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饥渴的校花张开腿让我桶 人妻放荡h文系

2022-06-16 14:38:45情感专区
信件倒出来了。 这不是普通的信件,也不是什么书面资料或材料,而是一叠照片。 不是人物的影像照片。 照片共十五张,每一张照片上,是密密麻麻的字。 很显然,是从某些书

信件倒出来了。

    这不是普通的信件,也不是什么书面资料或材料,而是一叠照片。

    不是人物的影像照片。

    照片共十五张,每一张照片上,是密密麻麻的字。

    很显然,是从某些书面材料上拍摄来的。

    邱德铭视力不好,他先戴上老花眼镜,仍看不清照片上的字,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放大镜。

    只看了几秒钟,邱德铭立即失态。

    不仅脸色骤变,而且啪的一声,放大镜从手中掉到了大板台上。

    另一边,郑重好发现了邱德铭的异常。

    郑重好走近几步,正要开口,却又停下脚步,转身走回去,冲着五个工程师和技术员小声的吩咐了几句。

    那五个人一边点头,一边收拾图纸,悄悄的退出了办公室,

    郑重好关好办公室的门,才来到大板台边。

    “邱总,出什么事了?”

    “你看。”邱德铭把照片递给郑重好。

    郑重好拿起放大镜看了看,“啊,这这……”

    证据,全是证据。

    三个方面。一个是邱德铭挪用总公司资金的证据,一个是邱德铭虚增开支套取总公司利润的证据,另一个是邱德铭偷税漏税的证据。

    别说三个方面,只需一个方面,就足能把邱德铭送进去。

    难怪邱德铭如此失态。

    邱德铭只看了一张,还没看完,实际只看了几眼。

    郑重好全部看完。

    邱德铭瘫在老板椅上。

    郑重好自作主张,拿出打火机,把十多张照片烧了。

    “你烧它们干什么?”邱德铭喝问。

    “邱总,不能让员工看到。”

    这个理由有点勉强,但已足够说服邱德铭。

    邱德铭问,“你看怎么办?”

    郑重好没有开口,蹲地板上烧完照片,走回来拿起信封,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东西。

    除了已烧的照片,什么也没有。

    信封上有字,收信人的姓名和地址,以及寄信人的地址。

    “邱总,这是手写的字。你看看,能不能认出这是谁写的?”

    邱德铭又戴上老花眼镜,接过信封和放大镜,对着信封察看起来。

    “这字,这字有点眼熟。”看了好久,邱德铭说道。

    “你好好想想,邱总。”

    邱德铭又看又想。

    “难道是……是姓白的那个混蛋?”邱德铭喃喃自语。

    郑重好拿起信封和放大镜看了看,摇着头说道:“不是,不是。”

    “你肯定?”

    “邱总,姓白的写不出这么好的字,这个我敢肯定。我在腾飞公司的时候,公司有条内部规定,就是不能议论董事长写的字。”

    “为什么?”

    “因为写得难看啊。姓白的倒是能写好两个字,就是他自己的名字。这信封上的字,一看就是下过功夫的。”

    邱德铭拿过信封再看,“可是,这字我总感觉似曾相识……”

    突然,邱德铭狠拍一下大板台,“我想起来了。”

    “是谁?”郑重好忙问。

    “李滨,鸿飞公司的李滨……没错,这就是他的字。他是个书法爱好者,钢笔字写得好。”

    郑重好点了点头,“邱总,看来高兰成和李滨是要与你正面硬扛啊。”

    “好啊,好啊。”

    邱德铭一边点头,一边目露杀气。

    “邱总,邱总,你冷静。古人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邱德铭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大板台上。

    郑重好继续劝,“邱总,请你息怒。”

    邱德铭强压怒火。

    过了几秒钟后,邱德铭伸手去拿电话。

    郑重好拦住,“邱总,你想给谁打电话?”

    “高兰成或李滨。”

    郑重好反对,“这是打草惊蛇。”

    邱德铭收回去拿电话的手。

    “重好,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在这种时候,邱德铭优柔寡断患得患失的毛病就显露出来了。

    “邱总,对方把证据拍成照片寄过来,至少说明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对方不想把事情搞大,这就给了咱们回旋的余地。”

    邱德铭点上一支烟吸起来,“你直接说,怎么回旋。”

    “要么与对方面谈,和平解决。”

    邱德铭摇头道:“不好。就是了结了,可隐患还在。只要对方留了底片,我就永远处于危险之中。”

    “要么表面敷衍和拖延,再暗中下手,找到对方的藏匿处,然后一举夺回或销毁。”

    “嗯,这个办法可取。”

    郑重好不说了。

    “重好,你继续说。”

    “我说完了。”郑重好微微一笑。

    邱德铭白了郑重好一眼,“主意是你出的,你得去实行啊。”

    郑重好笑道:“邱总,我这人唱文戏还行,但唱不了武戏。再说了,邱总你不缺唱武戏的人么。”

    这是事实,郑重好适合当军师,干不了实事。

    邱德铭与白手一样,手下有一群保安,说是保安,实际就是保镖。

    这方面,邱德铭是白手的老师。

    从海南炒地开始,邱德铭就培养了一批保镖,现在还有十来个留在公司。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十来个人也该派上用场了。

    这十来个人里,有一个老马,一个大牛,是邱德铭最得力的手下。

    老马和大牛,都是三十多岁,练武出身,都与邱德铭是老乡,也都与邱德铭有点亲戚关系。

    打过架,流过血,犯过法,进去过,老马和大牛专门帮邱德铭干些个见不得阳光的事。

    邱德铭打电话,让老马和大牛来办公室一趟。

    郑重好主动回避,这是习惯,也是规矩。

    主意可以出,但当邱德铭决定干的时候,郑重好总是躲得远远的。

    十几分钟后,老马和大牛已站在邱德铭的面前。

    邱德铭正要开口,大板台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突来噩耗。

    郑重好出车祸了。