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帝王受含玉势走绳 男警察被下药捆绑调教

2022-06-16 14:48:48情感专区
至于郑太行带人闯进高兰成家,追击那个老马的事,魏李二人不再提起。 三个人喝茶,像商量好了似的,突然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魏国平道:“我倒觉得,真要搞邱德铭的话,不妨

   至于郑太行带人闯进高兰成家,追击那个老马的事,魏李二人不再提起。

    三个人喝茶,像商量好了似的,突然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魏国平道:“我倒觉得,真要搞邱德铭的话,不妨在郑重好身上做文章,文章做得越大越好。”

    白手抽着烟不说话。

    反倒是李玉宝问,“文章如何做?”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咱们就照小道消息的说法去做,设法把郑重好塑造成小白的人。塑造得越逼真,效果就越佳,塑造到邱德铭不得不怀疑的程度。”

    “然后呢?”李玉宝追问。

    “然后就简单了。郑重好失去邱德铭的信任,必定要离开中原公司。现在像郑重好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是业内最稀缺的。而像郑重好这样杰出的经理人,全上海用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中原公司失去了郑重好,不去搞它它也会自我衰落。”

    李玉宝拍手叫好,“好思路,好办法。小白,干吧。”

    白手笑了笑,“这年头,卖思路没人要。既卖思路又卖办法,才能卖个好价线。”

    “小白,邱德铭有疑心病吗?”魏国平问道。

    “有,还很重。当年就是因为疑心病太重,才导致高兰成和李滨与他分道扬镳。”

    魏国平道:“这就好办了。小白,老李,你俩表演一番,就能把邱德铭的疑心病恢复。”

    李玉宝看向白手,看他的态度。

    白手淡淡一笑,“老魏,直接说办法。”

    魏国平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

    白手和李玉宝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的说了一个字,干。

    只是白手有点好奇,魏李二人为什么也要搞邱德铭?

    这个疑问,马上就有答案。

    最近,邱德铭与贾明亮私下来往频繁。

    贾明亮的市一建,与魏国平的市二建,现在矛盾越来越大。

    魏国平当然要反击,不能直接搞贾明亮,那就先对付企图接近贾明亮的邱德铭。

    李玉宝也有理由。

    有一单生意,李玉宝快到签字的地步了,却被邱德铭和郑重好截胡,李玉宝性格最好,也得设法报仇。

    这一行就是这样,你不行,你就乖乖的盘着。你要是有能力,却不奋起反击,会被同行们看不起的。

    也活该邱德铭倒霉,白手要打击他,魏国平和李玉宝也来凑热闹。

    这时,邱德铭的疑心病又犯了。

    对最得力的手下郑重好,邱德铭的一贯态度,是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郑重好业务能力太强,至少在现在的中原公司,他几乎是不可或缺。

    但是,邱德铭从来就没有百分之百的信任过郑重好。

    这次郑重好车祸住院,有一些蹊跷,让邱德铭疑惑重重。

    邱德铭不放心,让老马派人陪着郑重好。

    这个负责陪着郑重好的年轻人叫陈伍,是个高中生,也是老马的小同乡。

    这天,陈伍由老马陪着,来向邱德铭汇报郑重好的情况。

    “小陈,郑副总怎么样了?”邱德铭问道。

    “医生说了,已经基本康复,下星期就能出院了。”

    “郑副总的情绪怎么样?”

    “这个……”

    老马喝了一声,“实话实说。”

    邱德铭摆了摆手,“小陈,你说嘛。”

    陈伍犹豫了一下,“郑副总的情绪好像,好像不是太好。反正,反正我觉得他有心事。”

    邱德铭哦了一声,“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意外的情况?”

    “两个意外情况。一个是那天我出去吃晚饭,回来时,我看到万宝公司的李玉宝总经理,从郑副总的病房出来。李玉宝走得有点匆忙,而郑副总看到我回来,表情也不大自然。”

    “你确认那人是万宝公司的李玉宝。”

    “没错,我看得真真的。”

    “嗯,还有一个什么情况?”

    “还有一个,是我发现一个手机号码。那天郑副总去做各种检查,我陪着去,郑副总把他的手机交给我保管。我是无意中打开郑副总的手机,我发现有一个手机号码,郑副总曾多次与与其通话。”

    “哦,很多次吗?”

    “对,其中还有这么几个特点。一,基本上都是郑副总打给这个号码,而这个号码好像从没打给过郑副总。二,通话都在晚上进行,也就是我不在或我在隔壁休息的时候。三,有几个电话的通话时间很长,最长的长达二十几分钟。”

    邱德铭让陈伍写出这个手机号码。

    “你们以前见过这个号码吗?”邱德铭问道。

    陈伍摇头,老马也摇头。

    邱德铭道:“这个号码,是上海移动公司首批发放的手机号码,拥有者个个都有头有脸,连我都没有搞到。”

    老马问道:“老板,你的意思是?”

    “查,给我查出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老马,你亲自去。”

    郑重好与一个神秘的人有私下来往,这还了得。

    邱德铭怕郑重好出事,更怕他背叛自己。

    项目可以少拿,利润可以少些,就是不可以出现叛徒。

    老马和陈伍二人,只用了两天,就查出了那个神秘手机号的主人。

    “老板,我查到了。”老马说道。

    “谁?”

    “白手。”

  “好啊!”

    沙司掏出钥匙将车锁上,然后翻过栏杆来到钱多多身边。

    “要不,我们还是开车过去吧,您这车太贵了,我怕停在这里被划了或者有人盯上。”

    走了两步,钱多多在路边看到几个古惑仔,就停下脚步对沙司道。

    “没事,放心吧,在这片没有敢动我的车!”

    沙司笑道,他刚才在等的时候,给阿坤拍了张自己车的照片,告诉他这是自己的车,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

    走过几个古惑仔身边的时候,几个古惑仔冲沙司微笑着点了点头,看样子是认识沙司。

    沙司也冲他们点了点头,指了指身后不远的车,对方握拳在胸口捶了两下。

    “你认识这些古惑仔?”

    走过去后,钱多多好奇的问道。

    “不认识,不过他们认识我!”

    沙司回道,他确实不认识这些人。

    “看来你的身份很不一般呀,居然在香江地面上都有黑道的朋友!”

    钱多多对沙司的身份更好奇了,一个内地的人,在香江不仅白道朋友遍布,就是黑道也有着不俗的人脉关系,这绝不是有钱能够拥有的。

    “呵呵,我就是个包租公,挣点房租啥的,那有什么身份,都是朋友捧的!”

    沙司耸耸肩,这话钱多多一点都不相信,不过她也没有继续追问。

    她请沙司吃饭的地方是庙街的大排档,这里一整条街都是一家一家的大排档,每家门前都摆满了桌椅,已经有不少人在吃东西了。

    “我们去得记,我最喜欢他家的椒盐九肚鱼以及煎耗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