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白袜白内裤军警被捆绑 污到高潮的纯肉小说免费

2022-06-16 14:39:18情感专区
郑重好的车祸出得真不是时候。 但是也很蹊跷。 幸运的是,郑重好的车撞在路边,损伤严重,但人伤得不重。 郑重好为人处事都比较小心,他自己开车,开车都是系上安全带的。

 郑重好的车祸出得真不是时候。

    但是也很蹊跷。

    幸运的是,郑重好的车撞在路边,损伤严重,但人伤得不重。

    郑重好为人处事都比较小心,他自己开车,开车都是系上安全带的。

    尽管如此,脑袋也在挡风玻璃上撞了一下。

    这一撞不要紧,却撞出了脑震荡。

    医生说,不是轻度脑震荡,而是什么中度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和治疗。

    邱德铭去医院看望了郑重好,让他好好治疗。又问了医生,吩咐医生,一定要医好郑重好。

    医生恰好是郑重好的同村人,与郑重好关系不错,不用吩咐,他也会好好治疗郑重好的。

    对邱德铭来说,郑重好很重要。

    这几年,全靠郑重好,邱德铭在上海的业务开展得比较顺利。

    郑重好有惊无险,邱德铭放心了。

    可是,交警部门做出的结论,让邱德铭震惊了。

    郑重好的轿车,被人动过手脚,正因为刹车失灵,才造成了这场车祸。

    邱德铭马上想到了高兰成和李滨。

    刚刚寄挂号信恐吓,现上又立即冲郑重好下手……邱德铭愤怒了。

    邱德铭从医院回公司的路上,打电话给老马和小牛,命令他们加紧行动。

    快到公司时,邱德铭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便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再次拿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通了。

    邱德铭只说了一句话,“我有紧急的事情,要马上与你面商。”

    对方也只说了一句话,三个字,“老地方。”

    邱德铭冲着司机吩咐,“去锦园大酒店。”

    半个小时以后。

    锦园大酒店,六零零一号房间。

    这个房间,是邱德铭包的,是他与某些女人幽会的地方。

    同时也是与一些朋友见面说事的地方。

    此时此刻,房间里正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赫然就是市建筑协会的秘书长沙溢。

    邱德铭与沙溢已建立了很好的私人关系。

    在邱德铭的心目中,沙溢是仅次于郑重好的第二军师。

    “老沙,我遇到麻烦了……”

    听邱德铭说完,沙溢沉思了好久。

    “老邱,既然知道是高李二人所为,目标明确,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邱德铭犹豫了一下,“我总觉得,高李二人敢在上海滩与我作对,背后有高人指点和支持。”

    “你怀疑是白手?”

    “嗯,有这方面的考虑。在上海滩,高李二人没有几个朋友,白手也算不上是他俩的朋友。但能帮他们敢帮他们的人,我划拉来划拉去,也就白手一个。”

    沙溢点着头,也嗯了一声,“这么说的话,白手也值得怀疑。对了,白手知道你与高李二人最近的冲突吗?”

    “不仅知道,而且很知道。我与高李二人,分别找过白手,高李二人还希望白手当和事佬……”

    沙溢听罢,脸色有点复杂。

    “老沙,说说你的判断。我可听说,你对白手很有研究的。”

    沙溢皱着眉头,又思索起来。

    “以我对白手的研究,有这么几点体会。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又狠又毒,不会给对手留下反扑的机会。二,自从上次被申风公司的邹真义搞了以来,他已经非常低调,一般情况下,他不大可能主动的对付别人。”

    顿了顿,沙溢继续说道:“三,这些年,有不少案子牵涉到白手,牵涉到腾飞公司,但往往查不下去,现在都成了悬案。我个人是极度怀疑,这些案子就是白手做的。四,白手做这种坏事的最大特点,就是独来独往,除了使用自己的几个亲信,从不与别人合作。”

    邱德铭点了点头,“老沙,你说的第四点,连我也知道。魏国平、李玉宝、汤云平、曾玉山、董培元和谢洪水等人,都是白手的好友。但确确实实,白手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时,他从不叫他们帮忙。”

    “高李二人是白手的朋友吗?”

    “绝对不是,顶多是老熟人。”

    沙溢问道:“做这种坏事,白手连好朋友都信不过,又怎么可能相信高李二人呢?”

    邱德铭点了点头,“我排除白手。没有白手的插手,我很有信心对付高李二人。”

    沙溢看着邱德铭,微笑着说道:“如果对付高李二人也需要借助外力的话,老邱,我会看不起你的。”

    说罢,拍拍邱德铭的肩膀,沙溢起身走了。

    沙溢有点看不起邱德铭,交这个朋友,他心里泛起后悔的波澜。

    这种事找体制内的人商量,这个邱德铭怎么想的,难道他的脑袋装的是浆糊吗?

    沙溢乘电梯下楼。

    电梯里,有一个男人,背对着沙溢。

    电梯在三楼停住。

    这个男人突然说道:“沙是好东西,溢出讨人嫌。”

    沙溢一惊,一个沙字,一个溢字,这不是在说他么。

    “你,你是谁?”

    “兄弟,为了前途,为了家庭,你就安分守己点吧。”

    电梯门打开,这个男人走了。

    沙溢又惊又怕,出电梯走人时,冷汗已湿透内衣。

    回到家里,苦思几个小时,沙溢做了一个决定。

    沙溢的老家在苏北。他捏造了一个电报,老父病重,需要回家侍奉老父,向协会领导肖长河请个长假。

    肖长河批准。

    当天晚上,沙溢就动身离开上海,直到两个月后才回来上班……

    再说邱德铭,被沙溢最后那几句话刺激,紧锣密鼓的干了起来。

    邱德铭的主要手段,就是让老马和大牛分别盯住高兰成和李滨。

    老马和大牛都不是吃干饭的,二人跟了几天,就搞清了高兰成和李滨的活动轨迹。

    高李二人各有三个去处,分别是家和公司,还有各自的小三的住处。

    六个地方,加起来实际上是四个去处。

    公司,二人的办公室紧挨着。

    家,二人共住一个小区,两家紧挨着。

    只有各自的小三,分住两个地方。

    听了老马和大牛的汇报,邱德铭决定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同时对四个地方发动袭击。

    又过了两天,机会来了。

    这是一个周末的黄昏,高李两家一起出去吃饭。

    接到手下报告后,邱德铭当机立断,命令四个小组同时出击……

 老马和大牛二人,奉命去高兰成和李滨二人的小三家。

    因为邱德铭断定,他要找的东西,应该藏在两个小三的家里。

    这很正常,邱德铭自己就是这样。当年他跟小明星好上的时候,还没跟老婆离婚,他就宁愿把重要资料藏在小明星家。

    邱德铭还知道,高李二人,高永远高于李。

    也就是说,那封信虽然是李滨的字迹,但一定是高兰成指使。

    所以邱德铭判断,那些照片的原件,应该由高兰成收藏,而且藏在高兰成的小三那里。

    邱德铭派最得力的干将老马,带着两个人,奔袭高兰成的小三家。

    天刚擦黑,老马就闯进了人家的家里。

    巧了,高兰成的小三不在家。

    后来才知道,高兰成的小三回了娘家,这些天一直没在。

    原因是小三怀了高兰成的孩子,几天前回娘家生孩子去了。

    这就简单多了。

    老马大大咧咧,也不分工负责,连个望风的都不安排,三个人一起进去,一起搜查。

    也不用搜查,在卧室发现了一个保险箱。

    老马得意,得意自己有先见之明。

    带来的两个手下,有一个以前就是盗窃高手,擅长对付保险箱之类的东西。

    不到五分钟,保险箱打开。

    保险箱分上中下三层。下层放了不少金银珠宝,中层放的是现金,都装得满满的。

    老马三人有邱德铭的吩咐,不要钱,也不要金银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