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漂亮英语老师教你桶个够视频 又粗又长挺进美妇后菊

2022-06-16 14:59:14情感专区
女孩这么一说,沙司再上下打量了一下,倒是想起了一点印象。 当初遇到宁雅的时候,是有两个女孩在她身边,说是一起住,不过他并没太在意两人,所以刚才并没有记起女孩来。 &ldqu

 女孩这么一说,沙司再上下打量了一下,倒是想起了一点印象。

    当初遇到宁雅的时候,是有两个女孩在她身边,说是一起住,不过他并没太在意两人,所以刚才并没有记起女孩来。

    “房东,你是来收房租的么?”

    聂聂刚才路过冷饮店的时候,有些犹豫,她在喝奶茶和减肥之间徘徊。

    最近她又胖了一斤,马上就要过百了。

    可是今天这么热,喝个冰的奶茶降降温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都说奶茶热量高,喝了会发胖,自己要是再喝的话,那肯定要过百了。

    好女不过百,这是她的格言。

    所以站在门前她很犹豫。

    犹豫的时候,她扫视了冷饮店里一眼,结果发现店里有一个人非常眼熟,再仔细一打量她确定对方就是自家房东。

    上一次,沙司可是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长的帅!身手好!最关键的是有钱!

    之后她时不时的想从宁雅那里打听沙司,只是宁雅很少谈沙司,这让她很是不爽。

    那事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沙司,前段时间到了该交房租的时候了,她故意说最近钱花超了,跟收租的人说晚一些时间再交。

    因为收租的人知道这房子是老板的同学租的,所以很好说话,并没有强催,今天在这里看到沙司,她以为沙司是为这事来的。

    “房租?”

    沙司皱了下眉头,他并不知道这事。

    “真不好意思,还让你亲自来一趟,我因为前段时间家里生活费打的完了,所以没能准时交上,正好昨天我取了钱正准备交房租呢,你跟我一起回房子里拿一下吧!”

    聂聂继续道,她能看得出来沙司对这事并不知情,但是这对她来根本无所谓,她就是想跟沙司套套近乎。

    “不了,房租你交给公司的人就行了。”

    沙司摇摇头,这事他早就已经不管了。

    “别呀,那我不还得找他们么,多麻烦呀,今天正好碰上了,我给你不也一样么?”

    好不容易碰到沙司,聂聂可不准备就这么让沙司走,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把沙司哄着去了她们的住处。

    都在一起住,她很清楚宁雅跟佩佩的课程表,知道今天下午两人都有课,不会回住处,所以她才会非要把沙司弄回住的地方。

    “你先在沙发上坐下,今天太热了,我先换个衣服。”

    一进门,聂聂就像是忘了要给沙司房租的事,直接说了要换衣服就回了自己房间,只是关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忘了,门只是轻轻的带了一下,还有小半的门是敞开着的。

    而她的门正对着客厅沙发的位置,沙司坐下后,正好可以透过这半开的门看到她的屋内。

    聂聂就像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一样,在屋里把衣服脱的只剩个内裤,然后有衣柜里找了一间非常清凉的真丝吊带睡衣穿上就走了出来。

    “今天这天真的是太热了,我觉得我都快被蒸熟了。”

    走出房间,聂聂用手捏着睡衣的领子呼扇着,一屁股坐在沙司的对面,而在弯腰的一瞬间,睡衣内的两个小白兔直接跳入沙司的眼中,而坐下后,她没有合扰的双腿也让睡衣下的小内内清楚的被沙司看到。

    白色的,上面有很多小熊的图案。

    “你不是说过来把房租给我么?”

    沙司虽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着什么急嘛,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坐一会嘛!”

    聂聂白了沙司一眼,娇嗔道。

    对于沙司的反应,她觉得是好事,这说明沙司是个不解风情的直男,这样的人其实最好对付。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沙司皱了皱眉头。

    “哎呀,你们这些人呀,真的是!”

 

    聂聂摇摇头,再次以一幅特别妖娆的身姿站起身,扭着身子从沙司眼前回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的门这回连关都没关,然后穿着超短睡裙的聂聂在屋里到处翻了起来,一会撅着屁股冲着外面,一会弯着腰对着沙司,又一会爬到凳子上,踮起一只脚,另一只脚高抬。

    反正沙司坐在沙发上,欣赏了一场大秀。

    翻腾了好一会,聂聂娇喘吁吁的走了出来。

    “呼,你看我这个记性,明明昨天取了钱放在家里的,可是要找的时候怎么找也找不到,这样吧,我们加个唯信,你把银行卡号发给我,我把钱打给你吧。”

    这回聂聂没有坐到沙司对面,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司边上。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只是也不知道是真的渴的不行,还是故意的,喝水的时候,有很多水顺着嘴边流了下来将睡衣胸前打湿了一片。

    要知道她可是只穿了这么一件睡衣,胸前并无其他保护,不沾水的时候胸前就有一点小凸起,这一沾水,那可就跟没穿没什么区别了。

    沙司今天心气并不顺,虽然经过几个小时已经能想通了,但是心里还是压着一股火,聂聂想干什么,他非常清楚。

    当初在首尔就有一个叫闵孝琳的这么玩过,只是那时候他还不太喜欢主动,所以并没有把到嘴的肉吃掉。

    而几个月后的今天,他已经不在是当初的沙司了。

    “啊!沙司,你...”

    刚放下水杯的聂聂,突然被沙司直接抱了起来,然后就在客厅里直接上演了一场春宫秀。

    “不行了,我要死了!沙司你也太畜生了吧,不是说男生平均也就在几分钟么,你这玩了我都好几个小时了,不能再玩了,过会宁雅跟佩佩该回来了!”

    聂聂觉得自己是从天堂进入了地狱,刚开始确实是爽到飞起,那是她从没有体会过的快乐,可是沙司的能力太强了,强到她都觉得自己是那要被耕坏的地了。

    “大悦城璞拉妲,你去找丽丽安,想要什么直接拿就好!”

    沙司的火在运动中得到了释放,再者他也确实不想被宁雅撞见自己在她住的地方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于是就起身穿上衣服离开了。

    下了楼带上头盔骑上机车刚出小区,沙司发现宁雅跟一个女生手拉着手正往小区方向走,这让他不由庆幸,要是再晚走一回可就被堵在屋里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将客厅的战场打扫完刚躺在沙发上,聂聂就听到大门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聂聂你怎么了?”

    宁雅和佩佩一进门,看到客厅的沙发上,聂聂满头是汗一脸疲惫的躺在上面,连忙走过去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就是感觉有点累!”

    刚才叫的太多了,所以聂聂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这是病了吧?出这么多汗,脸还这么红,你听听你这声音,都哑成什么样子了!”

    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说话,宁雅佩佩两人就更担心了,这所有的症状都表示,聂聂生病了。

    “没事,真的没事,就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为什么有这些症状,聂聂心里清楚,但是她又没法解释,只能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不行,你这个样子得去医院,你等着,我去拿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