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皇帝攻暗卫受潇湘溪苑 五福影院旧址点击进入

2022-06-16 15:01:24情感专区
佩佩是个很热心的人,对于聂聂的样子她觉得必须得去医院,不由聂聂分说,匆忙去了屋里拿钱包。 “不用,真不用,我自己身体我自己知道,就是累着了,休息一天就好了!”

    佩佩是个很热心的人,对于聂聂的样子她觉得必须得去医院,不由聂聂分说,匆忙去了屋里拿钱包。

    “不用,真不用,我自己身体我自己知道,就是累着了,休息一天就好了!”

    聂聂连忙起身想要拉住佩佩解释,只是被宁雅一把按住了。

    “聂聂,听话,去医院让大夫看看,打针也没什么的。”

    宁雅听说很多人恐惧打针,之前有一次聊天的时候,听聂聂说起过,她也害怕,所以看到聂聂的表现,她觉得聂聂可能就是怕打针所以才不愿意去的。

    “我不怕打针,真的,你们就听我的,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好,不信你们明天看就好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比你们清楚么?”

    聂聂是真的有些无语,怎么这两个人就那么听不进自己的话呢?

    “你确定?”

    这时候佩佩也从屋里拿了钱包出来,听到她的话,很认真的看着她问道。

    “我确定!”

    聂聂重重的点头保证道。

    “行吧,那你晚上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叫我们,明白么?”

    看聂聂的样子不像做假,佩佩和宁雅互相看了眼,然后开口道。

    “明白!要是真的有不舒服,我一定会跟你们说的!”

    看两人不再拉着自己去医院,聂聂心里松了一口气道。

    她真怕这两个人非要拉着她去,到时候医生一查,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我现在饿了,你们能帮我买点吃的么?”

    中午她从学校回来,本来是准备回到家到楼下吃饭的,可是谁成想自己直接成了沙司的菜,被吃了一下午,再加上大量体力消耗,现在她觉得自己吃下一头牛都没问题。

    “行,你想吃什么?”

    看聂聂的样子,两人也觉得她不适合出去吃饭。

    “什么都行,关键要快,我饿的都快不行了!”

    聂聂觉得现在吃什么都行,只要能吃上。

    “知道了,宁雅你在屋里陪着她,我去买吃的!”

    佩佩正好带着钱包,所以她直接就转身就往楼下走,让宁雅在家陪聂聂。

    “这是什么味?”

    佩佩走了,宁雅就走到沙发准备坐下,感觉有种奇怪的味道直冲鼻子,像是尿味但又好像不太像。

    “怎么味道这么怪?”

    宁雅倒是没怀疑,只是奇怪这水味不太好味。

    “可能是沙发的原因吧,也不知道这沙发有多久没洗过了,一沾水味道就出来了,找时间我们把沙发套什么的拆下来洗洗,垫子也都拿到阳台晾一晾。”

    “也是,等周末吧,周末我们好好把屋里打扫一下。”

    宁雅点点头,她也觉得应该找时间好好把屋里打扫一下,特别是这暑假期间连着两个月没住人,好多地方都有灰了。

    佩佩回来的很快,在西京肉夹馍算是最快的吃食了,而且到处都有,她下楼直接买了四个肉夹馍要了三份凉皮就上了楼。

    “这肉夹馍感觉比以前好吃了不少,这楼下换师傅了?凉皮也比以前好吃了!”

    饥饿让聂聂觉得这些东西的味道都比以前好吃不少,三下五除二,她就把佩佩给她买的凉皮和两个肉夹馍吃了个干净。

    “没有呀?还是原来的味呀?”

    佩佩和宁雅并没有觉得东西比以前好吃。

    “可能是你饿了的原因吧。”

    佩佩吃肉夹馍的时候,肉夹馍里的汤汗滴了下来,她连忙拿纸擦了擦。

    这谎话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会变得非常的容易,聂聂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回道。

    “是呢,我们刚才还说,等周末咱们把屋里好好打扫一下,把沙发什么的也都拆洗一下!”

    宁雅后面的话直接给聂聂的谎话做了备注。

    “行,也是该好好打扫一下,你说没人住那来的那么多灰!”

    昨天晚上佩佩就发现屋里好多地方都有积灰,确实应该好好打扫一下。

    吃完饭,聂聂以累了为由回了自己的房间,宁雅和佩佩两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宁雅看了看手机,有些犹豫的翻出沙司的电话。

    暑假的时候,班里又有人组织过聚会,宁雅也去参加了,在聚会上,沙司成为了所有人讨论的对象。

    明星,这个离他们很远的名词,居然有一天会离他们如此之近。

    所有人都没想到沙司会从高中之后会这么快一飞冲天,棒子国综艺,国内综艺,写歌,还有那巨大的私人飞机,超豪华的房子,甚至很多男生猜测那个熊猫直播没有露面的股东也有可能是沙司。

    因为飞机他们对比过,是同一架飞机。

    如果真的是沙司的话,那就代表沙司还有一艘超级游艇!

 沙司,这个高中三年最落魄的同学,一年后翻身翻的让所有人惊叹!

    宁雅看着手机里沙司的手机号,有些犹豫。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聚会上,有人就说起了当年沙司喜欢过她的事,然后又说她跟沙司初中就同学三年,她邀请沙司下次参加聚会最为合适。

    然后这事就稀里胡涂的成了她的事了。

    说实话,她很不愿意做这个事,但是所有人都说的时候,她也不太好意思拒绝。

    聚会之后,她已经不止一次翻出沙司的电话了,可是根本就没有打出去过一次。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或者说,她根本不想打这个电话!

    但是这个事,又搁在她心里,所以时不时的她就会翻出电话。

    如今开学了,她想沙司应该也在西京,就想着要不先约沙司出来见个面吃个饭,这样吃饭的时候侧面问问沙司这事,要是他没什么反感情绪再提。

    毕竟这事拖了好久了,那些同学可是准备十一的时候就聚会的,甚至把聚会地点都定好了,就在西京。

    最近老有人有事没事问自己呢。

    要是吃饭的时候,沙司表示没兴趣,那自己也好跟这帮人交待。

    想了想,宁雅咬咬牙,手按到了拨出键上。

    “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