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亚洲偷自拍国综合第一页 占有欲强囚禁H下面连着

2022-06-16 14:46:32情感专区
高兰成说完,邹方二人都面露微笑。 邹真义看了方自立一眼。 方自立问道:“高总,你知道我们邹总与邱德铭的关系吗?” 高兰成点头道:“知道一些。以前

    高兰成说完,邹方二人都面露微笑。

    邹真义看了方自立一眼。

    方自立问道:“高总,你知道我们邹总与邱德铭的关系吗?”

    高兰成点头道:“知道一些。以前经常合作,现在好像合作不多了。”

    方自立笑道:“高总说得客气了。以前有合作,这话不假。但现在的状态,我有必要说明一下。我们邹总与邱德铭,是井水不犯河水,鸡犬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

    高兰成说道:“邹总,方总,我们二人的来意,两位应该知道,我就不多说了。”

    邹真义点了点头,“高总,李总,我有两个疑问。第一个,你们是来找帮手,还是找和事佬?”

    李滨说道:“当然是后者。”

    邹真义噢了一声,“那我就有第二个疑问了。你们要找和事佬,为什么不去找白手呢?”

    高李二人沉默。

    邹真义笑了笑,“恐怕是在白手那里碰壁以后,才来找我的吧?”

    高李二人都在点头,因为这瞒不住。

    方自立有点惊讶,“不对啊。白手与你们,与邱德铭,两边都说得上话。而且,你们两边也会卖他的面子,他为什么不当和事佬呢?”

    高兰成摇着头说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李滨说道:“我总感觉,白手跟以前不一样了。”

    邹真义思忖了一下。

    “高总,李总,这不是小事,容我考虑后再说吧。”

    邹真义并没有把话说死。

    但高李二人离开天龙酒吧,回到车上就后悔了。

    “老李,咱们不该来找邹真义。”高兰成说。

    “我也这样认为,但现在后悔,恐怕也没有用了吧?”

    “走,走,千万别让外人看见。”

    李滨一边开车,一边说,“这个外人,指的是白手吧?”

    高兰成说,“对。这个事要想彻底解决,最后还是要找白手。”

    李滨说,“有一个人,也许能帮咱们说服白手。”

    “谁啊?”

    “市建筑协会会长肖长河。”

    “好主意。老李,咱们现在就去找肖长河。”

    天龙酒吧二楼。

    邹真义和方自立站在窗边,望着高李二人的车渐渐远去。

    “老方,这俩人说的是真话吗?”

    “应该是真话。整个上海滩,他俩有麻烦,只有白手能帮。白手不帮,他俩只能干瞪眼。”

    “白手为什么不帮?”

    “白手这个人,本质上极端自私。不帮别人是正常,帮别人反而是不正常。”

    “那咱们帮不帮呢?”

    方自立想了想,“暂时不做决定。邹总,咱们静观其变,没有必要马上亮态度。”

    邹真义点点头,同意了方自立的建议。

    再说邱德铭。

    邱德铭去找北方公司的陆和生和沈北平。

    可没想到,二人不见,借口出差而躲了起来。

    出差是个骗鬼的理由。陆沈二人即使出差,也是走一个留一个,很少两个人一起出差的。

    回公司的路上,邱德铭有点生气,也有点失落。他没想到,在老家呼风唤雨的他,在上海却是如此的无助。

    陆和生和沈卫平二人,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不是邱德铭的面子不够大,而是有个女人从中作梗。

    这个女人就是三阳公司的方玉玲。

    陆沈二人把沪西商展中心项目交给方玉玲做,双方的关系已迅速融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三阳公司几番遭受打击而不倒,全赖近二十年打下的基础,现在有了王俊峰的加盟,可谓如虎添翼。

    在人脉关系上,北方公司甚至不如三阳公司。

    双方合作,取长补短,各取所需,关系想不好都不行。

    最紧要的是,方玉玲魅力不减当年,居然把陆和生搞到了床上。

    方玉玲的枕头风稍微一吹,陆和生就言听计从,服服贴贴。

 

    而且双方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腾飞公司的白手。

    方玉玲比陆沈二人更掌握行业动态,她在邱德铭身边有卧底,知道邱德铭的窘境。

    中原公司和鸿飞公司暗流涌动,申风公司和北方公司按兵不动。

    白手坐山观虎斗,虎都冒出来了,但虎却没斗起来。

    白手正琢磨让虎们斗起来,肖长河却找上门来了。

    “小白,你猜猜,我从什么地方过来?”

    白手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从邱德铭那里过来。”

    白手好奇的瞅着肖长河,“老肖,你日理万机啊。”

    肖长河说道:“我之所以去找邱德铭,是因为高兰成和李滨找了我。高兰成和李滨之所以找我,是因为二人与邱德铭的冲突。”

    白手噢了一声,心里说道,千算万算,漏算了肖长河。

    肖长河当和事佬,实在是太合适了。

    “老肖,他们双方的矛盾,我略知一二。他们也都找过我,我人微言轻,就拒绝了。”

    肖长河指了指白手,笑道:“你个滑头。要是你出面的话,他们之间的矛盾根本就不是问题。”

    “这么说来,他们的矛盾解决了?”白手问道。

    “暂时压下去了。但要想彻底解决,恐怕得你出面。”

    “老肖,拜托了,你别把我拉进去。”

    “小白,我有一堆理由,说明你非出山不可。”

 白手呵呵一笑,“还一堆理由?老肖,我洗耳恭听。你的理由要是无稽之谈,可别怪我笑话你。”

    肖长河道:“第一,你是市建筑协会的第一副会长。会员闹矛盾,你理应挺身而出。第二,双方都与你关系不错,你是当和事佬的合适人选。第三,自从政策放开后,商品房市场形势一派大好,大家都忙着赚钱,你肯定不希望同行乱套。第四……”

    肖长河真不愧是搞政治思想工作出身的,喋喋不休,滔滔不绝,硬是摆出了整整十条理由。

    白手听得发呆,心说这个老肖,待在市建筑协会太屈才了,他应该去大学当教授。

    肖长河拿起茶杯,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大口,看着白手说道:“还有十条……”

    “我的天。”白手急忙拿起茶几上的香烟,揪出一根,塞到肖长河的嘴里,“祖宗,祖宗,你是我祖宗行了吧。”

    肖长河得意的笑了,“哈哈,我的研究终于出成果了。”

    “你研究什么了?又出什么成果了?”

    “如何对付你啊。我把你说烦了,你就能配合我了。”

    白手愣一愣,笑骂道:“他娘的,老肖,你忒坏了。”

    肖长河一本正经,“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两家之间的事,你必须出头。”

    白手笑笑,“我可以发表意见了吗?”

    “你说,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