话响起,宁雅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唇,她心里开始盘算接通后应该怎么跟沙司说合适。 “喂!宁雅!” 手机里传来沙司的声音,宁雅赶忙回道。 “喂,沙司,你

    电话响起,宁雅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唇,她心里开始盘算接通后应该怎么跟沙司说合适。

    “喂!宁雅!”

    手机里传来沙司的声音,宁雅赶忙回道。

    “喂,沙司,你在学校么?”

    “没在学校,怎么了?”

    沙司确实没在学校,他上午从学校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回去。

    “那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呀?这不好我没见了么,就想趁着开学一起聊个面,吃个饭!”

    宁雅一听沙司不在学校,还以为他没回西京,就有些失望。

    “可以呀,什么时间?”

    只是没想到,沙司那边答应的特别痛快,直接就应了下来。

    “我都行,看你什么时间回学校。”

    “回学校?你要来我学校请我吃饭?”

    沙司听宁雅几次都说到回学校,以为她是准备到自己学校。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回学校报道的时候,我请你来市里吃饭!”

    宁雅解释道。

    “我就在市里呀!”

    沙司心想,我刚刚还在你住的房子里挥洒了几个小时的汗水呢!

    “啊,你在市里呀,那现在可以么?我请你吃东西!”

    宁雅这才明白,沙司原来说的不在学校不是不在西京,而是不在学校里。

    “可以呀,我正准备找地方吃饭呢!”

    沙司从中午到现在也没吃东西呢,也正准备找地方吃饭,既然有人愿意请,他也很乐意,更何况请客的还是个大美女呢。

    “要不,你来我住的这儿吧,我们楼下有个饭馆挺好的。”

    “行吧,正好我离那不远,几分钟就到。”

    “那行!”

    挂了电话,宁雅赶紧去洗手间打扮,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沙司居然真的几分钟就到了,刚洗完脸还没化完妆沙司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

    匆忙化完妆,宁雅换了身衣服就下了楼。

    “不好意思,等着急了吧!”

    看到路边靠在机车上的沙司,宁雅一路小跑着跑到沙司跟前歉意的道。

    “没有,去那儿吃?”

    沙司笑着道。

    “就在那边不远,走过去十分钟左右吧!”

    指了指选的饭店方向,宁雅开口道。

    “上车,我带你过去!”

    沙司侧身跨上机车,然后拍了拍后座对宁雅道。

    “不用了,我走过去就行!”

    宁雅还从来没有坐过男生的机车后座,下意识她就摆手拒绝道。

    “上来吧!走过去多慢!赶紧的!”

    沙司继续拍着后座。

    “好吧!”

    不知道为什么,宁雅自己也很奇怪自己明明想着的是拒绝,但是话说出口的时候就成了好吧。

    跨腿坐到机车的后座上,宁雅双后紧紧的扶在了后座上。

    这个机车后面尾部有些高,她这么坐着心里感觉特别不塌实,就感觉好像随时都会摔下去一样。

    “扶好了!”

    沙司戴上头盔对身后的宁雅说了一声后,就将机车启动了起来。

 

    “啊!”

    车子一动,宁雅感觉自己就要掉下去了,吓的她感觉抱住了前面的沙司。

    沙司跟聂聂战斗了一午,离开的时候因为怕被堵在屋里,只是简单的擦了擦并没有洗澡,所以此时身上的汗味很重。

    宁雅这么一抱,整个人都贴在了沙司的身上,立马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夹杂着汗味就真扑她的鼻子。

    这是宁雅第一次如此近的跟一个男生接触,摸着沙司腹部的肌肉再闻着沙司身上的味道,她觉得头有些晕,甚至脸也有些热。

    只是此时机车已经开动了,她又不敢放手,只能紧紧的抱着沙司,把自己跟沙司贴的紧紧的。

    “到了,下车吧!”

    晕乎中,宁雅感觉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就是一瞬间,就感觉沙司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把她拉回了现实。

    “哦!”

    赶紧放开搂的死死的双手,宁雅慌张的从车上下来,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脸一定通红通红的。

    这是一家装修有些偏现代风的饭店,菜主打的是川菜,挑了个地方坐下后,沙司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把菜单递给宁雅。

    “你来吃过,你点吧!”

    “他家的夫妻肺片做的特别好吃,还有麻婆豆腐,回锅肉以及水煮肉片!”

    宁雅也没客气,拿过菜单就把自己以前吃过觉得好吃的菜点了起来。

    点完菜,她问服务员要了一壶热水,把两人面前的筷子碗等都用热水细心的冲了一遍。

    “暑假你都去哪玩了?”

    “去了趟帝都,还碰到马琴了。”

    “是么?我跟她可好几年都没见过了,听说是考的央音,是么?”

    “嗯,是央音,学的是小提琴,我还去听她在酒吧的表演了,确实拉的非常好!”

    “真羡慕她!我以前也想学个乐器,可是家里不让,说会耽误学习,现在想想当初就应该跟父母硬气一点。”

    宁雅说的时候语气里带着遗憾,她当年在初中的时候就知道马琴每个周末都去市里学小提琴,那个时候她也有学音乐的想法,只是被家里给扼杀了。

“呵呵,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或许当初你学了音乐,现在可能就上不了西京交大,上的是一个不怎么样的音乐院校或者是二本三本的普通大学。”

    对于这个,沙司倒有另外一种看法。

    “也许你说的对,可也有可能我跟她一样,上的是央音这样的学校也不一定!”

    宁雅笑着摇头道,她不认为自己会因为这个耽误学习,而且她觉得以自己的智商,也不至于连个一本学校都考不到。

    “这谁也说不准,万一你学音乐的时候碰到喜欢的人了呢?来个为爱奋不顾身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沙司笑着道。

    “不会的,你知道么,当初在初中的时候,我就有喜欢的人了,可是因为学校不允许早恋,家里也不允许早恋,我从头到尾都没让对方知道我喜欢他!”

    看着沙司,宁雅眼光有些闪烁。

    “嗯,他确实不知道!”

    点点头,沙司确定道,在初中的时候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让这个班里的第一美女喜欢上自己,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喜欢自己。

    “你知道了?”

    沙司这话,让宁雅立马明白,沙司知道了当初在初中的时候,自己喜欢过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